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林子里的悄悄话

提及叶京塬,燕君莱难得没有好颜色,神情阴郁好半晌。她越恨,越咬牙切齿,霍九卿这厮就越高兴,笑得眼睛弯弯,合不上嘴。

。。以至于春晴一干人端着水盆走进寝宫,都诧异太子殿下一大清早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了。

谨言慎行,除了不知好歹的秋月,春晴等人知晓身份低微宫中生存不易,谨言慎行,不敢话多,一直沉默做事。

霍九卿洗漱完毕,春晴等人带来的盆、帕子等洗漱用品,怎么带来就怎么带回去。待她们都走了,燕君莱打着哈欠往外走,一行宫人挨个捧着吃食走进寝宫,他却跟了出来。

“你干嘛?这会儿该吃早食。”

“我不饿。”

都是成年人了,饿不饿是自己的事,并不像小孩子那样需要哄。

淡淡看了他一眼,燕君莱转身就走。

东宫就这么大,她想走也走不远,最后在池塘边停下。

“想说什么就说,这里近处躲不了人,不会被偷听。”

说着,她挠了挠耳朵,又从头上取下一片刚刚飘落的树叶子。

“我要你走的时候带上我。”

“……”愣了一下,燕君莱翻白眼:“你把自己当物件,把我当神偷了,我自己都还走不出去。”

带上他?她怕是活腻歪了。

“关于这事儿我们一起努力呗!”

“……努力个屁!你当好你的太子吧,跟着我瞎混个毛。”

“江湖上其貌不扬的人多了去,凭什么我就不行,太子这个身份,不要也罢。”

“就你,这会儿站着出去,转眼被人抬着回来。”随即,燕君莱一脸神秘对霍九卿说道:“江湖上的人千奇百怪,大多都有怪癖,你晓得哪一种怪癖是最多的吗?”

霍九卿此时像个纯真无邪的小孩,乖乖摇头。

“……有人打架就喜欢伤对方命根子。”

这个不足为奇,最吓人的是……

“……还有出自邪门歪道的女人,为了练功,转挑年轻男子,取那玩意儿一整根熬药。”

被燕君莱吓到,霍九卿的面色白了又白,嗫嚅:“不可能吧。”

燕君莱冷冷一笑,不作解释,可她这个笑,已经表明许多……

自此之后,霍九卿不再提要她带他出宫的事,燕君莱明显感觉到,这兄台一直闷闷不乐。

一日,燕君莱溜出东宫在花园中闲逛,表明上是闲着没事干溜弯子,可实际上是踩点熟悉地形,以便跑路。

她背着手走进花树林子中,秋桂馥郁芳香,花朵随风落下。心情正轻松着,她停滞,随即一个闪身便藏到边上比较隐蔽的树丛后,只要没人从树丛后的路走来,就不会发现她。

没一会儿,就有两个人从花园入口方向走来,往深处去,他们没走多远,在一僻静处停下。

这俩人不是东元人,因为他们穿着漠北极有风格特色的衣服,游牧民族,不喜宽衣大袍,皆是紧身利落。更重要的是,这俩货呱啦呱啦说着燕君莱听不懂的鸟语。

听又听不懂,走又没法走,燕君莱一脸无奈只想骂娘,这种事,该是齐子里来干才正经活计。

这两个莫漠北人多话很多,半天说不完,燕君莱直挺挺站在树林子后,不知不觉有些困乏。

正当她张嘴打哈欠时,余光不经意瞥见后方小路隐约身影闪现,随即,便是叶京塬出现在她视线中……

卧槽!!

叶京塬一抬眼便瞧见燕君莱,然后很平静看着她。他身后有一人跟着,见到燕君莱就惊呼:“你是哪个宫殿当班的宫女!”

是个女孩子去,与上次古玩街碰见的那个女孩不是同一人。由于角度问题见到的只是燕君莱侧身,没看清脸,幸之。

这丫头不是习武之人,她的出现已经引起两个漠北人惊觉,眼下出声,他俩竟直朝燕君莱所在方向扑来,一脸杀气,看来鸟语密谋,不是什么好事。

也就是如此,他们才敢如此嚣张,出此下策在东元皇宫内杀人灭口。

深知眼下局势对自己不利,燕君莱怀中掏出一张帕子遮住脸,然后开溜。

选择当局外人,叶京塬背手观战,淡然处之。而燕君莱虽是江湖新人,但是在胡疯子非人折磨下,对于跑路这事很少上道,可以啥都不行,逃命一定要行。

显然没那么容易放过燕君莱这个活口,俩个漠北人死命狂追。于是,等两个漠北人拔腿没跑到一半,燕君莱提着裙子从树林子里跑出来,眨眼间不见人影。

……

角落里,一个宫女与燕君莱站在一起,她的手还拽着燕君莱,周边没了威胁,两人这才注意对方。

没着急保持距离,燕君莱与她静静注视,随即开口。

“你老兄,不是不来吗?”

“是我不想来?明明是你不想我来。”

这个宫女是齐子里,准确来说是变装换容之后的齐子里。

燕君莱挣开他的手:“是你说,不想进宫第二趟,更别说还要偷东西。”

究竟是啥孽缘,能和这号人物纠缠不清?

“可我后来不是后悔了嘛。”

“后悔有个屁用,老子进来了你跟我讲后悔,明明你就是见到我没死。”

再度碰见齐子里,燕君莱慢慢无奈,表情十分惆怅。

他的易容手艺如出自天人之手,没人能看出错来,五官精巧皮肤细腻,谁能想到皮下是个男人。

“我可不是这种人,在你偷跑之后第二天,我也跟来遂城,不过因为找入宫的法子耽搁了几日而已。”

不信也不质疑,燕君莱面无表情,在齐子里很真诚的注视下,皮笑肉不笑扯出一个笑。

“你不进来才好,现在不好找出去的法子。”

“出去干什么,躲宫里不好,我看那个太子对你挺好。”

要不是霍九卿强制燕君莱留在东宫,他老早就能与她会和,利大于弊,霍九卿这个举动也成功避免了有心之人的接近。

“夜明珠被他收着,如果要走,我肯定也要拿走。”

“这个不算事儿。”

“如果你要走,我有办法。”

燕君莱思量……

“还是去告个别,他帮我许多,就这样走太遗憾。”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