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南检察官

因为代理了达子班的班主任,于是我就成了两个班的班主任,宋沓说,我是能者多劳。

我说,我这就是懒人挑重担,因为对业务不熟悉,备课需要花很长时间,白天一直有班级事情需要处理,每天就需要熬更久的夜了。

可能是劳累过度,昨晚一点胃口都没有,和程英桀一起吃饭,最难受的就是,他会和我妈一样,一直逼着我多吃点。

我跟他说:晚饭吃4分饱,就行了。

他问我:为什么是4分。

我说:还有6分,要留着吃夜宵。

于是,昨天晚上,他硬是等到一点钟,给我叫了一份酸菜鱼。

当然,这是我要求的,因为我现在吃什么,都没有味道,只有在重口味的刺激下,才能稍微有点胃口。

他本来是不同意的,怕我吃完犯病,我说微辣的没问题,他最后勉为其难,答应了。

然后,今天早上,我就犯病了。

早上第一节课之后,疼痛就达到了一个峰值,我根本没办法继续工作,只能趴在桌子上,在心中呐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结果疼痛真的越来越猛烈,而办公室的老师都去上课了,我连求救信号,都发不出,好在这时,石蕊正好进来交作业。

石蕊是我的课代表,一个身高不到1.5,讲话还保留着最纯真的童声,长得也像小学生的小女生,因为很喜欢吃酸的东西,石蕊遇酸变粉色,同学们都叫她粉粉。

我很喜欢粉色,也很喜欢石蕊。

每天的这个时候,她都会准时收齐全班的作业,然后一个人抱着一堆,比她上半身还高的作业,气喘吁吁到我办公室,如果我不在,她还会给我留一张小纸条。

有时候,她会说:元老师,改作业的时候,也要有中场休息,眺望远方是个不错的办法。

有时候,看到别班的作业,交得比她早,她就调皮地让我走个后门,先改她收的作业。

我抬头虚弱地看向她,她就急得把那堆作业,直接丢在了门口,跑过来,趴在我膝盖上,带着哭腔问我:“元老师,你怎么了?”

我尽量不让她觉得,我病得很重,攒起最后一点力气,跟她说:“粉粉,你能扶我,去医务室吗?”

我本来觉得,我的身材算矮小的,但是当我挂在她的肩膀上,我有一种感觉,只要稍稍用力,随时都可能把她压垮。

虽然她一直强调,她连一个班的作业都扛得动,背我都没问题的,但我还是下不去手,可不压在她身上,我确实走不了。

好在这时,干千壹来了,干千壹是模拟法庭社的干事,过来交周末的调研报告的。

上周末,宋沓本来要带着模拟法庭社的几个核心干事,去单海市人民法院开展研学调研的,但临时接到通知,教研组长要开会,就打电话过来,让我替他带队。

我没有研学带队的经验,但宋沓一点都不担心,说资料干千壹会带过来的,问题都拟好了,我只要按照提纲来,就可以了。

干千壹确实很能干,我甚至觉得,我都不是来带队的,而是来学习的。

人民法院一行很顺利,接待的助理法官很热情,我们拟好的问题,都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但是临走时,干千壹又忽然提议说:“元老师,检察院就在隔壁,下一期模拟法庭的案件,我还有几个问题,不太清楚,我们能去检察院,也研学一下吗?”

其他同学也热情高涨,纷纷表示想去,这可难倒我了,人民法院的研学活动,是宋沓以学校的名义联系的。

虽然,单海中学的口碑很好,社会各界对单海中学的学生和活动,都很支持。

但是检察院,我们事先没有联系过,我也没有带相关证件,我没有把握,现在这样冒昧地过去,能得到他们满意的结果。

“试试吧,元老师。”

我不忍心拒绝他们,那就试试吧。

不过刚到门口,我们就被拦下来了,检察院的门卫和单海中学的门卫一样,办事很严谨,没有相关手续,连门口也进不去。

我看得出来,他们挺失落的,但我的确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正当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干千壹说:“元老师,好像有人叫你。”

我循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门口停下来一辆黑色奔驰,然后车门一开,下来的,竟是南羽昆。

他穿着一整套检察院的制服,拎着黑色的皮质公文包,胸前还别着检察院徽,虽然这么描述,可能不太恰当,但这样的南羽昆,看起来,真的挺人模狗样的。

我没想到,南羽昆这个北京大学核物理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真的回到单海这个十八线小城,当了一名检察官。

“你来这干嘛?”

他说话,还是那么生硬得令人生气,但我已经习惯了,我示意干千壹把我们的来意,一五一十地跟他说。

然后他就跟门卫说:“师傅,我朋友,来找我的。”

刚刚还特别严谨高冷的门卫师傅,马上就热情起来:“原来是南检察官的朋友,进去吧。”

“那是我爸,不是我。”南羽昆纠正道。

门卫师傅有点下不了台,改口道:“南助理检察官,一样的一样的。”

这时,一个和南羽昆一样,穿着检察院制服的男人,从检察院的车上下来,他的身高,比南羽昆还高,眉宇间显露着器宇轩昂,虽然眼睛里满是红血丝,但丝毫没有给人无精打采的感觉。

他从门口进来,门卫师傅马上起立问好:“南检察官回来了。”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南检察官,南羽昆的爸爸。

南羽昆的气质其实很好,在人群中是属于一眼能认出来的那种,但和他爸爸站在一起,竟显得有些羸弱,南检察官的气场太强大了。

他朝门卫点头回礼,然后一点面子都不给南羽昆留地说:“他离检察官的标准,确实差远了。”

南羽昆也不甘示弱:“标准,也不是你说了算。”

南检察官撇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我们,交待门卫说:“一定要按规矩办事。”

我有预感,今天检察院的研学活动,肯定是没法进行了,领导都说了,按规矩办事,意思显然就是,即便是南羽昆,也走不了这个后门。

“按什么规矩?师傅,听我的,让他们进来。”

“我在这,还没有你说话的份。”他顿了顿,又继续居高临下地跟他说,“还有,如果规矩不清楚,回去把工作章程,抄两遍。”

“封建大家长!”南羽昆对着他的背影骂了一句,再一次跟门卫说,“今天,我同学必须进去,有什么事,我负责。”

我没想到,南羽昆竟然会这么仗义地帮我,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仅帮我进门,而且还一帮到底,带着我们到他办公室,然后很耐心地一一解答了学生们带来的问题。

也许他是出于同是单海中学的情谊,也许他今天真的只是闲着没事干,或者就是想跟他爸爸较劲,但无论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我的目的都达到了,我很感激他。

结束之后,我送走学生,邀请他:“南羽昆,我请你吃饭吧。”

然后他就一如既往地开始摆谱:“你请我,我就一定要去吗?我应酬很多的,不是谁的面子,我都要给的。”

其实,我请南羽昆吃饭,是还有一件事,想跟他确认。

如果,我在2013年最后做的那个梦,就是我穿越到2018年之前,刚刚发生的事,那南羽昆可能就是唯一记得李宥的人,因为只有他,在程英颂的婚礼上,明确跟我提到了李宥。

我耐着性子,软磨硬泡:“是是是,我知道,南检察官,很忙...”

他忽然生气地打断我说:“元尹,我说话你听不懂是吗?我说了,那是我爸,不是我。”

李宥说过,南羽昆其实很崇拜他爸爸,这至少是他那么执着地,想当检察官的原因之一。

但从刚刚来看,南羽昆和他爸爸,并不是惺惺相惜志同道合的父子,更像是,典型的中国式父子,南羽昆在很多方面,并不赞成他爸爸的观点,他爸爸更是对他处处挑剔苛责,工作上常常针芒相对,谁也不服谁。

这是我刚刚送学生出去的时候,听门卫师傅说的。

虽然我知道,我出口快的这个称呼,真的让南羽昆生气了,但他是南羽昆,我绝不能低声下气,不然他更容易摆谱,所以我尽可能地趾高气扬:“南羽昆,你就说吧,能不能,看在我们昔日的情分上,赏个脸,给个机会,让我请你吃饭。”

“不行!”

这个拒绝方式...很南羽昆,他从来不会主动说为什么不行,他只会说,不行。

但我不会放弃的,继续没脾气地问他:“为什么不行?”

“我有家规。”

我惊愕:“什么家规?”

“晚饭必须回家吃,尤其不能和女人,单独在外面吃,不然,我们家的那位,会不高兴。”

我被他逗笑,原来他是这样的南羽昆。

这么说,南羽昆已经结婚了,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这么不幸,嫁给了南羽昆。

我说:“那就叫出来,一起吃,不就好了。”

他想了想,说:“那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

“等一下,先说好,去哪吃?档次太低的不行,川菜不行,路边摊,绝对不行。”

南羽昆这个爱摆谱的毛病,真的是长那么大了,还改不了,我得帮帮他。

我说:“就我们校门口的那家,围城火锅店。”

完全符合档次低,川菜,路边摊,三个条件。

然后他就爽快地答应了:“那就这家。”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