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 章 探知真容

整场宴席,燕君莱都往霍九卿身后躲,尽量让自己不在人前显眼,而霍九卿很有默契,不动声色挡住了她。

一介江湖粗人与皇室太子,光看身份就不会一个世界的人,可二人有缘相识,半年余,未深入相处,唯一卸下防备还是刚认识那晚喝酒时……前还勾肩搭背,转眼燕君莱就把人甩了自己个跑路,亏得霍九卿后来还帮她处理通缉令的事。

也只有戏本子里才有这样的故事了,尊贵的公子与粗俗少女相识。

叶京塬抿了一口酒,放下酒杯,抬头看向霍九卿的方向,瞥见他身后一抹青色。叶京塬未看清躲在霍九卿身后的人长相,燕君莱却将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夜色灯火下,他的面容白皙,神情沉静,多了一丝朦胧距离感。

皇后昨日匆匆忙忙赶到东宫的事不是秘密,而叶家向来盯霍九卿很紧,所以,知道霍九卿身边凭空出现了一个宫女。

总是看不到霍九卿身后人,叶京塬身边的随从作罢,不再伸长脖子望。

“公子,太子殿下刚好挡着,遮了光,瞧不清。”

“嗯,瞧不清就算了,让人盯紧点,别放对太子殿下不利的人到东宫里去。”

叶京塬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随从低头应是,宫里人多眼杂,他们是不会说太多东西的。

舞台中央,乐师弹奏的节奏越来越快,两个异域女子起身,随着节奏起舞旋转扭腰,舞姿欢快优美。

没见过这场面,燕君莱探出半个脑袋认真看,俩女子的腰肢纤细,搞得她都想掐一把。

殊不知,躲藏许久的真容此时被人瞧了去。

随从叫叶京塬:“诶,廷尉卿,露脸了!”

“嗯。”望着燕君莱的脸,叶京塬皱眉沉思。

……

来自漠北的异域女子其中一来到了霍九卿身前,伸出手挑逗,随即忽地贴近。

男人都一个吊样,霍九卿顺势推舟抓住女子的手,狠狠摸了一把,不放人走,也不让人再做暧昧动作。于是,二人就一个暧昧的动作僵持着。

瞧着两人相处模式,燕君莱忽然觉得霍九卿这厮不开窍。

怂蛋玩意儿,装什么吃素的狼。

宴会散去,一桌潦草孤寒。她扶着霍九卿往回走,宫人都跟在身后,中间保持一段距离,是霍九卿安排好的。

“怕是你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谁?”

“叶家。宫里,几乎就被能瞒过他们的消息。”

从霍九卿口里听到叶家二字,燕君莱唏嘘不已。

懒得搭理九卿小白脸与叶家那些陈年累积到今的破事,燕君莱只担心自身。

“……瞒得过吗?”

“啥?”

“我在东宫的事能瞒得过吗?”

“……额……”

“行,我知道了,隔日就走,你别留。”

“你忽然发什么疯。”

不想费口舌,燕君莱直截了当翻白眼,反正霍九卿看不见,哪知,转眼有一人忽然出现眼前。

看清那人面容,燕君莱愣住,脑子不知做何反应,鬼使神差想转身走。

叶京塬踱步到二人跟前,燕君莱随其他宫人一起见礼,霍九卿仗着喝醉,瞥了一眼叶京塬,便不再搭理,眼皮子也懒得抬。

“九卿,不胜酒力就该少喝几杯。我父亲和你父皇在书房办事,你不去,有些事就听不到。”

霍九卿脑袋一偏,往另一头靠,表示听到了,但不会接受。

“下次再说,表哥请回,宫里闹了贼,天色再晚些出行难免有误会。”

“不用担心,都是小事。”

稳稳搀扶着霍九卿,燕君莱慢悠悠离开。

“廷尉卿慢走。”

没有走,叶京塬盯着她的脸出神。礼到了就好,燕姑娘也不会与这种危险分子相处,转身就走。

“小燕姑娘留步。”

刚没走几步,叶京塬的声音响起,闻言,她木然转身。

“……咋了?”

“你来宫里多久了?”燕君莱不晓得怎么回答,是否该按照真相回答。

“额……这个我忘了,太子殿下应该知道。”

有意为之,燕君莱悄咪咪掐了霍九卿一把,直接把这厮细皮嫩滑肉是手臂掐红。

“来了有一段时间了,咋地表哥,这个小宫女有问题?”

当面被点穿,叶京塬面不改色,“没有,只是这宫女瞧着眼生。”说完,问她::“你是从哪里调来的?”

霍九卿接过话,“西院冷宫。”

燕君莱重重点头,“回廷尉卿,没来多久,但有一段时日。”

匆匆说完,不待叶京塬反应,燕君莱便告辞,“廷尉卿,太子殿下实在醉了,这会儿没办法同您说话,见谅。”

没想着为难谁,燕君莱装作吃力的样子,一瘸一拐扶着霍九卿回东宫,路上忽然下起了毛毛雨。

到了东宫,她才现出本性,一手就将霍九卿小小身板提溜起来,大步流星到达寝宫,随手就将霍九卿扔床上。

装醉装睡,霍九卿跟那茅坑里的蛆一样,忽然扭动蹦了起来。

“你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恨?就不能温柔点。”

“看你喝得不少,给你醒醒酒,莫气。”

霍九卿一时无言以对,最后只能作罢,将这口郁气咽下去。

燕君莱没说话,坐在台阶上,沉思着。

过来一会儿,她忽然说道:“叶京塬估计已经怀疑我了,一直盯着我的脸。”

“正常,只要你在我这里,他们是不会下手的。”

“听说,叶家无人敢惹啊。”如此强大的对手,她如何自处。

叶家,不管是名字还是出现家庭成员,都让霍九卿不喜,所展现出一种很直白的不喜。

“再大,能有皇权大?”

“……”

不想迎合这种事,燕君莱装作没听见,,自己个发呆。

霍九卿贱皮子,用鞋丢燕君莱,在她背后留下一大块灰黑色污渍。

“你要么安生睡,要么我让人叫叶京塬回来你俩谈事。”

“姑奶奶,你可别逗我!!”

自身难保,她哪有这份心事去理解人,自顾自发呆里。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就是已经起疑,奈何我在而已。”

话末,九卿小白脸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