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又酸又菜又多余

南羽昆家里的那位过来的时候,我一连喝了三杯水来平复心情,因为他家里的那位就是...文郁辰。

我刚刚竟然丝毫没往这方面想,那个和南羽昆结婚的不幸姑娘,那个让南羽昆不敢单独和女生在外面吃饭的家里那位,会是文郁辰。

南羽昆帮她把凳子摆正,拉她坐下,然后满眼柔情地看着她,说:“我介绍一下...”

介绍个屁,我不认识文郁辰吗?

“这是我的夫人,文郁辰。”

我忽然泛起一阵恶心,这还没开吃,我就已经饱了。

“你好,学姐,我南羽昆的小学同学,也是你们高中时的学妹,比你们低一届,我叫元尹。”

其实,我有心理准备,自从在程英桀那里得知,这个时空的李佐,是不认识我的,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时空的文郁辰,不认识我的事实。

她大概没想到我这么主动,有点拘谨地伸出手说:“你好,学妹。”

我握住她的手的时候,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种感觉竟然比我在急诊室醒来,更强烈。

文郁辰真的嫁给南羽昆了,南羽昆终于如愿以偿了,明明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这个别人还是南羽昆,我居然都快热泪盈眶了。

然后南羽昆站起来,把文郁辰的手,从我手里,拽过去说:“可以点菜了。”

我发现,其实点菜是个技术活,多学多看多实践,其实也没什么难的,我点完之后,南羽昆扫了一眼菜单,应该还算满意,紧接着又补了一句说:“再加一个黄喉吧,我太太喜欢。”

我似乎又闻到了解剖课上,戴着两层口罩,都能闻到的血腥味儿,但凡不是看在他今天帮了我忙的份上,我都想跟他普及猪心大动脉的知识。

“行,学姐喜欢就好。”

文郁辰和李宥一样,也有饭前擦桌子的习惯,拿着纸巾边擦边问我:“学妹...元尹,你现在在哪里上班啊?”

我说:“单海中学。”

她就一脸羡慕地说:“当老师好啊,寒假暑假,假期多。”

南羽昆说,他们研究生毕业之后,文郁辰本来是想留在北京发展的,但南羽昆考上了单海的检察官,她就跟着一起回来了,我没想到,高中时,对南羽昆爱答不理的文郁辰,竟然会为了南羽昆,做这么大的牺牲,果然陷入爱情的女人,是会变的。

文郁辰现在在我们当地最大的一家上市公司,当市场总监,高中的时候,她妈妈其实是希望她当老师的,但她不喜欢这种稳定而没有挑战性的工作。

我说:“热爱才是最重要的,做喜欢的事情,每一天都在休假。”

她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开始擦南羽昆面前的桌子,过了一会儿,抬起头,随意地问我:“现在单海中学的学生乖吗?有没有早恋的?”

我不禁笑了:“跟你们一样吗?”

然后她就摆摆手,害羞起来,否认道:“我们高中那会儿,真不是。”

南羽昆就跟着附议:“高中那会儿,我们的心里,都只有学习,那会儿,她可能就光想着怎么超过我吧,无暇顾及其他。”

怎么会?文郁辰除了想超过你,明明还顾得上李宥啊。

“是啊,那时看你背政治,我还跟着背呢,什么都想跟你比个高下,但是,什么都没比过你。”她说这些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幸福的微笑。

南羽昆就很宠溺地说:“你有比过我啊,化学竞赛,你不就拿到国赛一等奖了吗?”

“那是你让我的,不算。”

我到底为什么要跟这两一起吃饭啊,我是来,看他们秀恩爱吗?还是如此高阶的秀恩爱。

我说:“老板娘,给我这来份酸菜鱼。”

南羽昆就不解地问我:“哪有人吃火锅,还加点酸菜鱼的啊。”

“有,我就喜欢。”

因为我,此刻,又酸又菜又多余。

南羽昆把文郁辰擦桌子的纸巾都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我退出化学竞赛,真的不是为了让你。”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南羽昆说过,他就是单纯地更喜欢物理,所以物理化学之间,他选择了物理。

只是在文郁辰的心里,可能还是觉得南羽昆在让她,这大概就是,甜蜜的负担吧。

按这样说,他们高中的时候,确实没有早恋,而是上大学之后,才慢慢走到了一起。

那李宥呢?她没有和南羽昆在一起,是因为李宥吗?

我迫不及待地问她:“学姐,那你高中的时候,有喜欢的男生吗?”

南羽昆立马就拉下脸:“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还有比我更优秀的男人吗?”

有。

我战战兢兢地问他:“南羽昆,你高中时的同桌,你还有联系吗?”

他满脸疑惑地问我:“你问这个干嘛?”

文郁辰接上他的话跟我说:“元尹,你别在意啊,他高中的时候,傲娇又孤僻,跟谁坐,都觉得被影响,所以他一直一个人一桌。”

怎么会?南羽昆明明在那个梦里,在我来2018之前的那个2018里,跟我说起过李宥的。

“南羽昆,你还记得你有一个朋友,叫...李宥吗?”我最后问他。

他想都没想,就回答我:“没有,我的朋友,就没有姓李的。”

老板娘把酸菜鱼端上来的时候,里面的花椒随着热气,一起熏进眼睛里,又辣又烫,刺激得眼睛特别难受。

南羽昆把盘子往自己那边挪了挪说:“吃不了辣,消受不起,就别吃了。”

谁说我吃不了,我很喜欢,消受不起,也喜欢。

干千壹和粉粉一起扶我到医务室,挂上水之后,竟然特别八卦地问我:“元老师,我们那天在检察院遇到的那个...学长,是你男朋友吗?又高又帅,看起来,也很有钱。”

我说:“不仅如此,人家还很聪明,我们那一届的第一名,但是,他结婚了。”

然后她就一脸失望地叹息:“那可惜了,不然,元老师你就可以上啊。”

没什么可惜的,南羽昆这款,我才消受不起。

“不过,元老师,没关系,你继续加油就是了。”

我很感谢她的鼓励,但是,我现在连继续加油的目标也没有,我要怎么加油?

挂完水之后,我就基本上没什么事了,恢复战斗力的感觉真好。

下午上完课,正好晚上也没有晚自修驻班,我整理好东西,拎上包,踏出办公室,脚步就轻快得像个今天没被留作业的小学生,勤勤恳恳地上班,我终于实现了,说走就走的下班。

不过事实是,就算早点回家,也是早点回家备课,换个地方工作而已。

大概是前一天夜里熬得太晚,今天早上出门上班时,忽然一阵头晕,就没敢开车出来,所以下午还得走回去,虽然我住得离学校并不远,但走起来,也不近。

然后一出校门,就看到程英桀坐在车里,朝我按喇叭,这货竟然会接我下班,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梁江叔远出事以后,我问过程英桀,记不记得程英颂婚礼那天,在求是楼楼道上,遇到的那个夸他长得像韩国明星的女生。

他说:当然记得。

这就完全证实了,我2013年的那个梦,就是实实在在发生在2018年的真实事件。

他问我:怎么了?

我说:你那天见到的,是她的最后一面。

他问我:你还记得,那天,我说过,我们还能,一起...

程英桀不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是,他哽咽了。

那个梦里,那天,他跟我说,我们还能,一起看日落,真好。

我知道,他强调的是“还能一起”,因为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或生离或死别。

程英桀跟李佐分手之后,把上海的咨询公司转给了他的大学同学,然后回到单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他大概是继承了父母的优良基因,不管做什么生意,都能经营得很好。

也正因为生意好,他平时很忙,我觉得就算他有了女朋友,也不见得会去接她下班,但是他来接我下班了。

我说:“你不用来接我,我自己有车,再说,回家也没几步路。”

然后,他帮我开了副驾驶的车门,说:“过意不去的话,下次,换你接我,我上班远,需要人接。”

我答应了。

但是他并没有载我回家,而是非要带我去几十公里外的农场,摘桔子。

我说:我不去,我要回家备课。

他就骂我:要工作不要命,早晚死在讲台上。

估计是茧茧跟他说了,我犯胃病的事,而我这次发病,的确跟过度劳累有关,既然他铁了心,要带我去郊游,于是我就妥协了。

事实上,他也真的就是带我来郊游的,因为橘子才摘了三只,他就嫌麻烦,不想摘了。

但是,我想摘,因为我想带回去,分给学生吃,尤其是粉粉,她很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

程英桀边帮我摘边抱怨:“你这不,还是在工作吗?变相的工作,脑力劳动,变成体力劳动了。”

但我劳动得很快乐。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