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皇宫酒宴

“你注意教训,可别把人家踩死了,小家伙求生活多不容易的。”

霍九卿真准备拿话噎燕君莱,见她忽抬手指着地上,他低头看,便看见脚边一只肥不溜秋的灰耗子耸动鼻子找食……

“啊!!!”

是的,这震聋耳朵的惊声尖叫是霍九卿,一个堂堂正正男子汉的。

江湖热血,多是豪气万种,娘们唧唧的人不多,但总让她碰到………是因为她太凶悍了吗。

“真有耗子!!你怎么不提醒我!!”

燕君莱面无表情钻了钻耳朵,没看霍九卿一样,也能晓得这厮面色惨白。

“我说了,你自己装聋……”咋地,这还怪上她了:“再有,这是你的东宫我昨个才来,有耗子,这也是你的责任。”

耗子再多,霍九卿也是第一负责人,和她一个外来户有毛关系。

……

东宫内有霍九卿罩着,背负罪名的燕君莱相安无事,但东宫以外……就不清楚了。

遂城有塞外来客,贵客不时进宫城与皇帝大臣会面,或者参加宫里举办的酒宴,平时都是住在东元安排的住所。

因着宫内又要举办宴席,随处可见忙碌的宫人。霍九卿在书房待着,被灰耗子吓得不小,他今日板着个脸,没怎么搭理燕君莱。

就当这太子爷小心眼闹脾气,她也没搭理他,坐在东宫最外边,瞧瞧看着忙碌的宫人。

距离她偷夜明珠已经过去好几日,因为有塞外客人现在加强警戒,抓捕没那么紧。瞧这局势,出去溜两圈应该没事。

是个做事利落点主,燕君莱心里嘀咕着就往外走。霍九卿安排盯着燕君莱动静的小太监见状立马唤住她:“小燕姑娘你去哪儿?”

“门口透透气。”说着,她走到东宫外边,没停……反而越走越远。

拍手埋怨,小太监转身一溜烟就找霍九卿去了。

燕君莱好奇看着左右,虽然除了墙就是花花草草,但这是她第一次好好打量皇宫,上次背着夜明珠被追,也没机会看。

这里的墙很高,树也很高,里面住着的人有多大志向,院内的树就能看到多远……

燕君莱没走多远,霍九卿急匆匆追上来,后面跟着小太监和春晴等一干小宫女。

“透气,需要走那么远?”霍九卿气喘吁吁:“不是跟你说了别瞎跑吗?”

“我就走会儿,等会儿回去。”

“你可别逞强,把事情想得太简单,若你不安生,我费掉一条命,你也能作死是不是。”不敢声张,霍九卿压低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对埋怨燕君莱。

“我没准备走,只是看看。”若她要走,可不会空着手,夜明珠得之不易。况且,就算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诈尸,也不敢大白天在皇宫里闯。

“快回去,你突然出现在东宫,秋月那么一闹,指不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燕君莱木然点头。霍九卿说得在理,这回私自走到东宫外边,她就是想试一下究竟有多少人盯着她瞧。

莽撞是一回事,没脑子又是另一回事,皇宫是霍九卿的主场,听他的多半没错。

霍九卿领着燕君莱转头回东宫,她在寝宫外候着,没等多久,估摸着一盏茶的功夫,霍九卿换了一身衣裳,领着贴身伺候的宫女太监就离开东宫。

有点羡慕能跟随在霍九卿左右的那些太监宫女,燕君莱专心盯着离去那些人的背影。

一道声音打断她的沉思,“跟上来啊,你在想什么?!”

燕君莱茫然指了指自己,没敢确定霍九卿喊的就是她,在霍九卿点头确认之后,她赶紧跟了上去。

能出去逛逛,熟悉地形也好。

……

宴会在御花园举办,偌大的空庭,此时许多衣着华贵富丽的官员与家眷,三三两两说笑,将场地挤得满满的。

随着一道尖利的声音,全场安静:“太子殿下驾到!!”

霍九卿假意思摆手,以示安静。随之,跟在后面的燕君莱看见满院子的人,有好几个浓眉大眼蓝色眼睛的外国人。

与那些神采飞扬的少女,甚至身材微丰满的少妇相比,燕君莱自觉不愧,活脱脱土包子一个。

霍九卿坐在皇帝塌下第二个座位,燕君莱乖乖跟着站到他身后,听他与大臣吹牛。

山咔咔里出来的小角色儿而已,她没见过塞外那些红眼睛、蓝眼睛的人,便一直盯着塞外客人看。

或许是注视太过直白,被燕君莱盯上的那个红胡子,忽地转头寻找视线来源。

看来这些红毛大个是有点功夫底子,燕君莱在此之前已经收回视线,没被人抓包现场。

“咋了?”霍九卿回头问燕君莱,她摇头,瞧瞧戳了他一下,示意有人敬酒。

酒刚刚喝过一轮,燕君莱东张西望,忽地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待人走近,她才看清……这不是叶京塬吗!!

格老子,冤家路窄。

燕君莱不敢堂堂正正傻站着,不动声色躲在春晴后面,嘴里不停念叨“没看见我没看见我!”

叶京塬缓缓向霍九卿方向走来,二人说了几句话,随后各自散场,叶京塬在霍九卿对面坐下。

“吓我一跳。”

“你现在容貌变了许多,第一面我都不相识。”这个完全就是齐子里功劳。

莫说旁人,就当时燕君莱看着镜子里的热,也觉得陌生。

“我还是小心点为好,你这个大表哥跟猎鹰似的,一双眼睛啥妖魔鬼怪都能看出来,我不放心。”

“你担心的问题太了,皇宫之内,没人敢动我身边的人。”

燕君莱摸摸提起一个人:“秋月?这妮子自己怎么了。”

秋月,不止告状,还威胁她。不想说太多,霍九卿忽地保持沉默,不做解释。

见此,燕君莱觉得无事可文,不追问了。

既然小宫女的身份,还是安安静静找人为好,可别暴露。

这样想着,燕君莱半蹲,躲着对面叶京塬。

“你这是怎么了?”

“还是怕被对面发现。”燕姑娘不知,此时她的动作鬼祟,看着十分像贼。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