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处境不易

昨夜掰扯了两句,由于燕君莱提起叶家,惹得霍九卿不满。

于是这位爷,第二天都还在闹脾气,装聋子装瞎子,就是不搭理人。

习惯了宫中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节奏,燕君莱暂时没去想怎么逃离皇宫的事……毕竟再怎么想也跑不出去。

向来睡得比狗晚醒得比鸡早。她早醒来,绕着院子转圈圈,在她也不晓得自己绕了多少圈的时间,小德忽然跑过来,有些局促。

“小燕姑娘,咱去半点事儿太子殿下等会儿便会起床洗漱,劳烦您帮我盯着点。殿下也不喜旁人在寝宫候着……”

得,意思就是得将就着点呗。

也是进了宫,燕君莱才知道霍九卿这个贵公子有许多怪癖。不止是书房,一切私人领地,霍这厮都不喜欢别人打扰,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德,还有燕君莱这个江湖粗人是例外。

何德何能,能有此殊荣……别人可能觉得祖坟冒青烟,她只觉得作孽。

“你去吧,我看着。”

“行,多谢小燕姑娘!”拱手之后,小德一溜烟从大门跑出去。

于是,燕君莱不溜圈子,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发呆。秋天来了,一些微黄的树叶子随着凉风飘然落下,覆盖草地或者台阶上。

她捡起一片树叶子,盯着脉络瞧。南方入秋,北方早已苍凉,也不知乌兰郡,是否覆盖大雪,还是依旧漫天黄土飞沙。

胡疯子的坟头草,该除了……

约莫过了一柱香功夫,寝宫内窸窣响。燕君莱回过神来,一把将未干枯是树叶子捏碎粉末,起身推门而入:“你醒了?”

没得到回应,燕君莱接着又问:“我叫人端水你洗漱?”

得到是一片安静,可燕君莱清楚听见床上的人呼吸急促,明明已经醒来。事不过二,因着霍九卿自认识以来对她不坏,燕君莱对他例外,给第三次机会。

“你要洗漱吗?”

依旧没回应……

好家伙,这是闹脾气吊着她呢。没那个好脾气去哄,她很干脆将门关上,然后蹲在门口。

说实话,她对于,对她友好的人向来很大度,没生气,只是觉得一个大男人咋跟个姑娘家似的闹脾气,着实莫名其妙,什么女人心海底针,男人心就是一锅粥,乱糟糟。

主动和小白脸搭话没得到回应,她就没去自找不痛快,去东宫膳房吃了早饭,顺带拿了个鸡腿走。

没一会儿,春晴和几个宫女端着水盆及其他洗漱用品在太子寝宫门前。平常这个时候霍九卿早已起床,可今日却房门紧闭,不敢擅自推门,春晴问燕君莱:“小燕姑娘,太子殿下已醒?”

燕君莱缓缓回身看了一眼,不想管这事,她虽不会记仇可霍九卿要真敢在甩脸子,她怕是要当着一群人的面揍人了……

于是,她摇头:“这个我不晓得,小德清楚,但他走了。”

小德是霍九卿贴身内侍,一个十七八岁,容貌清秀,可惜被净身的小男孩。平时他都是跟着霍九卿身边,燕君莱一来,就盯着她了。

“这可如何是好。”

燕君莱没说话,面无表情盯着春晴等人,能看出心情很不美丽。

春晴一脸为难,不敢推门更不敢走,只能选择最傻的办法,和其他小姐妹一起在门口等着。

最开始燕君莱当没看见,可后来也看不下去了,忽地起身,很无奈推门而入,脚还未踏进门便在喊:“殿下,醒了就吱个声!外面好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等着你!”

傲娇着,霍九卿不吭声,听出燕君莱语气中的不耐烦,不由自主有些心虚。

而燕君莱开始掰手指,寝宫内“咔嚓”“咔嚓”响:“大哥,非得要我拽你起床?”

话音刚落,她几步并作一步来到窗前,一把捞开床帐子,便看见霍九卿瞪着一双大眼。

二人默然对视片刻,燕君莱一把揪住他衣领子,“搞毛?该起床不起,那么多人等你一个。”

“不搞毛,赖床!!”撕声吼完,吓得她一愣,他忽地又委屈起来:“怎么,作为太子,我连任性一下赖个床的资格都没有?怎么你和他们一样,都想操控我。你以为东宫安生,外面那几个,能有一个是简单的?”

燕君莱愣住,默默放开手,也不晓得说什么安慰人。她知道霍九卿表明光鲜,实则在宫中处境不易,他的权利被剥削,一举一动叶婳管束,被迫依附叶家。

话说回来,他能当上太子,中间有叶家这个放眼朝廷无人撼动的庞大家族的关系。

霍九卿,叶婳,叶家,千丝万缕的联系,要想持续繁荣,谁都离不开谁。霍九卿需要叶家自持,而叶家需要一个掌权者撑腰,叶婳给了叶家荣光,叶家给了叶婳一国之母的资本……

每个人生存的角色不同,处境不同,各有各的立场。不能完全理解他在宫中的为难,但燕君莱忽然觉得,她的生活,虽然比常人艰苦,但胜在简单。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比起一生下来就身体残躯的人,她至少俱全,到了走路的年纪能蹦能跳,遇到危险,次次脱离险境。

忽地感慨万千,燕君莱不由心软,放轻了语气,去拉霍九卿的手:“还是先起床,再怎么春晴她们也在门口等着,如果再躺会儿,你今日异常,都会被人所知。”

温声细语这一招有效,特别是平时凶神恶煞的燕君莱使这招。霍九卿起床站到床边,一脸不情不愿,但还是抬起双手让燕君莱更衣。

“我就是嘴快说着玩儿,你别往心里去。遇事,心性稳沉些,莫让人抓住把柄。”

燕君莱生怕第一次低头道歉,听完,霍九卿闷声道:“不是因为这事。”

“……那是因为什么?”

“你看对叶京塬的态度不一样,看他的眼神也不一样。”

愣了一下,燕君莱瞪眼,一巴掌往他头上扇,天性暴狞,温柔如流光短暂。

“你当我是啥人?这家伙和我相冲,在我胳膊上扎洞,老子恨不得把他叉起来暴尸!!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