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 章 审讯

说到做到,一刻钟饭功夫,燕君莱将那俩个漠北使者中,矮一点的那个拖回了东宫,扔在霍九卿面前,同行的还有小德子。

“呐,这就是你要的人,你用你的方法问吧,我看能问出什么话来。”

没有一点高兴,霍九卿呆若木鸡,磕磕巴巴说道:“你还真去把人给我逮回来了。”

小德子有些为难,站在原地不敢抬头,主子让他陪同,是想看住燕姑娘别在宫中乱来……结果显而易见,他没看得住。

漠北做客东元,不管如何,表面上也是打着和平的名头来,若皇帝皇后怪罪下来,他这条贱命是没什么活头的了。

惊讶燕君莱做事的效率后,霍九卿不敢怠慢,赶紧招手使唤小德子,“你带几个人,把这个漠北人丢出去,她从哪儿绑的你给我丢哪儿!!”

他是真的没想到燕君莱这么横,皇宫里也不知道收敛,真把人绑来了,他现在只想把烫手山芋丢出去。

以东元太子的身份对漠北使者下手,这事若传回漠北,两国关系必定剑拔弩张,虽然霍九卿一心向野无心政事,但不是那等猪油蒙心的纨绔子弟,知道事情轻重。

闻言,燕君莱不满意了,好不容易逮来的人怎么说放就放,况且,漠北人无端添加罪名想灭口的行为,是针对她的。

“这个不行,再怎么地,你都得问一下。放心,我问,不用你开口,问完再丢出去。”说着,她让小德子去把门窗合上,将人拖到了更阴暗的角落。

随即,一杯冷茶浇到这个漠北人脸上,漠北人脑袋动了动。

粗事做完,她却不晓得说什么,问什么好呢……

“额,今天你俩人在御花园说了什么!”

这个漠北人迷迷糊糊醒来,眼睛被黑布罩住,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一回事,很激烈想挣脱绳子。

燕君莱毫不客气,一脚踩上他胸口,顿时,胸口强大的压力使他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可是漠北使者,若是哪个黄毛小儿来捉弄!!快放了我,不然两国交战,你就是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

此等罪名,燕君莱无感,看见的好似被人用链子拴住的疯狗,闻不得人味儿。

霍九卿不能开腔,不然会露馅,只能静静看着,于是,那个坏人只能她来做。

“别吼了,这里不是皇宫,更不会有人听见你的声音,我把你弄死,十年八年也没人发发现你的尸体!!”

“我是漠北使者!你可知绑架使者的罪名,对东元的影响!!”

不懂也不想懂,她一介粗人,眼界不高,还没有到达关心国家大事的层次。

“哦……但是我问你的是,中午在御花园你们在说什么事!明明那宫女只是站在花园边上啥也没听到,可你们非得说那宫女偷袭你俩,如此颠倒黑白,必有所谋!还不速速招来!!”

漠北人自然是啥也不想说,可燕姑娘也不是善茬,一个巴掌就往这老兄脸上扇,他不开口招,巴掌一个一个落脸上。

耳光声声清脆,没过一会儿,这个漠北老兄玩儿不下去。

“别打了,我说我说!”脸被扇肿,他说话口齿不清,还在滴口水。

闻言,燕君莱停手。这个人虽生活在漠北,但当官养尊处优,皮肤看着红血丝,实则细腻,没扇几巴掌就红了。反倒是燕君莱,一个小姑娘,巴掌全是茧子,摸一下都硌手。

小德子递上一块湿帕子,她拿过来擦手:“说吧,如果是真话,我放你生路。”

“漠北皇位继承人发生变化。”

她瞪眼:“……就这?”

她的心中只有江湖之大,不忧国,不忧民。按照胡疯子的理论来说,争皇位就是一群疯狗互相咬……他不当皇帝,所以谁当皇帝和他毛关系都没有。

“就这。”

这个喜欢揣摩他人内心的姑娘,不信。

虽是被蒙上眼,可漠北人还是感觉到,一股凉风向面部袭来,但是却在中途停下,紧接着,他眼前一黑,啥也不知道了。

燕君莱在人倒下前,往后跳一步避开。

其实,她准备继续扇他脸,可瞧见霍九卿对她摆手,于是最后只是把人打晕过去。

“他的说辞,你信?”

霍九卿半靠桌手托着下巴,一脸凝重:“安插在漠北的探子,前不久来消息,漠北大皇子二皇子已经撕破脸了……”

所以如今若是漠北皇位继承人发生变动,也不奇怪,皇权之争中难有亲兄弟。

而霍九卿,语气中难掩的惆怅,望着他如此,燕君莱忽然想到在夜阑不归帮工时,客人的谈话——

毕竟是亲兄弟……

“你……”

触及他人伤处,问不出口,还不如当没看见,别去点穿。

“我弄醒他再问一次。”

说实话,她想得比较多,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今日御花园漠北人唧唧咕咕,十有八九另有隐情。

她想再问,霍九卿不让,这小子,一瞬间又精神。

“我的好大哥,咱先把人送回去吧,不然事情闹大了,一两条人命收不了场。”

“怕他作甚!”

“本来两国边界频有摩擦,现在人家带着求和的意思来做客,我作为太子把别人绑了,你说到时候是不是要打起来!”

也不想霍九卿夹在中间为难,燕君莱不情不愿收手,抓着这漠北人的腰带把人拎起来,一声不吭走出去。

见状,小德子后知后觉跟上去,还被霍九卿踹了一脚。

燕姑娘果真没搞事,顺着墙头,沿着没人走的路,规规矩矩把人放到东宫外较为偏僻的地方。

皇宫人多眼杂,也得亏小德子跑前头清人,她才得以大大咧咧拎个人现眼。

就好像逛菜市场一样,燕君莱束手慢悠悠往回走,小德子小跑跟上来:“小燕姑娘,我不晓得你是什么来头,可皇宫不比其他地方,复杂得很,你下次可不能这么鲁莽了!”

虽然不晓得燕君莱什么来头,可小德子由心敬佩这份胆量,虎得很。

“我晓得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