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他来了

晚上,我回到公寓,把带回来的班级档案和任教班级的情况,都全面地研究了一遍,但学生实在太多,我没有把握完全记住,就算都记住了,实践的时候,也不一定能把名字和人对得起来。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我又重新温故了一遍,我忽然发现,教师了解学生,远比医生了解病人,要难得多,不仅要了解表面的“病症”,思想动态、家庭情况,方方面面,都要深入了解,缺一不可。

因为昨天熬得实在太晚,今天就起晚了,紧赶慢赶,算是赶上了,上班打卡的时间。

所以,宋沓、达子,我真的不是堕落,我只是晚上工作得太晚,其实我睡得一点也不多。

以前,总以为:早睡早起身体好,是一句口号。

现在,才发现,那是三个愿望啊。

因为熬夜,今天起床,就没什么胃口,但没吃早饭,胃就抗议了,我了解它,赶紧泡了一杯水果麦片,优待它,然后匆匆赶到教室上课。

经历了昨天的兵荒马乱,今天好像要从容一些,但是我刚开始上课没多久,任然就回来了。

虽然现在已经新学期开学一个多月,学生之间也基本上都已经熟悉,但他从窗口经过的时候,班里还是有好些女生,在下面窃窃私语,感叹:“好帅。”其中,就包括了茧茧。

茧茧是真的很喜欢李宥这张脸,以前是励志长大后一定要嫁给老李,现在是看到任然,恨不得整个眼睛都长他身上。

平心而论,如果他是李宥,我还是高中生元尹,我也会觉得好帅,但是我现在是元老师,他是任然,我只觉得头疼。

昨天看到他的月考成绩,每一科都是倒数,不禁让人感叹,同一张脸之下,竟有着如此不一样的脑子,如果是李宥,是绝不会允许自己的成绩这样的。

更过分的是,他经过窗口的时候,不管冲谁,他都笑,尤其是女生。

更更过分的是,作为学生,回校上课,他不穿校服,还烫了个头,打扮得花里胡哨,虽然的确很好看,但这就不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样子。

我一阵心痛,那个追在我自行车后面跑,虎虎生威的小神兽任然,怎么就长残了呢?

当然,长残的不是表,而是里。

我深感,有生如此,我这个班主任,往后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然后,他就把书包从左肩滑落到手腕上,站没站相地靠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我放下课本,走到门口,阳光照在他的侧脸上,耳朵上那个亮闪闪的耳钉,闪得我一阵眩晕。

我说:“进来之前,把你耳朵上那个亮闪闪的东西取下来。”

其实,他的很多表现,都和年轻时候的程英桀很像,比如说话很欠,比如好像是身高太高的原因,总给人一种站不直的感觉,也比如喜欢在耳朵上带亮闪闪的耳钉。

然后他就把头低下来,低到我面前,很无赖地说:“那麻烦元老师帮我一下,我看不见。”

还好我对这事儿有经验,我学着胡南实的样子,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说:“我觉得,可能不太好拿,要不我去化学实验室,借点试剂过来,擦一擦...”

然后他就一把抠下来了,和当年的程英桀一模一样,但他的动作没有程英桀那么熟练,看来并不常戴,抠下来之后,耳垂就红了一大片。

他的座位,在茧茧的后面,和陈酒香隔了一条过道。

我本以为,他这样的学生,应该是不会想要好好学习的,至少不会想要好好听政治课,但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坐下来之后,竟然打开课本,拿出笔开始记笔记,一点都不像,月考政治成绩,才48分的样子。

但是他记笔记,用的还是左手,虽然我刚刚观察过他的右手,已经没有大碍了,而且他用的,还是钢笔。

他抬头的瞬间,刚好跟我视线对上,眼神里竟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忧郁和莫名的脆弱感,这样的眼神,分明就是李宥。

我现在回想起来,李宥之所以会常常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那样的眼神,大概跟他的抑郁症有关。

但为什么,任然也会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然后他立刻就把笔从左手换到右手,又冲我笑了笑,这个笑很任然,但是当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瞥了一眼他记的笔记,那个字迹,又分明就是李宥的字迹。

见字如面,即便他长得不像李宥,光看这手字,我也能认定,他就是李宥,更何况他这张脸,确实是李宥的脸。

但是,他不是,每个人都告诉我,他不是李宥。

他抬头小声问我:“元老师,是哪里有问题吗?”

我小声回他:“没有,你写得很好,下次记笔记,还是不要用钢笔了,写得慢。”

其实他用钢笔写字,一点都不慢,李宥也是。

他点点头,又继续写。

也许是刚从学生时代过来,才更加懂学生时代的他们,所以下课铃声一响,我立刻就宣布下课了,因为早点吃上饭,一整天的幸福感都会得到提升。

我们现在是高一8班,靠近竹园,没有离食堂最近那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唯有早点放学,才能抢占先机。

陈酒香在经过讲台时,雀跃地跟我说了一句:“元老师,你这两天,很不一样。”然后就飞出了教室。

所以,很不一样的意思是:我以前是很喜欢拖堂,很灭绝师太吗?

当我捧着课本和教案走出教室的时候,一个女生正拿着一个袋子,焦虑又娇羞地等在门口,袋子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着,但还是包不住渗人的香味,像是西栅栏外面卖的牛肉饭。

我往教室里看了看,教室里没走的,只剩下任然了。

女生长得很像文郁辰,身材很修长,清纯中带点可爱,我想了想,她好像就是达子他们班的第一名,叫邢冰乐。

我和达子搭班,我8班达子7班,只是7班的学生,我接触的少,很多学生,印象都不深刻。

然后,她抓紧袋子,很礼貌地鞠了一躬说:“元老师好。”

在这个校园里,好像永远都能找到一个李宥,也永远都会有一个文郁辰。

没有人可以永远停留在青春岁月里,但总有人正青春。

我说:“等任然吧,他还有最后一点笔记没做好,你再等他一下。”

她抬头,似乎有点难以置信,我没有过问她手里拿的是什么,然后很感激地点点头说:“好。”

然后,任然就出来了,她看他的时候,眼睛里是有光的,正如当年的文郁辰看李宥的那个眼神。

青春岁月里的那些单纯的喜欢,是藏不住的。

但是任然看她的眼神,却很陌生,像是第一次见面,生疏地问:“你找我?有事儿?”

然后她摇摇头,转身就走了,带着隔着好几层袋子,还往外冒香气的牛肉饭,走了。

我问他:“你不认识她吗?”

他想了想说:“认识,初中同学。”

但是,既然是初中同学,他为什么要思考,要迟疑?

我说:“她给你送了东西。”

他回头看,她已经进了7班教室:“不是给我送的,她自己吃。”

他都没看见,她给他送了东西,又怎么知道是吃的?还知道她是自己吃的?

“元老师,我请你吃饭吧。”

我心里一怔,现在的学生和老师之间,都这么没有距离感吗?他竟然敢跟老师一起吃饭。

我婉拒:“怎么能让小孩,请我吃饭。”

他就立刻接下去“那你请我。”

我拿他没办法:“那你给我一个理由。”

他就倚在门框上,轻巧地说:“你请我吃饭,我期中考试,政治上80分,总分进年级前100名,怎么样?”

不是我不相信他,只是他上次月考的总分排名,是1300多名,其实他现在只要说,考进前1000名,我就可以信他,而且请他吃这个饭了,但他偏偏要少说个零。

我说:“你的成绩,是乘着直升飞机,直线上升的吗?”

他听到直升飞机,眼睛一亮,然后问我:“万一我真的可以,飞上天呢?”

他的眼神很坚定,好像有一种魔力,让人不得不相信,他就是可以创造从1300 名直接考进前100名的奇迹。

虽然这种奇迹,我上学的时候,还没遇见过,这种几率,大概就跟一夜暴富差不多。

“那走吧。”

我把课本和教案都放回到讲台桌上,然后带他吃这顿,靠信口雌黄得来的饭。

我没有问他想吃什么,就下意识地按照我的习惯点了,而我的习惯,其实就是按照李宥的口味,给他点的。

好在,也都挺符合他的口味,至少,他没有提出异议,当然,也可能是碍于,我这个老师的面子,他不敢有异议。

但是我给他打的那碗汤,他一直都没动,我试探着问他:“你为什么不喝汤...是因为汤里,有洗洁精的味道吗?”

他笑了笑说:“元老师,你知道洗洁精是什么味道?你尝过啊?”

我没有,但是李宥尝过。

我摇摇头,问他:“你手现在没事了吧?”

他就把筷子从左手换到右手,说:“没事了,就是我妈,还是不放心,让我右手少动。”

确实还是应该少动,他右手无论是拿筷子还是拿笔,好像都不如左手顺手,总是僵着,可能是伤,还没好利索的原因。

“那还是少动吧,对了,警察那边有消息了吗?砍伤你的人找到了吗?”

“没有,不过,不重要了,我也就是小伤,找到了,最多教育几句,也就放了。”他顿了顿,忽然很认真地跟我说,“元老师,我答应过你,不会当着你的面打架,当然,背着你,也不会,你放心吧,这次...我真的就是见义勇为。”

我心里一暖,当初在急诊,我第一次见到他,我把他当成李宥之后,其实,我想说的是:你答应我,不会当着我的面...跳楼的,割腕也不行。

还好,我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全,还好,我和他之间,还有这样的约定。

“嗯,那就好。”

他忽然把自己盘子里的糖醋排骨,夹了一块给我说:“元老师,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他这么好学,连吃饭都要问问题,我忽然对他,就有了信心,但是我对我自己,没有信心。

万一他问的问题,我答不上来,岂不是很难堪,这是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担忧的问题,只要有学生过来问我问题,我都很害怕我答不上来,答疑和上课不一样,至少上课,我可以提前准备。

“你说。”我战战兢兢地等待他的问题。

然而,他只是问我:“那天,你说我长得像谁?”

他怎么还记得这事?

不过,这个问题,还真的把我问倒了,因为我也不能说,他长得像李宥,一个只有我知道的人。

没想到他竟然不依不饶:“像你前男友吗?”

我差点一口饭,喷他脸上。

他竟然还更来劲了:“还真是啊?他...他是你高中同学吗?”

我说:“你是长得,跟我高中的一个学长很像,不过,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很要好的普通朋友。”

在他面前,我必须做出一个老师的样子来,我要给他一个印象,我和李宥,就是纯洁的友谊,我没有早恋,连暗恋也不是。

“那你...单方面,喜欢过他吗?我是说...暗恋。”他一脸认真地问。

我把他的脸按在碗里,说:“请你吃饭,就好好吃饭。”

但是,最后他也没喝一口我给他打的汤,他说他不喜欢冬瓜汤,然后我就把它喝了,虽然我也不喜欢,但不可以浪费。

其实,冬瓜汤还挺好喝的,西瓜南瓜,也许也不错。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