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你是女孩子吗?

无法理解高贵人士的生活习惯,反倒觉得这些人或许是有点毛病,燕君莱收起毫不遮掩鄙夷的表情,企图忽悠春晴。

“……以前是以前,现在九……现在太子殿下点名要你进去。”

说完,燕君莱往旁挪一步,让出路。

春晴端端正正站着,微微一笑,一步不动,“小燕姑娘,莫开玩笑,进去之后太子殿下生气,只会罚我们。”

霍九卿如此凶?看着到时和和气气的。

“春晴姑娘,不必惊慌,殿下性格和善。我领你进去,若他真生气,罚我便是。”

不想与燕君莱就这个进去不进去的话题过多纠缠,春晴笑而不语,表明了不进去。

有些好奇春晴如此笃定进不得书房,燕君莱继续哄骗:“嗯?你就不怕不进去,太子殿下罚你?”

“……呵呵。”

春晴忽地无奈傻笑,见此,燕君莱立即转头回书房,一阵儿疾步后,提起裙子就准备踹门,忽地想起处身宫里,她慢慢放下脚,规规矩矩推开门。

守在书房门口的是贴身伺候霍九卿内侍太监,瞪大眼睛盯着燕君莱一举一动,见她放下脚,这才松了一口气。主子嘱咐过,要他看紧这姑娘,如果遇见问题,立即解决。

一进书房,燕君莱一声不吭走到书案下方的台阶上坐下,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又能远离霍九卿这货。

见她板着脸,知道是为何,可他还是故作不知:“好汉,咋了?”

“你,平时是怎么对待那些宫人的?没人愿意进书房伺候你,看来,你的人缘很不好啊。”

“就一般对待,我是主,他们是仆。”只要他愿意,他们的命随时折他手里。

“况且,我不需要好人缘,我只需要敬畏。他日好相见,也只能是和气的江湖。”

霍九卿一番话,不同以往那般浪荡,燕君莱微怔,随即有些惊讶望着他。她对生命同样漠视,指的是仇人,因为病痛、贫瘠、战乱生活在痛苦中的人,可远远抵不过他话语里夹杂的那份漠然,对一切生命没有敬畏。

他一瞬间无情而高贵,看着很陌生,不会低头看一眼脚下普世凡胎。

身为贫苦那等级,燕君莱有些不满,什么也没说,皱眉转开视线。

人有两面,好坏参半。

燕君莱忽地沉默,霍九卿从书中抬起头来,“怎么了?”

燕君莱摇头,啥也不想说,望着空地出神。

霍九卿换个话题聊:“好汉你叫春晴,她怎么说。”

又是一阵沉默,就在他以为燕君莱不会说话时,她微低哑的声音响起。

“打死不进来,我磨了好半天,她说你会怪罪。”

“春晴你骗不过,你别瞧她不爱说话,但打小进宫,聪明得很。”

“瞧出来了,你的东宫除了秋月,谁都很聪明。”燕君莱有意哪壶不开提哪壶,带着别有意味的笑,揶揄霍九卿。

霍九卿不接招,无声微笑,低头继续看书。

“诶,小白脸,那个秋月被你们逮哪里去了?”

她有意观察过,没有看见秋月身影。

不太想告诉燕君莱,霍九卿度量了一会儿,才选择说:“她忘记自己的身份,逾矩了。”

“……然后?”

“然后我让人把她带去乡下,宫里有嬷嬷随行,教了规矩送走。”

“不是回东宫?”

“一个宫女而已,东宫不要不规矩的人。”

不规矩,燕君莱忽然想起自己,于是默默收回大剌剌蹬在台阶上的脚。

不规矩是秋月被送走到理由,但也不全是。燕君莱心想,看看霍九卿,还是挺容忍她的。

“你昨儿不是还在说,没瞧出秋月有啥毛病吗,怎么地今儿又把她清了。”

燕君莱措词极妙,看来有钱人都那么傻。

“哦,那会儿确实是没注意,后来就有注意,发现她真的在瞪你。”

“所以你就把她送走了。”

霍九卿摇头,慢腾腾翻页,一字一句参透着。

“不全是,只是她生出不该有点心思。”

燕君莱侧目,面无表情望着霍九卿,虽然看起来呆呆的,但清楚他所表达的意思。

“是的,你太子殿下身份很诱人。”

有这个身份,谁还看脸,恨不得卖半条命也要凑个数,扩大后宫。

“也不能全这么说……还是有好些人看上我的脸。”

“她们都瞎眼了。”

“……”

……

霍九卿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是下午,那会儿燕君莱正在打瞌睡,她的睡容安静,不打呼噜不流口水。

听见那串脚步声响起又离去,然后是门合上的声音,两人的脚步声和话语声越来越远。燕君莱忽地睁开眼,肆无忌惮四周打量。

书房里全是珍藏的书籍,读书人眼里的宝贝,燕君莱眼里引火好物。

她在思考现今处境,是继续在宫城里待还是离开。

逃之夭夭,肆意横行的江湖,是她一直以来的方向。

于是待霍九卿推开书房的门,第一眼瞧见的就是燕君莱盯着横梁看啊看,简直入定一般,进来人也没反应。

“看啥?有耗子?”

“……宫城里人比耗子还多,有什么稀奇的”说着,燕君莱抬手缓缓指向一个方向:“你看,这只耗子肥,你东宫伙食不错。”

“东宫饭养人嘴,这些小家伙泔水桶里偷吃,都快横着走了。”

“养猫吧!”

“养了,没什么作用。”随即,他继续说道:“这些灰不溜秋的小东西,吃我的喝我的,不记恩反而在东宫找事情。”

“是啊,吃你的喝你的,在你的地盘上拉屎还不收拾。”

“粗鲁!!”

燕君莱毫不客气送他一个白眼,“你自作聪明。”

什么灰不溜秋的耗子,说的就是她吧。难怪燕君莱不爱和有钱人啰嗦,非自作聪明内涵他人,还以为就自己博学多才。

被燕君莱毫不客气点穿,霍九卿尴尬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燕君莱斜视他,由于角度问题,看起来很不耐烦,霍九卿困惑他咋惹到她了。

“我怎么了?”

“你太啰嗦,说话哎拐弯抹角……你是女孩子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