第11章 处置

举办大朝会这个肥差落到了九王爷身上,倒也没有闲着,还动起了自己的歪心思。趁着这个机会,又开始暗中与其他官员的往来。

宫中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天天蜗居在沉闷的皇宫里,慕愿欢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上一次参加大朝会已经过去许久许久了,慕愿欢赶不及要凑这个热闹了。

一大早慕愿欢便窜到了王爷府,不断地聒噪着,“九皇叔,九皇叔,我来了。”

“永安公主,您怎么来了?”下人们一看到慕愿欢便慌了手脚,不知慕愿欢一大早要来闹什么幺蛾子。

“听说这一次是九皇叔主持大朝会,所以我便来和九皇叔打听一下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慕愿欢简直把王爷府当成自己家了,什么规矩也不顾,径直就往门里闯。

下人们只能尽力将慕愿欢拦住,以免她坏了大事,“公主,王爷他现在正在有要事商讨,现在不便打扰。”

来都来了,慕愿欢不想败兴而归,“那我不找皇叔了,我去找王妃娘娘。”

“回禀公主,九王妃她病了,卧在床榻上呢。”

“啊,病了?”慕愿欢眉眼中顿时生起一股心酸来,“王妃娘娘平日里待我可好了,我竟然连她病了都不知道。这一次我更要好好去瞧一瞧了,好生照顾她才是。”

“好孩子,竟然要公主你亲自做这些,真是辛苦了。咳咳……”九王妃忍不住又咳了两声。

“才没有呢。”慕愿御倒也不客套,“王妃平日里就一直宠着我,我只不过是尽一个小辈的义务孝顺您一下而已。放心吧,您的病很快便能够好起来的。药凉了,我再去热一热给您吃。”

九王妃勉强地点了点头,苍白的面容中却仍旧掩盖不住一份慈爱。

慕愿欢正准备去厨房时,没成想路过书房发现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右相吗?”慕愿欢心里犯起了嘀咕,右相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在王府之中。

早知道现在朝廷中最忌讳的便是结党营私,有什么事不在朝廷上说清楚还非得专门私下里会面呢。

再说了,慕愿欢看着九王爷和右相说话的样子,不像是喝酒闲聊那么放松。极其小心翼翼,似乎在说什么私密的事情。

慕愿欢留了一个心眼,悄悄地靠近书房,只听见九王爷说:“右相,那么这件事情可就拜托你了,如果有什么差池,一定要尽快过来通知我才好。”

而后右相又答应道:“放心吧,王爷,这件事情我自然会看着办的。”

慕愿欢只是听到了这些,便觉得怕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没敢多问,慕愿欢赶紧返回了宫中。

慕愿欢脸色凝重,心事重重,一路上只知道低头碎步前行,看起来活像一个木偶人。

慕观樾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慕愿欢这副神情呢,平日里慕愿欢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不到处捣乱就已经够阿弥陀佛了。

慕观樾决定逗一逗慕愿欢,便拦住了慕愿欢的前路。

没想到慕愿欢根本就没有看路,直接直直地撞在了慕观樾的身上。

“哎哟,我的头。”慕愿欢捂着头,痛苦使她面目狰狞,“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冲撞本公主。”

结果对面的慕观樾一脸的轻松得意,完全没有丝毫歉意。

“竟然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好好路不走,偏偏要挡本公主的道。”

慕愿欢心里憋着气呢,上一次婚礼上的事还没找他算账呢,这一次竟然又来找麻烦。

“明明是我前来赏竹,你自己不看路而撞到了我,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呢。”

慕观樾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慕愿欢看着生气,可是也没什么办法。毕竟现在不是打闹的时候,还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

慕愿欢咬了咬牙,将所有的脾气都忍了下来。

“正好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问你呢,九皇叔是不是和右相关系特意好?”

慕愿欢这突如其来的的问题确实让慕观樾有些震惊,没想到平日里一向胡作非为的永安公主竟然会问这种问题。

“嗯……这个我也无法肯定。都身居官位,自然是有些关系的。你突然间问这个做什么?”慕观樾突然想要这涉及到朝廷,又急忙询问原由。

“没什么……”慕愿欢看起来一件的天真烂漫,“只是我今日去王府玩耍的时候,突然看见九皇叔正在和右相在嘀嘀咕咕地说什么,我只是好奇,所以过来问问你。”

慕观樾只是“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什么。

正所谓空穴不来风,平日里看九王爷和右相在朝廷上并没有什么交集,怎么私底下突然来往了呢。

更何况现在九王爷被皇帝亲自任命督办大朝会,慕观樾越想这件事情越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两人私底下有什么隐情。

翌日慕观樾就同样以商讨大朝会的事宜去了王爷府,并暗地里派人去找寻证据,果然在王府中找到了一些私藏的信件。

“放肆……”皇上一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看着这些信件,仿佛下一秒就要怒发冲冠。

“亏得朕那么信任老九,他竟然赶出这种事情。结党营私,私相授受,他这是私下里想要谋反吗?”

慕观樾看着皇帝龙颜震怒,一时半会儿没敢说话。这一次九王爷做的确实有些太过了,犯了宫中的大忌讳,这一次恐怕是要吃一番苦头的。

“陛下,您现在打算如何处置九哥呢?”慕观樾试探性地问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并不是轻易就可以处理的。

皇上的眼神又突然沉下来,“老九此事做的确实过分,不过念在他还没有造成实际的损失,又有骨肉亲情。正好九王妃生病了,就暂且革去他的官职,让他好好去陪陪九王妃吧。”

慕观樾也微微放宽了心,起码都是兄弟骨肉,保全了兄弟间最后的脸面。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而造成刀光血影,那么恐怕也不好看。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