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宴会指责

燕君莱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一句我一句,牛头不对马嘴唠着嗑,但彼此又都心知肚明在说什么。

呐,绑匪主谋燕君莱,帮凶小德子,知情主子霍九卿,唯独春晴是懵逼脸。

感觉他几人是在谈事,但又隐隐约约听出火药味儿。

“那女子彪不彪悍我不知道,但有些男人弱鸡是真。”

说这话时,燕君莱的视线冷幽幽由上而下打量了霍九卿一圈儿。

而霍九卿尴尬摸了摸鼻子:“这种野蛮人行径,有啥好比的,君子以和为贵”

春晴是个聪明人,常带着笑容的脸,表情瞬间凝滞。她自以为明了主子和燕君莱的关系,现在看来,这份关系不同寻常,被她低估。

在尊贵的太子殿下面前,寻常人大气不敢出一口,而燕君莱的大不敬,足以脑袋落地,而在霍九卿面前,却不值一提。

习惯了燕君莱和霍九卿的相处模式,小德子当没听见,但嘴角还是抑制不住微微上挑。从来都是他被骂,现在主子也有被人气得不敢啃声的一天。

燕姑娘是个利落说话就收场的人,瞥了霍九卿一眼,“胜者为王,怂包畏首畏尾换以和为贵。”

有能力的人,压根不需要谈判。

说完,燕君莱低头,专心打理着九卿小白脸的花花,然后,一不小心把一朵粉色兰花拔出来……

把身边三人当瞎子,她默默将花插回土里,当作此事没发生。

被燕君莱阴阳怪气内涵也没生气,霍九卿却刹那变脸。

“燕……”

被逮现行,没法装作不晓得,她一脸无辜:“咋了,不是你让我帮你理花的吗?”

她没想做这细致雅活儿,是霍九卿自己个儿强烈要求,所以,也怪不得她嘛。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作罢,叹气。

……

朝堂下的两国议事,在水边游廊水亭以酒宴进行。霍九卿自然要在场,以往他无心于此,不在乎随行宫人,一般是那个秋月,偶尔是春晴,现在,他只会带上燕君莱。

怕露馅,燕君莱本来不想去,更何况叶景塬也在场,但霍九卿说叶景塬没来,又说自己不喜欢这种场合,很没安全感。一个大男人表现得这么无助,她心软了。

临行前,她对着铜镜小心整理着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普通人家的小女孩没什么区别,而不是皮肤黝黑一身杀气的江湖人。

到了地方,她才发现霍九卿这厮说谎,叶相右手边喝酒的年轻郎君不是叶景塬是谁。除外,她还发现了一个熟人——卫少均。

燕君莱离开夜阑不归,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也有一月有余。

卫少均没变化,如以前那般豁朗,只是算一下时间,应该是刚离开酒楼。

皇帝和皇后到场后,酒宴开始,所有人各自入座,他们身后,仆人皆是规规矩矩跪着,不喜下跪,燕君莱用裙子掩住腿半坐着。

她小心翼翼微抬头,看向最上方,第一次目睹皇帝真容,传说中天底下福气最好的男人,他身边则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依旧大气明艳的皇后。

随即,她转头向对面看去,刚好与叶景塬对上眼……

只有贼才会心虚,燕君莱面无表情低下头去。

娘蛋,冤家路窄。

有段时间没正大光明的见着霍九卿了,卫少均屁颠屁颠跑到霍九卿这桌来喝酒。由于位置有规矩,他老爹呵斥,皇帝摆手:“酒宴而已,侯爷,咱年轻时还不是这个样子。”

有关于贼人胆大包天,在皇宫里就该袭击漠北使者一事,东元最后给出的结果,令漠北使团不满。因为东元噼里啪啦一阵操作之后,却连贼人的毛都没看见一根儿。

东元可不管这么多,只管给够面子,更何况处理这事儿的人是叶景塬。

“这位使者,本官已经命人查过,宫中并无可疑人员出入。”

“那叶廷尉觉得我这一脸的伤是怎么来的!”

卫少均噗嗤一笑,并且睁眼说瞎话:“瞧着也不像打的,更像被野蜜蜂叮了。”

“胡说!”

不等对方说话,卫少均把话说完:“使者大人,该不会你想说,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都女人都打不过吧。这传出去多丢人!”

觉得被敷衍,被揍的那个漠北男人,和一干同僚,皆是板着脸,好像有谁欠了五二八万似的。

“那这位公子,你是说这些事都是我们无中生有?”

卫少均摇头,将厚脸皮贯彻到底:“我可没说,是你自己在说。你一个大男人,脸被女人打肿成这样,谁信啊,更何况皇宫里面的宫女,一个比一个瘦弱。”

说着,这厮忽然指着燕君莱,“你瞧,我东元皇宫的女子都是这般瘦弱,风吹就倒,说把你一个大男人揍成这个样子,实在荒谬。”

又被卫少均坑,燕君莱只想骂娘。

追过燕君莱,漠北使者一瞬间被她吸引,直勾勾盯着她瞧。

并且得出一个结论:“这女子身形,和在御花园偷袭我们的人几乎一模一样!”

一语惊四座,所有人都盯着燕君莱瞧,皇后更是命她抬起头来。

“你抬起头来。”

燕君莱乖巧抬头,有五个人很惊异,分别是卫少均、侯爷、皇后、叶相……还有皇帝。

若齐子里的化妆术是修容掩饰,她近些日子东躲西藏没见什么太阳,皮肤已经变细腻白皙一点,底子本来就不错,这会儿又清秀一些。

“使者说笑,这是我殿内的宫女,一直在东宫做事,何曾有御花园偷袭你们一说。”霍九卿在生人官场上,素来冷脸,不会像在燕君莱面前那般皮。

“这位使者,还是想想再说话,若无证据,应当负责。”

东元对此事敷衍了事,此事真相究竟如何,漠北使团自己也清楚,硬杠下去,双方撕破脸,谁都不好看。

漠北使团头头打圆场,“太子殿下莫气,我这同僚心急,不太懂东元话语,把不小心撞上当袭击。若其中有误会,望太子殿下见谅。”

前头还嚷嚷着要公道,转眼功夫就说误会,忽悠谁呢。卫少均笑着,刚准备说话,便被霍九卿按住。

“无妨,只要误会解开便好。东元与漠北为近邻,自当交好,以和为贵。”说完,霍九卿仰头将酒一口饮完,最后倾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