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心事太多

走在皇宫里莫名其妙被人绑了还揍了一顿,漠北使者当着燕君莱的面认怂,转身又变脸硬气起来,与一众漠北来东元的官吏一起上奏,要求严查严惩。

漠北与东元国作为东陆两大强国,以前有燕国安在中调和,后来燕国被东元吞并,漠北和东元两国边界常有摩擦,常年小战不断,又都不敢挑起大战。

漠北民风彪悍,行为粗鲁极不文雅,在东元有蛮人之称。

虽不喜漠北,但明面上总得委婉些,于是东元皇帝望着漠北使者肿得不能再肿的脸,大手一挥,一声令下,命令叶京塬找出凶手,给漠北一个交代。

叶京塬接令,派人在皇宫中搜查行为异常的人。因经历偷夜明珠毛贼刚平静的宫城,又开始紧张起来,那些个宫女太监,无一不是屏声敛息。

而作为犯事人本人,燕君莱清闲自在得很,啃着鸡腿,单手提着花洒帮霍九卿亲手培植的花浇水。

自胡疯子嗝儿屁以来,她几次作为嫌疑人,被官府通缉啥的,然而到如今依旧逍遥法外,仍在犯事……

已经是光脚不怕穿鞋,不在乎多桩罪名……

霍九卿很贱,让人家浇水同时又不放心,心怕碰坏了他心爱的花花,小心翼翼望着燕君莱浇水。

“呀,你浇慢点,不然水浸不下去!!”

燕君莱依言放平花洒,水量少了些,他吩咐还水还要小一点,她又照做。汇一起还没童子鸡撒尿一般大的水量,终让霍九卿满意:“嗯,就这么差不多,满满淋,水不会溢出花盆,又能浸湿泥巴养根。”

“这样浇水,对花有什么好处,长生不老,比乌龟活得久?”

“细水长流,润物无声。”

有点墨水就咬文嚼字,燕君莱不太爱听这种太过含蓄的话,她喜欢直白。

“哦……感觉也没啥屁用嘛!”

虽然燕君莱一本正经怼人也不是第一次,但霍九卿还是苦笑,极其无奈。

“你怕是认不得这些花草,有人想要,我还不给呢。”

没觉着这些花有多厉害,燕君莱只觉得,那些人捧他太子身份的本意,大过于求花。

她搞不懂,国家大事不忙,这厮闲得蛋疼照料毫无用处的花花草草。

“我说,你作为太子,不该一天围着政事转悠吗?怎么没事儿就照料这些破花破草?”燕君莱并非找茬,只是她发现,霍九卿爱好养花,大过于与人的感情。

“我见你对这些花,比陪你娘还有你老爹的时间还多。”

跑东宫“避险”这几日,她只见过霍九卿老娘一次,见过他老爹零次。就见他老娘那次还是他老娘以为燕君莱是个坏东西跑上门查看,莫非皇家和普通人家不一样,没有家庭生活?

没得到回应,身后一片安静,燕君莱回头,看见面无表情的霍九卿。

得,又是敏感话题。

不就这个话题深问,燕君莱继续浇水。她无父无母,被胡疯子收养,但也跟个野孩子没什么区别,不太能领会家庭情感的妙处,无法评价。

但,她并非像表面那般五大三粗,反而心思细腻,清楚孤寡的人,是如何也体会不了家庭氛围的温暖的。

也就是太过于清醒,她才会表现的淡泊,无情又无义,能在胡疯子没断气的时候,笑嘻嘻气他……

不是故意的,那个时候,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

“霍九卿。”

“咋了?”

“没什么。”

“……你的心事太多了。”他,忽然对燕君莱说这么一句话。她闻言回头,有些呆,一时不晓得如何回应。

“……我还觉得你的心事多呢!”

说完,燕姑娘转过头去,放下花洒转而拿了小铲子闷头撬花盆里面的泥巴。她能有什么心事,无非就是想着怎么带着夜明珠出宫去,然后潇洒走江湖。

“我猜你刚才是想对我说这个。”

有点迷糊,燕君莱思量他这话,随即懂了。

“你倒成了我肚子里的蛔虫。”说完,她又开始捣鼓泥巴。

而霍九卿思量了好一会儿,才选择对燕君莱吐露心声,但也没多少有用的信息。

“我们的生活不一样。你是从小被迫独自飞行的鸟,而我是,被人抓住翅膀,怎么飞也飞不动的鸟……”

“哦。”

这个形容有意思。但,她对自己被比喻成鸟有些不满。

“你才是那只破鸟,老子只能是老虎,从小一个人叱咤山林的老虎!!”

本来还忧愁着,情感正丰富着,能说出一大番丧气语录,可经由燕君莱这么一打岔,他啥心情也没了。

燕姑娘,善于破坏气氛,让哀怨变成矫情。

“好好活着能吃能喝,能蹦能跳,我不晓得你哪来的那么多感想。”

鸟?小麻雀能变大鹏?站在云端没有鸿鹄之志,还不是一头栽泥巴里头破血流的命。

说完,燕君莱略带不解看了霍九卿一眼,去弄最角落的那盆花,很明显不想搭理他。

这时,小德子走进来,外面不知何时开始下起毛毛细雨,秋风瑟瑟,已经有些冷了。

习武火气大,体热,燕君莱没啥感觉。而霍九卿弱根,穿厚衣服,屋里放置了火盆,冷风夹雨从门口灌进来,他下意识瑟缩。

“殿下,外面查得正紧,漠北人告状到陛下那里去,然后陛下又将此事交给了叶廷尉处理。”春晴赶紧送一张干帕子来,小德子一边说着,一边用帕子拍去外衣上的雨水。

“漠北人不依不饶,此事不知如何了。”

“被一个女子绑,他说出来倒是不害臊。”

霍九卿意有所指看向燕君莱,而燕君莱无辜眨眼,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做,能有啥怂的。

不过,这个漠北人不在乎脸面,让她意外,居然说出凶手是一个女子……

“不是说漠北人身手都不错吗?能被一个女子揍,想来传言也不真实。”

“这个谁说得清,不难能想象,这个女子必定彪悍异常,你想,能偷溜进宫,又能把一个大汉绑走,得有多大的力气。”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