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关心的真相

我们正打算回教室看看,家长会有没有结束,达子一阵风似的,从我们面前呼啸而过,看到我们三,刹住车,折回来,抹了一把汗,气喘吁吁地问:“看见江老师了吗?”

我们三个一致摇头,省省接着问他:“家长会结束了?”

他喘了口气,回答我们:“没有。”

家长会还没结束,江源清是小班班主任,她不应该在教室,和胡南实一起开家长会吗?

“你们真的没看见?急事!”

我们再一次一致摇头,达子就急得捶胸顿足涨红了脸,最后只憋出一句:“算了,我继续找。”

达子虽然算不上沉着冷静,但做事至少不会毛毛躁躁,他这么着急地找江源清,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事,而且非同小可。

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多问,省省拉住他,我说:“一起找。”

达子终于有点冷静下来,点点头说:“好,分头找。”

单海中学很大,我对面积没有概念,但我能确定,单海中学作为一个高中,比我的大学单海医科大学还大。

偌大的校园找一个人,并不容易,哪怕我们已经分头找。

东西南北,一人一个方向,我往西边找,虽然现在太阳已经下山,但落日的余晖散发着温吞温吞的热量,迟迟不愿褪去,我长久不运动,没跑多久就已经热得不行,即便现在已经是初秋凉爽的天气。

但我不敢停下来,达子的表现让我觉得,一定要马上找到江源清,并且越快越好。

或许是跑步的时候,脑子容易缺氧,一路上,我回忆了当年同一时期的所有大事,也没有在记忆库里,搜索到江源清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哪怕一丝一毫的信息。

然后程英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我旁边:“元尹,干嘛呢?钥匙给了吗?你是在...锻炼?反正都是锻炼,怎么不来找我打球?”

我就奇怪了,明明我跑得挺快,至少比我平时都快,他到底是怎么从后面追上我的?

我言简意赅地回答他:“找人,给了。”

打死不找你打球,才不要自取其辱。

“找谁?”

“江老师!”

然后他忽然跑到我前面,张开双臂,强制逼停我:“你这么着急找她,干嘛?问题目吗?不应该啊,题目你可以问我,刚你也去找过老李了,也可以问他啊。”

“你先让开,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

我刚从他手臂下方趟过去,他又把我揪回来:“元尹...”

“我真的很着急!”

“我知道...”

“你不知道!”

“我知道,她在哪。”

我气得想踹他:“知道你不早说。”

他却很欠揍地摊摊手说:“你给我说的机会说了吗?”

程英桀从体育馆过来,路上遇到了江源清,我们就顺着这条路往回找。

程英桀说,他遇到江源清之后,还和她打了招呼,但并没有什么异样,除了眼睛有点红。

但她很多时候,眼睛都是红的,因为晚上睡得少,她眼睛里的红血丝就没有少过,这也不能算是异样。

有了可靠的线索,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她,看见她倚在白玉兰桥上,我们便不敢再靠近。

凭直觉,她一定不是在看风景,但我们的确是在看她。

白玉兰桥下的河水和五洲湖相连,所以水深,应该也不超过1米,江源清想在这里跳河,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吗?”程英桀问。

“我也不知道。”

我知道程英桀接下来肯定要骂我了,但我确实不知道,只能梗着脖子,等他骂我。

好在达子来了,达子腿短,但跑起步来,一点都不含糊,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跟前,看到江源清,终于松懈下来,整个人趴在程英桀身上:“桀哥,你也在啊。”

程英桀决绝地推开他,问:“是你要找江老师吧?”

达子又趴回到他怀里,把额头上的汗都蹭在程英桀的衣服上,回:“是。”

然后程英桀一把推开他,一改刚刚在教室里搂着达子的那种温柔,凶他:“我不是说了,你可以问我了吗?”

达子踉跄了两步,委屈道:“不是问问题。”

程英桀嫌弃地看了我两一眼,就往白玉兰桥走,我和达子赶紧一左一右把他架回来,顺便躲到旁边的草丛里。

“干嘛?你两有病吧?刚那么着急地要找江源清,找到了又不上去打招呼。”

我帮达子按住他,达子小声地解释:“事情很复杂,我长话短说,刚在教室,江老师被家长弹劾了。”

“为什么?”程英桀放弃挣扎,安静下来。

“因为有家长提出来,别的班数学平均分都在120分以上,只有我们班是100出头,说分班进来大家都一样的,一个月下来差这么多,江老师一定有问题,然后,要求换掉她。”

程英桀探出脑袋,确定江源清还站在桥上,蹲回来继续问道:“哪个家长?就算成绩不好,也不至于要求换老师吧。”

“是...韩曦的爸爸,听说是市局的领导。”达子贴到我们耳边说。

当年江源清只教了我们一年,就又接了一届新的高一,自从我们的数学老师换成了造原子弹的男老师之后,我的数学成绩,基本上就只能靠程英桀扶持了,因为他上课的速度,也跟原子弹发射似的,我根本就跟不上。

我一直以为江源清没有继续带我们,是因为她身体的原因,可如果是因为韩曦爸爸的这次弹劾,那又为什么,我们没有立马换数学老师,而是等到高一结束之后才换?

江源清倚在桥栏上,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知道,她哭了,因为她的肩膀在小幅度地抽动,她在努力克制,没有哭出声,虽然这个时间,校园里的学生已经不多了。

“那其他家长呢?他们什么反应?”程英桀继续问。

达子吞吞吐吐:“他们...他们本来还好的,可是后来,韩曦爸爸爆料说,江老师课后私自带学生,收费还很贵,还说,她这是在为她妹妹出国留学赚学费,也就是因为她带学生,才没时间没精力放在学校,才没把我们教好,接着,很多家长就开始当面指责江老师了。”

韩曦这次的排名总体上并不差,但她的数学的确拖了她的后腿,一般她这个层次的优等生,数学都应该在140分以上,但韩曦只有130分,只不过后来,我们换了清华大学毕业的数学老师,韩曦的数学也没有突破140分。

程英桀忽然抠住达子的肩膀,愤愤不平道:“这群家长是小学没毕业吧,这都能信!”

可能是他的力道太大了,达子整个表情都很扭曲,很费力地把程英桀的手拽下来,然后躲到我身后,小心翼翼地说:“桀哥,闹得最凶的家长当中,就有你妈妈。”

程英桀皱了皱眉头,坦白道:“她的确...小学没毕业。”

程英桀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明明全身上下都很拉仇恨,但就是让人恨不起来,他的父母小学没毕业,但他的成绩就是好得令人眼红,就跟基因突变似的。

我试探着问他们:“你们相信江老师吗?”

虽然江源清家庭条件不好,她妹妹出国留学也确实需要钱,她也确实常常叫学生到办公室补课,但我知道,这些从来都是免费的。

“我可以证明,江老师是清白的,我去办公室找江老师补课,都免费的!”达子力证道。

程英桀想了想,推测道:“也许,他们也只是知道江源清家里条件不好,又知道她妹妹要出国留学,其他的,都只是猜测。”

也许程英桀是对的,只是当他们知道江源清家里条件不好,那些猜测就开始变得既具体,又十分可靠了。

然后江源清忽然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草丛中的我们,可能他只是看到了程英桀,因为只有他蹲地上,脑袋还露在茂密的灌木上方,我和达子有身高优势,都隐蔽得很好。

她只在桥上停留片刻,然后朝我们走来:“你们...有不懂的题目要问我吗?”

我们面面相觑,谁也没带作业本。

江源清忽然露出一个两边都带酒窝的笑容:“谢谢你们。”然后转身离开。

这时省省拉着安冉从明因实验楼跑过来,正好迎面遇上江源清,江源清匆匆主动和她两打了招呼,再匆匆离开。

没走出几步,就把眼镜摘下来,用另一只手去揉眼睛,单海中学的绿化很好,沿路都是茂密的灌木丛,夜幕降临之后,无数不知名的小虫子,会出来欢歌飞舞,一定是哪只不懂事的小虫,飞进了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的视线。

江源清走远之后,程英桀这个没眼力见的家伙,看着省省和安冉拉着手,不嫌事多地问:“你两这么快就和好了?”

程英桀,你懂什么,女孩子的友谊,就是这么可爱,说好就好了。

然后他还要补充一句:“我要是和老李吵架,怎么着也得晾他个三个月。”

他这就是在炫耀,因为李宥这种温润的性子,即便和他朝夕相处,也根本找不到吵架的机会。

所以在2013最后一个电话里,程英桀说,李宥对他说了很重的话,我至今难以置信。

然后省省故意拽紧安冉的手,举到程英桀面前,炫耀着说:“和好了,羡慕啊!”

程英桀没搭理,省省紧接着把目光移到达子身上,兴师问罪道:“你现在可以说,找江老师到底干什么了吧?”

达子缩了缩脖子,杜撰道:“就...问个问题,不过忘带本子了。”

我和程英桀都一致保持缄默,默认达子这个荒谬又暖心的理由,因为江源清现在最需要的,是尊严,是在学生面前保持最基本的尊严,所以,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然后省省松开安冉的手,就开始对达子拳打脚踢,达子一如既往,打不还手,踢不还脚,只是边躲边嚷嚷:“尹哥,救命!”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救他,我揪他一下耳朵,还不是故意的,他都要揪回去,唯独省省,无论怎么欺负他,他都只喊救命,只是喊得凄惨又凌厉,我实在看不下去,拉住省省说:“省省,先暂停一下,我有话问他。”

省省停下来,甩了甩马尾:“看在尹尹的面子上,暂且饶了你,要是敢有下次...我...”

我们都明白,捏碎他!

达子殷切又感激地看着我,等待着我的问题,我想了想,问他:“你为什么忽然回教室了?”

胡南实开家长会是不允许我们围观的,我不知道当年的这次家长会,江源清被弹劾这件事是根本没有发生,还是只是当年没有被达子撞上,所以我们都不知道。

“我不放心,想回去看看。”他说。

“不放心什么?”

达子为难地看了看我,转而问程英桀:“如果你妈妈和尹哥妈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达子抽起风来,真的是谁也理解不了,然而程英桀竟然还很认真地回答他:“先救她妈。”

然后达子就惊愕地捂住嘴巴:“真的吗?”

“当然!我妈会游泳。”程英桀说完,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说,“她妈一定不会,看她这样就知道。”

程英桀,你说清楚,我怎么样?!

国庆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在努力地学了嘛,如果没有任然的事情,可能现在已经学会了,但这次搁浅,下次再学,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程英桀表完态,达子就放心地往下说:“桀哥,你妈妈,在你们走后,还说了一些挺伤人的话,然后尹哥妈妈也不示弱,接着她们就一直相互阴阳怪气,后来胡老师把我打发走,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我是想着家长会快结束了,回去帮你们看看,谁知道就看到江老师的那一幕。”

其实我妈的性格挺棒的,能忍则忍,实在不能忍,就奋起抗争,但我做不到,要当面和人撕破脸,我宁愿委屈,也要求全。

可我妈的观点是,委屈了也不一定能求得了全,所以该出手时就得出手,反正不能委屈了自己。

然后程英桀就吭哧吭哧地问达子:“谁赢了?”

达子斟酌了一下,答曰:“依我看,尹哥的妈妈,占上风。”

程英桀才满脸轻松地说:“那就好。”

省省和安冉和好之后,心情特别好,非要去逛操场,但江源清的事情,让我始终有些心神不宁,我想静静地坐着,好好想一想。

程英桀说要陪我,而达子,比起我,他更喜欢跟着省省,所以就跟着省省去操场了。

如果说,我们成绩不好是客观事实,那说江源清收取高额补课费,完全就是子虚乌有,江源清太冤枉了。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回去告诉自己的家长,江源清没有收费,是不是就能还她清白了?”

程英桀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反问我:“你以为,他们真不知道吗?”

“什么意思?”

“我妈虽然是小学生,但她很精明,更何况韩曦的爸爸是领导。我们都知道的事情,你觉得他们会不知道吗?”

“那为什么...”

“因为有些人看到的世界,其实只是他们选择看到的世界。他们想要的真相,也只是合乎他们口味的真相。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乎真相。因为我们班的成绩不好,这才是家长关心的真相,所以只要换掉江老师,其他的,都不是重点。”他冷静地分析道。

程英桀一直都是个很通透的人,虽然有时候幼稚得像个幼儿园小朋友,但大部分的时间里,他都成熟得像个大人,然后他像个大人似的,拍拍我的肩膀说:“如果你真的想帮她,好好学习吧,提高成绩,很多事会变得简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