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成婚

杨初柔咬紧牙关,面露微笑,看起来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将怒压制在心头。

“看来这是表姐特意为了送的嫁衣,真是有心了。表姐这样仁厚,我也不能够什么都不表示。来人呐,替我去取笔墨纸砚来,我要写封信好好感谢一下我的表姐。”

杨初柔支走了丫鬟,终于卸下了伪装,紧紧地将嫁衣攥在手里,恨不得立刻就将这嫁衣撕成碎片。

杨初柔一遍研磨,眼神去从未离开嫁衣半刻。

“我可要跟表姐好好说一说,真是太喜欢这件嫁衣了。”杨初柔一边悻悻地笑着,一遍捧着砚台向着桌边走去。

“啊……”的一声,只见杨初柔侧身一歪,手中的砚台重重地摔在了嫁衣上,墨汁全部泼在了嫁衣上。

“小姐,嫁衣上全部都是墨汁,这可怎么办才好啊?”丫鬟捧着嫁衣,惶恐地问道。

“是啊,这可怎么办才好。”杨初柔假惺惺地说道,“这是宫里御赐之物,结果现在被弄污了,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这份罪过可怎么好啊。若是表姐知道了,恐怕也会让我们姐妹俩之间产生嫌隙。”

片刻以后,杨初柔从容地坐在桌边饮着茶,“眼下恐怕只有一个法子了,快把这件嫁衣收下去,你们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什么也不要为外人说。否则的话,必然引来许多麻烦。”

“是。”丫鬟连忙将嫁衣拿去处理。杨初柔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心情一扫阴霾,十分舒畅,完全不似刚才。

不想丫鬟一出门就遇见了杨氏,杨氏看着已经污浊的嫁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嫁衣上面怎么弄来了这样许多污渍,马上就要大喜的日子,竟然闹出这么不吉利的事情。”

“这,这……”丫鬟有些吞吞吐吐了,抱着嫁衣往后却了却,“公主送来嫁衣,不过小姐不小心将嫁衣弄上了墨汁。”

听完丫鬟的话,杨氏心中不免有些暗火,初柔竟然将慕愿欢的一片关心如此不屑一顾,哪里还将这个公主放在了眼里。

杨氏也顾不得再操心杨初柔的婚事了,匆匆去了皇宫将这件事情告知了慕愿欢。

“你所说的,这些可都是实情,没有半句虚言?”慕愿欢质问着丫鬟,她实在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表妹真的做出了这种事情。

“回禀公主,奴婢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丫鬟低着头,怯生生地答道。

如今人证物证皆在,慕愿欢也不得不相信了。杨氏作为杨初柔的母亲,亲自揭发了自己的女儿的丑事,又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公主,你莫要生气,当心坏了自己的身子,不值当的。”杨氏还连忙安慰着慕愿欢。

翌日,京城兵部侍郎杨书郎的千金杨初柔大婚当日,整个京城热闹非凡。

父亲在朝廷中身居要职,母亲是当今皇后的庶妹,从小同公主一起长大。

如今又嫁给了四品督卫,新郎官英俊潇洒,战功卓卓,当真是圆满的人生,杨初柔成了整个京城女子都眼羡的对象。

杨府张灯结彩,声乐欢天,喜气洋洋,艳丽的红绸挂满了整个屋檐。

“新娘子出来了……”在千呼万唤中,杨初柔缓缓登场。身着绿底红边满绣鸳鸯服,头顶凤冠金钗玉簪,胭脂的点缀下,这张脸倒也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

杨初柔手持却扇,羞羞答答的低着头,眼睛嘴角却是再也掩藏不住的笑容。

众宾客瞥见杨初柔的容颜以后,不吝夸赞,“新娘子可真美啊,侍郎家的千金果真是名不虚传,可真是算得上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啊。”

杨初柔缓缓地走到楚煜的身边,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即又羞涩地猛地低下去。

“夫君……”杨初柔的声音既绵软又清脆,只叫人听了浑身又一种酥麻感,那个男人能够受得了这些。

“娘子……”楚煜看到杨初柔的那一刻,立刻失了神一般,呆呆地立着,“娘子,你今日真的是太美了。”

杨书郎大人和杨氏已经坐上了堂前,正襟危坐。

只听证婚人高喊,“一拜天地,孝顺父母。”

楚煜已经没了父母,如今只有把杨初柔的双亲当成自己的父母了,楚煜和杨初柔齐齐向杨氏夫妇拜了一躬。

“二拜天地……”楚煜和杨初柔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了第二拜。

“等一下……”就在证婚人要喊第三声的时候,只见慕愿欢突然冲了出来打断了这场仪式。

“哟,这句是永安公主吗,怎么也来了。肯定是特意前来恭贺表妹的婚礼的,真是姐妹情深啊。”众人看着热闹,觉得新奇,皆以为慕愿欢这是喜上添喜的。

“慕愿欢,她怎么来了?”杨初柔脸色立刻一沉,与刚才的欢喜判若两人,杨初柔有预感慕愿欢这一次是来者不善,肯定不是真心来道喜的。

杨初柔立刻笑脸盈盈地迎上去,“表姐,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没想到你也来了,真是热闹多了呢。”

慕愿欢无情的甩开杨初柔伸过来的手臂,“收起你那张虚伪的嘴脸吧,别在在这里假惺惺地演戏了。”

“表姐,你怎么了?怎么这样说话?”杨初柔立刻十分委屈地往楚煜身上靠,不明真相的楚煜立刻贴心地呵护着自己新婚的妻子。“看看你干的好事吧。”说着慕愿欢便将污浊的嫁衣扔到了杨初柔的面前。

“啊……”杨初柔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角,着实有些意外,自己明明让丫鬟处理好了这些东西,怎会让慕愿欢拿到了呢。

“你所谓的这场婚姻,不过是你使尽了手段换来的。背着我私下里偷偷与楚煜见面,想尽办法毁掉我的婚约。如今你满意了吧?高兴了吧?可以私下里尽情地耻笑我了吧。”

慕愿欢大声地质问着,丝毫不顾忌这是杨初柔与楚煜的婚礼上。

“不,表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杨初柔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委屈巴巴地否认着。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