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无痛胃镜不无痛

这个周末我终于做上了胃镜,这个胃镜,一拖就拖了近10年,如果不是唐叔,我想我还能继续拖着。

每次见到唐叔,他都会问一下我的病情,但是上次见面他没有问我,而是问我要了医保卡,然后直接给我预约了胃镜。

他说,还是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放心一点,他知道我害怕这种检查,给我约的是无痛胃镜。

做检查的医生建议我说,反正都打全麻了,干脆把肠镜也做一下。

我斟酌了一下,确实有道理,反正麻药都打了,一举两得嘛。

不过,所谓“无痛”,并非毫无痛苦,检查之前,我喝了医院开的500ml甘露醇,兑了水,足足一脸盆,以前交待病人喝的时候,觉得喝甘露醇清理肠道,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但轮到自己喝的时候,才终于体会到,病人的痛苦。

那个味道其实不苦,但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喝到还剩下三分一的时候,实在是恶心得喝不下去,只能一边哭一边逼着自己往下灌,像个被赐了毒酒的妃子。

程英桀说,他在隔壁都能听见我在鬼哭狼嚎,接踵而来的就是,频繁地腹泻。

经历了这些之后,我终于做上了检查,但躺上检查台的那一刻,我居然紧张了。

我一个学医的,惧怕这种检查,想想实在丢脸,况且当时省省就在我旁边。

省省那天是前半夜的班,为了陪我做检查,下午就过来了,内镜中心的护士长认识省省,算是托了一点关系,走了后门,允许省省进来陪我。

省省安慰我说:打了全麻的检查,其实就是,眼睛一闭一睁,就完事了,完全不用紧张。

但是那一刻,我害怕的,恰恰就是闭上眼睛,如果不打全麻,我就能醒着,醒着就能随时知道进行到哪一步了。

我现在的恐惧,大概就是来自,对未知的恐惧。

然后麻醉师打开一支丙泊酚,那一声掰开安瓿清脆的声响,一下子加剧了我的紧张,注射器接上我手上留置针的三通管,像牛奶一样的药物,缓缓流淌进我的血管,我想很努力地保持清醒,但很快就睡过去了。

在手术室的时候,我听麻醉师说过,酒量好的人,比较不容易被麻倒,我忽然有点羡慕程英桀,他酒量好,一定能扛很久。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先试着在心里数数,然后试着做一些简单的运算,发现都没有问题以后,我终于放心了,身体脱离大脑掌控的感觉,一点都不好。

检查结果,和我想的差不多,就是溃疡,胃溃疡加十二指肠溃疡,总之,我的胃肠系统,千疮百孔。

回来以后,我就一直躺在床上,我从来都没有感觉这么虚弱过,时不时地还能感觉到一阵阵的眩晕,晚饭也没什么胃口,早早地就睡了,然后迷迷糊糊的,我竟然看到了李宥。

他就在我的房间,我的眼前,离我很近很近,他好像给我买了东西,但到底给我买了什么,我看不清。

因为他一直背对着我,一件一件地在往我的柜子上摆着什么,摆完之后,又蹲下来,以我的身高量了量,可能觉得我够不到,又一件一件拿下来,往下一格摆。

“李宥...”

他好像听到了我在叫他,走过来,搬了凳子,坐在我床边,看着我说:“想睡就睡吧。”

我好像又回到了高中那个时候,我在安冉和省省的二人寝,我躺在安冉的床上,李宥坐在我旁边,一切都是最初的样子。

但是很快,我的意识就变得清醒起来,我在2018,他不是李宥。

我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又是一阵眩晕。

他说:“你还是躺下吧,要什么,我去拿。”

我完全清醒过来,这是任然。

“你怎么进来的?”

我门口是指纹锁,还有密码,指纹只有我、茧茧和程英桀的,密码只有我和程英桀知道。

我的房子很小,我确定程英桀没回来,那他怎么可能进得来?

“我输密码进来的。”他说。

“你怎么知道密码?”

他愣了愣:“我猜的,我按过门铃,你没听见,就只能碰碰运气,试试看了。”

我的密码很简单,0707,我的农历生日,密码太复杂我记不住,密码太多,我也记不住,所以手机密码开锁密码,我用的都是这个,但如果要盲猜,排列组合,应该也很难猜对。

他的运气,也太好了。

“你找我...有事?”

现在是周末,他能来家里找我,除非是急事。

他把粥放到我的床头柜上,说:“没事,我就是,听茧茧说,你今天做胃镜了,给你带了点吃的,干粮和水果,我给你放在柜子上了,趁热先把粥喝了吧。”

“任然!”

“怎么了?”

你真的,是任然吗?为什么你做的这些事情,都那么像李宥。

我很努力地克制住,转而问他:“你...看过心理医生了吗?”

我做胃镜之前,接到了小雅的电话,她说,我有一个学生怀疑自己有抑郁症,找她咨询了。

我说,我知道。

她说,这个学生很...执着,他在单海当地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检查结果,她看了,初步判断,都没有问题,但他还是坚持要求面谈,她拒绝不了,答应了。

他趁着周末,去了一趟北京,一个人,没有家长陪同,她给他做了详细的诊断,结果也是,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我可以理解梁江叔远的事情,对他们造成的负面影响,但一个一点抑郁倾向都没有的孩子,为什么会如此执着地怀疑自己有抑郁症,甚至不惜千里迢迢,跑到北京求证。

“嗯,看过了,没什么事,谢谢元老师给我介绍的医生。”

“不用谢,没事就好。”

虽然他没事,我应该替他高兴,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感觉,他检查出来自己没病,反而不高兴。

然后他帮我把粥打开,忽然看见我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只手表,一脸严肃地拿起来。

那只手表,就是我上高中的时候,李宥送给我的。

后来,他高考,又问我借回去,说要带进考场看时间,再后来,就再也没还给我。

我没想到,我在2018年,在这个根本就没有李宥的时空,竟然还能见到这只手表。

我有感觉,这只表,会是一个找到李宥的重要线索。

但他拿着表,明显很欣喜但又克制的样子,我忐忑地问他:“任然,能把表,留给我吗?”

因为这只表,是毛毳给我的。

在体育课冲突事件发生不久之后,他就找到我,把这只表,给了我。

我问他:表是哪里来的?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让我把它,转交给我的学生。

我问他:哪个学生?

他说:就是在德育处见到的,那个打领带的学生。

除了受伤之后第一天来学校,任然是打扮得花里胡哨的,后来,他就开始穿校服衬衫了,而且穿得很正,还打了领带,半温莎结,这样,他就跟李宥,更像了。

我几乎可以确定,那天,毛毳见到任然,惊慌失措的表现,一定跟这只手表有关,但我想了很久,也没办法理清这其中的逻辑,总觉得还缺了一些线索。

他把表放回到我的床头柜,茫然道:“当...当然,可以。”

任然的表现,让我更加疑惑,他似乎,对这只表本来是属于他的,丝毫不知情。

虽然我一时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表会属于他,后又为什么会被毛毳拿走。

“任然,你认识毛毳吗?”

他想了想,没底气地说:“不...认识。”

“到底认不认识?”我追问。

他茫然地摇头,我知道,在他这里,应该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我说:“谢谢你的粥,我等下会喝的,你先回去吧。”

他又看了看我的表,说:“这表好像慢了。”

它现在只比准确的时间,慢了一点点,但它会越走越慢,以后只会更慢。

我说:“没关系,慢点挺好的。”

慢点,会给我一种错觉,我的时间在变多。

然后我就听见门外一连串输密码的声音,我知道是程英桀回来了,但不知怎么的,我竟然有些慌张。

“你去厕所。”

“为什么?”

“躲一下。”

“我为什么要躲?”

然后程英桀就进来了,他拎着大袋小袋到我房间门口,看到我们,忽然就掉了一个袋子在地上,任然过去就要帮他捡,他干脆把所有袋子都丢地上,然后上来就暴力地把他,按在墙角。

“你...怎么会在这?!”

看来,我让他躲一下,不是我多虑。

自从上次,程英桀来医院接我们,他两在车上辩驳之后,程英桀就一直跟我说,他觉得这个学生,不对劲,让我跟他保持距离。

可是,他明明都已经不记得李宥了,他为什么还会觉得,他不对劲。

“你先放开我。”

“不放。”

然后他忽然凑近程英桀的脸:“那你想,对我做什么?”

程英桀往旁边躲了一下,手就松了。

任然脱离了程英桀的魔爪,又开始嬉皮笑脸:“老程,元老师是我班主任,她生病了,我不该来看她吗?”

程英桀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放在我柜子上,不客气地说:“看完了吗?看完了,可以走了吧。”

我说:“他是要打算走了,要么,你帮我送一下。”

程英桀几乎是把他撵出去的:“行,我开车送你。”

任然挣开他,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我今晚,不打算走了。”

“不走?不走,你住哪?”

“我就住这,元老师刚做完胃镜,需要人照顾。”

“需要人照顾,也不需要你,我会照顾的,你快走吧。”

“那你住哪?”

“我住对面啊。”

“住对面怎么照顾?”

程英桀无奈:“那我住这,我住这儿,可以了吧?”

任然忽然就急了:“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

“我住这,你住对面。”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总是见面就掐,明明之前茧茧说,程英桀在家,还总夸任然的,现在这是怎么了。

我从床上下来的时候,明显感觉有点头重脚轻,脚下是踩棉花的感觉,只能扶着墙,走到外面,打发他们两:“我不需要照顾,谁都不用留下,等下我就睡了,你们都回去。”

然后他们就一致对外:“不行!”

最后还是程英桀妥协了,对任然说:“这样吧,你什么都没带,咱两身材差不多,你去我那边,洗完澡,穿我的衣服,躺我床上睡,我在这睡,可以了吗?”

我偷偷提醒程英桀:“你那里还有茧茧啊,你放心,让他去你那睡?”

程英桀这才恍然大悟,最后我们一起吃了程英桀带回来的外卖,当然我只喝了任然带的粥,然后他两一起在我客厅里,打地铺睡了一晚。

这样的安排,挺好的,程英桀有黑暗恐惧症,他一个人在我客厅里睡,一整个晚上都会开着灯,现在有任然一起,他终于肯关灯了,倒是省了我不少电。

晚上我出来倒水,他们这样躺在一起,真的好像当年的李宥和程英桀,他们以前一起睡,应该就是这样的画面吧。

只是他,终究不是李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