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东宫

虽是潜进皇宫偷东西,可后来,也算是在人地盘上得到庇佑,偷偷摸摸的走,着实不厚道。

说完这事,燕君莱就低头望着手指,不说话了,但心中好奇着那两个漠北人在说啥,发现有人偷听,竟如此紧张。

只管他人急如狗,和她毛关系都没有。

燕姑娘话不多,说完正事儿便沉默,齐子里盯着她的脸瞧,老半天,才嘀咕一句:“你白了点。”

心中无感,燕君莱点头,然后转身就走,齐子里骂骂咧咧跟了上来。

“你跟上来干嘛,不怕暴露身份?”

“我怕你暴露身份!”

经历过几个月前,骆以冰和杨六剑等人的侮辱,她对自己压根没有性别要求,学武的粗人一个而已,甭管他人评价什么,她都可以淡然处之,甚至送鄙视一笑。

戴花莫笑俗,携刀莫唱衰。有女子性子温柔,闺中年华静好,有女子是草莽心,奔向江湖肆意断恩仇。

燕君莱俩人没一会儿就走出御花园,燕君莱走前头,出御花园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她抬眼,便瞧见了站在路边的叶京塬,旁边是之前那个女孩子。

真他娘的冤家路窄!

燕君莱猛地停下,一刹那做贼心虚,下意识想后退,中途反应过来将抬起的脚方下,依旧向前。

叶京塬盯着她和他。

“这是怎么回事,居然碰到叶京塬。”

完蛋了完蛋了,这个冷脸,是个血手段。

“……谁他娘的清楚啊,哪哪儿都能碰见他,倒霉催的。”

“那咋办?”

“我怎么知道咋办,打又打不过。”

那只有……

跑没用,最后,俩人决定硬着头皮往前走。叶京塬与那个女孩的视线从没在他俩身上移开过,他们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

“红衣服的那个姑娘是六公主。”

“不认识,没见过。”

“我让你认脸,别喊错。”

“哦。”

最后,燕君莱压下心中异样,与齐子里一起对二人低身行礼,啥也没喊。话不多说,随即,她盯着那道尤为明显打量的视线,立马开溜。

直到将叶京塬与那六公主甩开,见不到身影之后,她和齐子里才将脚步放慢。

“说好的喊人,你咋不喊。”

“我没答应,是你自己在说。”

“……放屁,你`嗯`了。”

“我’嗯’是表达听到你说话了。”

“……”

齐子里顿时面无表情,燕君莱也不逗他了,但说话依旧气人:“行个礼就差不多了,低声下气的去喊他俩,呵,也配?”

不晓得的以为她在吹牛逼,晓得的知道她就是这个性子,也是这个形式风格。除非比她强,不然,别想在她头顶兴风作浪。

燕君莱面上没表情,冷傲至极,一副谁都不屌的样子,好好刚刚弄死几个人一样。

齐子里捏着女呛,阴阳怪气唱反调:“哎呦,那可不是,咱燕姑娘师承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那可是不怕事的主。”

话音刚落,燕姑娘眼一瞪,天性使然,呆滞的眸子瞬间杀气喷泄而出。

“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不知道她为何这样,齐子里呆住,显然是被吓到。燕君莱面无表情将手搭在齐子里肩上,猝不及防露出笑。

这姑娘短短时间频频变脸,齐子里无言以对。

“我知道你被吓到了,怎么,我凶神恶煞还挺像样的。”

“……不晓得的还以为你杀了多少人。”

“以后会的。”

“什么?”

“走江湖,无非就是打打杀杀,还能和和气气划拳定输赢?”

日后江湖,有关她传闻无非为两,一是百年难得一遇横扫江湖的女侠,二是杀人如麻的女魔头。

……

东宫。

燕君莱站在东宫门前,耸肩驼背抱着手,仰头望着大门居中的牌匾。齐子里和她一样的动作,只是姿态好些,一张假皮那叫一个漂亮,一双杏眼勾人心魄,不管什么角度看来都赏心悦目。

现在摆在燕君莱面前有一个问题……

“你要和我一起进去吗?”

“额……”

说实话,齐子里并不想进去,因为东宫可不是啥平静地带,说及起因,他进宫是想护燕君莱平安,如今俩人凑到一起,与鸡蛋放同一个篮子没什么区别。

鸡蛋一起碎,要死他俩一起死……

这听起来很不妙,就是那些缺根筋的小男女存心殉情一样。

“我在宫中有去处,不会被人起疑心,还是别进去了。太子爷身边又出现个来历不明的宫女,那中宫叶婳还有叶家以及其它势力,想必会按捺不住性子。”

这是无端麻烦。

“你先进去,我会在暗中保护你。”

燕君莱只留意他说的“按捺不住性子”的那些人。

“……东宫霍九卿是个香饽饽?”

听这个感觉,好像谁都想咬一口……

“有人是想扶持他登基,有人是盯他错处,只想拉他下位,永无翻身之地。”

“可我瞧他那个样子,好像自己也不是很中意太子这个位置。”

“不中意也没办法,既然身为嫡皇子,不可能甩手做闲散人。况且,叶家也不会让他成为普通人。”

最主要还是叶家吧,叶家“拥护”了这么久的太子爷人选,可不敢丢。

从小到大,从每日闭眼入睡到睁开眼,都生活在权谋物欲之间,霍九卿实属不易,最主要是居然没有养歪性子。

要知道从古至今,从来不少暴君和各种乖戾之人。

“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我先进去。”

告别齐子里,燕君莱头也不回走进东宫。

一进内院,她就瞧见霍九卿面色铁青,旁边坐着漠北使者。

没有出声叨扰,燕君莱轻手轻脚退到一边去,听这老兄和漠北使者有一句没一句说话。

“这个我不清楚。”

“东元花园,有人刺杀使者。”

有个使者懂东元话,咬字不清晰,燕君莱听完后也是想了一会儿才分辨出是什么意思。

拽得很,霍九卿茶杯一放,便说道:“使者放心,我东元皇宫,来往皆是自己人。”

紧接着话锋一转,先发制人:“倒是漠北使者,你们怎么有事会在花园里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