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闹事

“呵……”慕愿欢完全不理会杨初柔的柔弱招数,“你敢发誓吗?你敢对着楚煜亲口说所有的事情都与你没有关系,你没有用过一丝一毫的手段吗?”

杨初柔看着楚煜,刚想要开口又生生被咽了回去,她到底还是没有勇气的。

楚煜满脸真诚地看着杨初柔,期待她能够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可是等了片刻,杨初柔依旧没有回答只是不断的啜泣着。

一场本该热热闹闹的婚礼,却因为慕愿欢的到来,生出了许多波折。

宾客们纷纷议论起来,无端地猜测着杨初柔与慕愿欢之间许多琐碎的恩怨。

一时间,空气仿佛都凝滞了一般,只剩下了满满的尴尬,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是一场婚礼了。

忽然间,慕愿欢发现自己正在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走。

“皇叔?你也在这里?”慕愿欢看着眼前的慕观樾,着实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够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跟我走吧。”慕观樾目睹了刚才的一幕,现在只想要带着慕愿欢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不,皇叔,我不走,我还有话还没问清楚呢,你别拉着我。”慕愿欢极力挣扎着,努力挣脱慕观樾的束缚。

慕观樾对着慕愿欢小声地说道:“你还想要说什么?欢儿,你别闹了,好歹今日也是柔儿表妹的婚礼,别让她太难堪。”

慕愿欢这才罢休了,慕观樾又赶紧对宾客解释着,“诸位真是见笑了,误会一场,误会一场。公主同你们开玩笑的,你们也知道永安公主被宠坏了,一向这么天马行空的。本来她想着给表妹一个惊喜的,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诸位见谅,请见谅。千万不要因为小小的插曲就耽误了婚礼,继续,继续吧,各位。”

虽然慕愿欢十分不情愿,不过慕观樾还是强硬将她带离开了婚礼现场。

婚礼终究还是继续下去了,杨初柔一个人静坐在洞房里,嘴巴撅的老高,心中怎么能够咽的下这口气呢。

过了今天,想必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她这个婚礼闹出了一个大笑话。而她自己,也必将成为全京城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一个人人艳羡的名门千金,沦为贵族千金们鄙视的对象。

婚礼之后,杨氏又紧急去忘皇宫一趟。

不过与之前不一样的,这一次反倒是皇后频频向杨氏示好。

“妹妹,这一次可真是对不住了。”皇后满腔皆是哀怨,平日里皇后与这个庶妹并没有太多感情,这一次倒是显得十分亲热,“欢儿实在是太过于顽劣不堪了,平日里在宫里胡闹也就罢了,这一次竟然把柔儿的婚礼给弄砸了。都是我平日里没有多加管教,让她闯出了这样大的祸,柔儿一定上伤心极了。”

杨氏倒是没有多少气愤,反而安慰起皇后来了。

“娘娘,你不必如此介怀。欢儿她还小,性子过于鲁莽些而已,我也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她贵为一国公主,哪里会有错处呢。欢儿和柔儿情同姐妹,我相信她定然不会介怀得。再说了,这件事情,柔儿也有一些做得不对的地方。反正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休要再提了。”

杨氏这一次这么善解人意,皇后娘娘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到底,这一次还是柔儿受委屈了,到时候我送一些东西过去,也为小两口宽宽心。”

杨氏又随即眉开眼笑了起来,“那我就替柔儿谢谢娘娘的好意了。”

“唉……”皇后长叹一声,“就欢儿这个脾气,以后可怎么办啊,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好夫婿。”

杨氏听着这话反而更揪心起来了,眉宇之间总是有一道愁云挥之不去。

皇后轻轻按压着太阳穴,忍不住唠叨着,“欢儿贵为一国公主,那未来的驸马自然也非寻常人物。可是眼下哪里有这样合适的人选呢,之前看好的楚煜,没成想竟然出了那样的事情。如今京城里没有成亲的公子也没有几个了,欢儿又是这样顽劣的脾气,给她找一个夫婿,真是谈何容易。”

“眼下京城里确实没有合适的年轻俊秀了……”杨氏附和道,沉寂良久,突然间冒出来一个新想法,“皇后娘娘,既然京城里没有合适的公子哥了,那咱们找一找京城外的,保不齐还能挑几个好的呢。”

皇后听完杨氏的话沉思片刻,不禁点点头,最终还是认可了这个法子。

“这倒也是一个好法子,眼下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路子了。”皇后又想起了快到每年的大朝会的日子了,“正好再过一阵子,各国的使臣都会前来朝贺,正好让欢儿也瞧一瞧有没有中意的对象。”

杨氏一想到大朝会,嘴角实在是难掩甜蜜的笑容。

到时候万国来邦,八方来朝,同行的定然还有许多别国的王子,这样的人配永安公主,倒也不至于太过于低下。

“希望欢儿赶快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早日出嫁,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皇后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道,“既成了婚,也能够学着规矩点,也不用我日日为她操心了。害得你这个做姨母的,也得跟着受累。”

“哪里的话,不受累的。”杨氏不仅没有劳累,反而尽是欢喜,“欢儿也是我一直看着长大的,她能够觅得良婿,我自然也是高兴的。不过这件事情还是急不得的,欢儿要是出嫁了,怕是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少了。”

大朝会的事情一早便传到了皇上那边,看来今年的大朝会并不一般。

这一次不仅仅代表着公主相看合适的驸马人选,也是借着这个由头,再一次彰显国威的时候,可不能轻易地小瞧。

“皇上,您看今年这个大朝会改如何布置,我即刻吩咐下去。”高公公适宜地将一杯茶递到皇上的手中。

“嗯……”皇上饮了一口茶,心中思索着合适的人选,“往年也办过许多次了,这一次就让老九看着安排吧。时间就定在三日以后。到时候朕也跟着参谋一下欢儿日后的夫婿会是什么样子。”

高公公立刻弯腰恭敬地示意道:“是,老奴知道了,老奴即刻吩咐下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