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霍九卿的怪癖

被宫女煽风点火急匆匆来,没待多久,皇后坐着凤撵带着一众宫人风风火火离开。

秋月无比愤恨,阴恻恻盯着燕君莱,如果目光有实体,燕君莱的脑袋肯定破了两个洞。

向来稳得起,她就当不知道这怨恨眼神,瞧着皇后等人离去呆呆张大了嘴巴,心中惊异:暴发户啊,就在自家院子里逛都搞这么大阵仗。瞧她从山上到山下,都是割了茅草当垫子放在屁股底下滑坡下山,连马都没得骑。

习惯使然,霍九卿在众人面前,伸手替燕君莱合上嘴巴:“皇宫那么大,后宫里有点身份的人不会步行,你稍微收敛点,别像个土包子。”

“哦,”燕君莱转头,就对上秋月阴恻恻的眼神,因为愤恨,这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隐隐扭曲。

这是搞毛,瞪她干啥,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她才来半天就站着和霍九卿唠嗑,啥也没做,就被盯上了,莫名其妙。

燕君莱瞟了她一眼,暗自戳了戳霍九卿:“小白脸……太子,你家这丫鬟干嘛瞪我,我就来半天而已,可没招惹到她。”

霍九卿顺着燕君莱示意方向看去,刚好碰到秋月低头,看不清神色如何。

女人,擅长变脸隐藏,一般直性子的男人懂不起。

“应该是你看错了,秋月虽然任性,可你和她不认识,应该不会无故针对你。”

“你低估女人了。”燕君莱瞬间觉得霍九卿是傻子,皇宫里女人勾心斗角,精彩程度堪比狗血戏本子,这小子不可能没见识,傻乎乎觉得女人可爱。

末了,她又补了一句儿,“你太高估女人的气度。”

霍九卿侧目,笑道:“见到不就知道了,没认识你之前,我哪知道世上竟有女孩子比男人还粗犷。”

这话刚说完,燕君莱抬手就准备给他一巴掌……但也只是举着手,又慢慢放下来,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她不是没脑子,清楚霍九卿太子的身份意味着什么,利弊权衡之下,只能收敛。

霍九卿下意识反应是缩头抱脑袋,待燕君莱收回手之后,他贱兮兮笑,无视掉秋月自以为隐蔽,投向燕君莱怨恨的目光。

“嘿,不敢了吧!”

当没听到,燕君莱自若转身离开。

皇宫无人不敬畏,也能压制蛮横的燕君莱。

宫城人心深似海,从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目睹叶家联合叶婳为他铺路所作所为,霍九卿怎会看不出幼稚手段。

……

书房内,霍九卿安静看书,燕君莱闲着无事,坐在书案边的地上,背靠着榻打瞌睡。

她野于江湖,不拘小节,虽然行为豪放了些,如今容颜修改过,只要睡着,那睡颜就和十多岁的女孩一样恬静可爱。

这种生活真是太无聊,燕君莱陪着霍九卿慢腾腾闲逛,要么就是坐大半天习惯了忙碌,她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吸了一下嘴巴里包着的口水,燕君莱含糊不清呢喃,乍一听,还以为她在说梦话。

“小……太子,你打算什么时候安排我出宫。”

“现在风声正紧,你急个什么。”

“那你能不能安排别人来伺候你,我看看你的东宫有什么力气活,是我能帮得上的。”

霍九卿乘着翻页的空挡抬头看了燕君莱一眼,沉默不答。

“秋月,这丫鬟很在意你,也贴心。”

见霍九卿些许不悦,燕君莱慢吞吞改口:“春晴,这姐妹儿靠谱,话又不多。”

“你走吧,我不需要人伺候。”

燕君莱难掩欣喜,“真的!”

霍九卿认输,啪一声合上了书:“我的大哥,你消停一下!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

“……可能是吧。”她犹疑的话语以及略带质疑的态度,无形中伤害到了霍九卿,只见这厮捂着胸口,痛苦欲绝。

燕君莱不冷不淡瞥他一眼,“你,和你表弟卫少均一个德行,惹了祸不晓得收拾。”

霍九卿瞠目结舌,傻傻看着燕君莱,她缓缓说道:“但你们人不坏。”

不知这话是夸人还是安慰,他顿时语无伦次,“额……干嘛拿我和那个混小子相提并论。”

然后,他忽地放下手中书,追问:“……除了人不坏,我就没其他优点可说了吗?”

这个问题有些难答,燕君莱沉思,一句接一句差点没把霍九卿气死。

“……个高?”

“……皮肤白?”

“……家庭条件好?”

“……有钱?”

“……像你娘?额,我的意思是和你娘一样好看。”

霍九卿瞪着燕君莱,没听到上头传来话语声,燕君莱偏头看他,二人默然对视。

一阵沉默后,霍九卿深吸一口气,无力挥了挥手,“你走吧,随便喊个人进来。”

随便喊个人,燕君莱走出书房当真随便喊了个人,是提着花剪修剪花卉的宫女。

“诶,姑娘,太子让你去书房伺候。”

闻言,那小姑娘一愣,看了看周围一脸茫然指着自己。

燕君莱点头,那姑娘摇头:“小燕姑娘你可别逗我了,殿下书房从不让旁人进,更不要人伺候。”

不要人伺候……

燕君莱思考,那她进书房是去干嘛了……打瞌睡?

有那么夸张吗,她刚从里面出来也没发现霍九卿是有那大病的人啊。燕君莱只当小宫女胆怯不敢进去:“那个,那个,那个秋月呢?”

提花剪的宫女笑容呆滞,不作答。

觉察有异,燕君莱瞬间警惕:“有话就说,我不会传第三个人的耳。”

“她被殿下的人带走,不知道去哪里了。”

同样不晓得九卿小白脸搞什么鬼,燕君莱没在这会儿深究,只是继续找进书房伺候的人选:“那,那个春晴呢。”

“在这儿呢,小燕姑娘有何事。”

“……太子,要你去书房伺候。”

“春晴没那么好糊弄,直接摆手:“小燕姑娘你可别玩笑,宫里谁人都知,太子殿下的书房,不喜欢人进出,不需要人伺候。”

燕君莱傻住,那她刚才在书房里是在干啥……究竟是霍九卿有那怪癖,还是这些宫人脑子有坑?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