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姊妹

在这种场合,霍九卿冷漠疏离,自有一种非俗贵气在身。没见过他这副样子,燕君莱看呆了去……竟有几分陌生。

她盯着霍九卿的侧脸,却有人目不转睛盯着她,她早已发觉目光不止一道,无心搭理。

小德子忽干咳一声,燕君莱蓦然回神,瞟了一眼四周,刚好瞧见正盯着她脸瞧的几人。

皇后叶婳与皇帝几乎是同一时收回视线。叶婳面无表情嘬一口酒,却能看出几分阴郁,目光能有多冷就有多冷。皇帝则有些失神,沉浸自己的心绪中去。

叶相,则是很平静看着燕君莱,随即,面不改色移开视线。

……不就是瘦了点被人说是贼嘛,瘦顶多是饭吃得少,能有什么错!盯着她瞧个毛!

觉得这些人脑子多少是有点大病,燕君莱默默低头,然后想到一人……缓缓抬头,刚好与卫少均四目相对。

望着这张十分熟悉但不敢确认的脸,卫少均愣住,不晓得说些什么。

燕姑娘可有很多话可说……,早在心中骂骂咧咧。

他娘的,卫少均这厮儿八字和她犯冲,坑人厉害得很!有机会一定要把这小子收拾一顿。

瞧见燕君莱眼中不善,卫少均诧异,随后带着些许疑问嘟囔:“菌子?”

不愧为一个月的难兄难弟,燕君莱大变化甚至由男变女后,卫少均都能认出来。燕君莱十分欣慰,正犹豫要不要当场点头承认身份时,这兄台却问……

“不对……你是菌子的姊妹吧!”

燕君莱不说话。

“菌子,就一个黑黑瘦瘦的男孩,之前在酒楼做工,有点矮,力气很大,武功很好!他是你哥吧!”

依旧没说话,燕君莱静静注视他。

“你俩长得好像啊,”说着,卫少均捂嘴,“你放心,我不会供出你和你哥的关系,他虽然是贼,但现在还没被抓到。”

燕君莱干巴巴笑,没承认,规规矩矩跪着。自找没趣,卫少均一脸失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是他认错人了吗,世上倒是有非亲却相像之人,可连神态瞪人都那么像,也太奇怪了。要不是性别对不上,卫少均必然肯定“菌子”就是燕君莱。

自从霍九卿身边离开后,卫少均心事重重。

宴会过半,游园赏灯。

燕君莱跟随霍九卿起身时,刚好瞥见卫少均跟丢了魂一样发呆。

游园要过桥,燕君莱紧跟着霍九卿,有两个漠北人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特别是当她脚踏上桥后。

燕君莱故作不知,仍泰然自若,只是,对方越来越过分,将手伸向了霍九卿……

霍九卿这个弱鸡,也不晓得会不会水,虽然是个男人,可他真没燕君莱一分能耐,怕是下水之后没命上来。

于是,燕姑娘只得那手用力推向霍九卿,即将触碰到时,率先挡住,大喊一声“啊”,扑通一身就掉进池塘里。

不敢表现出会武,她。硬着头皮落水中。

初秋,风冷,雨冷,水更冷。

燕君莱入水之后沉入水底,气泡一串串飘向水面,她双手胡乱刨了几下,缓缓挣开眼看四周,发现昏暗一片,水面上映现世灯火阑珊。

随即,她反应过来自己不会水,怔了一下,双手双脚胡乱扒拉扑腾着,但没什么起色,有水从鼻腔倌进气管,呼吸开始困难。这时,有人落进水里,像水深处游去。

一只手忽然抓住燕君莱的胳膊。

以为是嗝儿屁前的幻觉,她双眼仍闭得死死的,黑白无常捕魂都是靠手抓的吗……

后来感觉不对头,她刷一下睁开眼,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抓着她向水面游去……

黑白无常,难道还会变成熟人的样子来抓魂……

她的敌人,站于高处,太过强大。

终究,也是个女子,生性里的柔弱,剔之不去。

不至于半死不活,上岸后,燕君莱坐在草地上,咳出肺里的水。不敢表现出轻松,她装作很难受的样子,身边围了好些人,有霍九卿,小德子,太医还有卫少均这憨货。

燕君莱搜索着一道身影,发现救命恩人真容之后,她忽地呆住……

把她从水里捞出来的人,是叶京塬?

霍九卿的脸色很难看,全程一言不发。倒是小德子和问卫少均一直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让人头大。

“小燕姑娘你没事吧!冷吗?”

“我看她脸白得不行!肺里指不定灌了多少水。”

“太医,她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傻了吧!”

太医一脸黑线:“卫公子,德公公,这姑娘刚获救,得缓一下神。现在,她神志清醒镇定,无碍。”

“姑娘?”闻言,卫少均一只手在燕君莱面前晃。

燕姑娘淡淡看了他一眼,选择无视。确实,她需要缓一下神,事发突然,她不晓得该如果应付那么多人的注视,以及幕后黑手……

与其被动,不如主动出击,掌控事态走向。

燕君莱静静看着霍九卿,淡淡道:“殿下,有人想害你。”

霍九卿定了一会儿,然后点头。

“我发现有人想推殿下,来不及阻止,只能自己去挡了。殿下,什么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在皇宫里对殿下行凶!”

果不其然,听燕君莱一席话,四周哗然。皇帝大怒,命人严查凶手。

对朝廷查凶手的速度不抱一点信心,燕君莱主动说道:“在我落水前,凶手忽然围着太子殿下准备下手。”

“刚才过桥的时候那些人围在太子殿下身边,主动站出来,被查到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有些一人不情不愿站了出来,不敢躲,又怕站出来之后惹祸端,所以综合原因,表情不好看。

燕君莱打量了一下四周的人,忽然举手指向漠北使者身处方位:“你们两个,忽然出现在殿下身后。”

“误会,我们没敢靠近太子!”东元使者赶紧开口解释,孰轻孰重他分得清。

“我没说是你,是你身边那两个姑娘!抓住她们!”几乎是话音刚落,这两个人被宫卫扣住,死死按在地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