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婚事生变

胡老又压低了声音,补充道,“陛下,自从楚煜将军得胜归来,坊间就一直有传闻,百姓信奉他是战神,安邦定国的支柱。”

如此冒犯圣颜的话,任凭谁听了都会愤慨。战功赫赫固然是好,可是如果功高盖主的成分,那么这就等于是在向陛下挑衅。

“来人呐,传朕旨意,张龙伤人性命,即刻起押入大牢,听候发落。至于楚煜……”皇帝停顿片刻,“楚煜虽不是直接犯事,但是也有疏忽管教之责,现降为四品督卫。”

此举一来,楚煜从一个炙手可热的青年俊秀,直接变成了京城茶余饭后耻笑的对象。

前朝后宫为一体,消息很快就传到皇后的耳中,又叫来兵部侍郎夫人杨氏一起商量对策。

“本宫原本瞧着楚煜英姿不凡,又踏实稳重,想着这样的夫婿许给欢儿算是良配。”紧接着皇后话锋一转,转眼间便是嫌弃,“结果如今闹出了这么大的案子,更是降为了四品之官,如此怎可配得上我的患儿。岂不是让堂堂的一国公主,沦为众人的笑柄吗。”

“就是就是。”杨氏也应和着,满是打抱不平之意,“欢儿金枝玉叶的,跟着这样的人实在是受委屈。如果日后再有什么乱子,欢儿到时候肯定也要跟着一起吃苦。”

难得这一次皇后竟然和杨氏的想法完全相同,皇后也算是有了些许安慰。

“妹妹,咱们都是有女儿的人,才能懂得彼此的良苦用心,生怕她们日后日子辛苦。”

听见皇后这番感慨,杨氏不敢迎上皇后的目光,只是怯怯的答应着。

“皇后娘娘良苦用心我也是明白,趁着知道这场婚约的人不多,悄悄地给办了。”

皇后眉宇间并不舒展,似乎有些难言之隐,“只是如果现在就取消这场婚约,岂不是会被人议论皇室如此势力,见风使舵。”

“这,这倒也有道理。”杨氏倒比皇后显得更加心焦,如果要维护面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愿欢嫁给这样有污点的人,官职不高,日后的生活自然忧心。

“有了……”杨氏突然精神一震,就连皇后也绷紧了心弦,“让初柔代替欢儿,嫁给楚煜。”

平日里对杨初柔稍显冷淡的杨氏,没想到这个时候突然想让初柔接下这个重担。

“柔儿和欢儿情同姐妹,这个时候柔儿一定会帮欢儿解决好这个大麻烦的。兵部侍郎家的千金,与公主情同姐妹,嫁给楚煜,也还是给足了楚煜面子的。”

这些话被门外刚想进来请安的慕愿欢听得一清二楚,慕愿欢只觉得自己胸口闷堵异常,自己未来的夫婿竟然要娶别人为妻,这让她如何接受。

“只是这好吗?”皇后也有些震惊于杨氏的大度,“柔儿和欢儿从小一起长大,欢儿的婚约就这么给了柔儿,我觉得有些不妥。”

“哪里的话。”杨氏连忙将话堵回去,生怕皇后改了主意,“娘娘,你无需多虑,柔儿如果知道此举能够帮欢儿这么大一个忙,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慕愿欢揪着胸口,只觉得难以呼吸。

“公主,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秋露赶紧搀扶着慕愿欢,不知慕愿欢这是为何。

慕愿欢强撑着,维持了最后的体面,“秋露,我们回宫。”

此前的种种回忆涌现在慕愿欢的脑海中,而种种迹象皆在表明杨初柔在处心积虑地接近楚煜,如今杨初柔的目的终于达成了,她终于从慕愿欢的手中夺走了楚煜。

“呵,呵呵,哈哈哈哈……”慕愿欢突然狂笑不止,悲戚的笑声中似乎参杂了哭腔。

秋燕见到慕愿欢这般模样,着实被吓坏了,“公主,公主你怎么了?你可千万不要吓唬我啊。”

“我自然是没事的,秋鹿秋燕你们不用担心,我这是高兴呢。”慕愿欢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却带着些许凄凉和愤懑,“表妹从小同我一起长大,现在她就要成亲了,我怎么能够不高兴呢。我不仅要为她祝贺,还要送她一份大礼。”

秋露秋燕面面相觑,不知道慕愿欢这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眼看着自己未来的夫婿即将迎娶的新娘竟然是自己的表妹,换做旁人,如何能够接受得了呢。

“公主,那你打算准备什么礼物呢?我好命人去准备。”秋燕深知自己的职责,在宫中最重要的便是维持体面,感情用事只能发泄一时的情绪,弄不好反而会酿成大祸。当今最尊贵的公主,如果让人知道因为一场婚约而失了体统,岂不是让人笑话。

“嫁衣,我要亲自为表妹准备嫁衣。”慕愿欢已经恢复了冷静,只是眼神中却多了几分阴冷,“既然是顶替了我的婚约,那么由我亲自为她送上嫁衣才是最合适的。”

秋燕添嘴道:“那么公主,可还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安排了呢?”

“让宫内的绣娘在嫁衣上绣一只鸠……”

“鸠?公主你确定吗?”秋燕和秋露满脸的疑惑。

向来出嫁是一件大喜事,新娘子的嫁衣上大多都是绣龙凤呈祥,或者是鸳鸯戏水这类寓意夫妻恩爱的图案的。

这绣一只鸠,算是怎么回事呢,岂不是要触霉头吗。

“对,你们没听错就是要这个。尽快做好,然后送到兵部侍郎府上去。”慕愿欢缓缓走向窗边,语气异常坚定。

窗窗外耀眼的的阳光肆意地洒在慕愿欢的脸上,慕愿欢缓缓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阳光的炙热。

“这是什么?”杨初柔向丫鬟问道,这嫁衣看着倒像是公众号的御制。

“小姐,这是公主特意送来的。听说您不日即将大婚,所以连夜赶工制成的。”

“是慕愿欢送来的,她竟然这么好心?”杨初柔以为慕愿欢并不知晓她之前的所作所为,单纯只是贺喜来的。

待杨初柔慢慢将嫁衣打开,却看到一只鹊赫然出现在眼前。

杨初柔的瞳孔不断张大,愤怒之火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眼眶似的。

明显就是慕愿欢要给杨初柔难堪的,想来之前的事,慕愿欢也是早就已经知晓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