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家长会(中)

我四舍五入省略,问他:“你说清楚,你要清谁?”

他理直气壮地回:“清你啊!怎么样!”

这时,后门正好进来一个女人,我没有把握她是哪个同学的妈妈亦或者是姐姐,因为她的口红擦得很艳,烫了一个紫色大波浪卷,身材婀娜,脚下是将近10公分的细跟高跟鞋,根本看不出年龄。

这是达子在门口接到的第一个家长,于是特别热情地迎上去接待,紧接着就往我们这边带。

女人径直走向程英桀,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英桀,你说,你要亲谁?”

程英桀脸上一掠而过的惊喜,接着就变成了诧异:“妈?你怎么来了?”

“你先回答我问题,你要亲谁?”

程英桀一愣,竟然慌了:“是清不是亲,不是,妈,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认识程英桀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妈妈的庐山真面目,当然...可能也不是真面目,因为她今天的妆容,确实很浓,浓到下次不化妆,我也许就认不出她了。

我站起来,正要打招呼,达子就先我一步,热情地介绍起来:“阿姨,这是程英桀的同桌,元尹。”

“同桌?”她瞥了我一眼,就开始盘问程英桀,“你不是跟我说,你同桌叫申屠达子,是个男同学吗?我还说,四个字的名字,一听读书就很好,你跟我解释解释,这怎么回事?”

原来,程英桀一直赶我走,是因为我是个女同桌,还是个拿不出手的女同桌,至少成绩拿不出手,早知道这样,他跟我坦白说,多好,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达子缩了缩脑袋,给了我一个同情万分的眼神,说:“阿姨,我就是申屠达子,我有事,先走了。”

他一定是忘了,程英桀刚刚才原谅了他,他明天还要让程英桀教他题目,而我刚刚还撮合过他两。

而且,他一定更没想到,程英桀忽然身手敏捷地揪住他的领子,就把他拽回来了,接着就搂在怀里,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说:“妈,我是想跟他坐的,可班主任不让,要不,您帮我求求老师。”

我不知道程英桀这唱的又是哪出,他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这个正牌同桌的感受,但是他两这样搂在一起确实...很有爱,就是我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然后他妈妈忽然脸色变得很难看,呵斥程英桀:“你先放开...你同学,同桌的事,回家再说。”

程英桀放开达子,把我拉到他旁边说:“妈,没什么好再说的,元尹挺好。”

达子就在一边附和:“阿姨,我跟您说,元尹是很好,她...她画画就画得很好,您看啊,后面的黑板报就是她画的。”

达子夸人,就比程英桀实在,至少有什么夸什么,这一期的黑板报,受老胡的嘱托,滕蔓负责写字,我负责画画。

黑板报评比的时候,需要现场讲解,滕蔓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因为那节自修课,他又被李宥安排去干活了。

我介绍完,正打算收尾的时候,一没留神指甲划到黑板,然后就发出和江源清画正弦曲线那样,尖锐悠长又刺耳的声音。

评委由团委老师、学生会主席团成员,还有宣传部部长李宥和通讯部部长文郁辰组成,那一瞬间,我清楚地捕捉到,文郁辰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所以,经过验证,像文郁辰这么完美的生物,也有人类进化留下的副作用,这...我就放心了。

虽然这个声音让评委出现了不适,不过最后,我们的黑板报还是第一名。

“画得...是挺好的。”程英桀妈妈配合地附和了一句。

然后我妈就进来了,一眼就认出那是我的杰作,谦虚地说:“我们家元尹呀,从小就学画画,大大小小的奖拿了不少,不过,也就这点特长。”

刚刚程英桀妈妈的出现,已经完全打乱了我表演的计划,现在我课本也关上了笔也放下了,一点都不像是在认真学习,功亏一篑。

“阿姨好!”程英桀见到我妈,简直比见到自己妈妈还兴奋,挤眉弄眼夸张又热情地打招呼。

“你好你好,英桀,这是你妈妈吧?这么年轻漂亮,难怪英桀长那么帅。”我妈见到程英桀,好像也比见到我更高兴,然后没等程英桀回话,就热络地跟程英桀的妈妈说,“老姊妹,你儿子真优秀,在单海中学考班级第一名,真厉害...”

我妈还没夸完,程英桀妈妈就迫不及待地打断她:“这有什么,我们家英桀可是初中部的尖子生,本来就应该在重点班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来了这平行班。”

我妈的脸上有点挂不住,转过头来看我,程英桀推了推他妈妈,圆场道:“阿姨,我妈平时都在外面,对我不了解,我这次,就运气好,超常发挥了。”

“你推我干嘛?”她没好气地撇了程英桀一眼,又转身问我妈,“您和我们家英桀很早就认识啊?”

我妈大致把那天车祸的经过,长话短说四舍五入概括地描述了一遍,但她似乎对这个经过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凑过来看了看我妈手里的成绩条,脸又立马黑下来:“你女儿和我儿子坐同桌,你一开始就知道吗?”

“我知道啊,英桀这孩子,人聪明读书好,阳光又积极向上,他两坐一起,我特别放心。”

我妈就是心大,我都看出来,人家是在嫌弃我成绩差,配不上做程英桀的同桌啊。

“那是自然,我们家英桀一向优秀,可是,你也知道,这孩子在青春期,男女生还是避讳点的好,再说...”

“妈!”程英桀的声音不算粗也不厚实,但这一声吼得外面的梧桐树树叶,似乎都被震得哗哗响。

这时候,教室里的家长已经渐渐多起来,好些家长包括胡南实,都像我们这边投来“怎么了”的目光。

“不好意思,我妈来了,我高兴,太激动了。”程英桀跟大家解释完,然后放低声音弯下腰和我妈道歉,“对不起,阿姨,您别介意,元尹永远都是我同桌,和性别、成绩,都没有关系。”

然后拉着我,跑出教室。

虽然他总是欺负我,骂我脑子不开窍还老爱拍我脑袋,导致我脑子越来越不开窍,但每次,只要我被除他之外的人欺负了,他总是毫不犹豫地站我这边。

无论是韩曦要换掉我这个同桌,南羽昆揪我头发,达子意外让我落水,还是他妈妈对我的质疑,他都坚定不移地维护我。

所以,程英桀,你永远都是我朋友,和时间、时空,都没有关系。

他就这样拉着我一直跑,一路上都是香樟味的晚风,风吹着天上的云,云去了又来,但天空一直都在,程英桀也是。

在五龙体育馆门前,他终于松开手,但在我手腕上,留下他一手心的汗。

“元尹,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

“你听我说,我妈是生意人,她已经算计习惯了,凡事都喜欢斤斤计较,什么事都要算得很清楚,但我不是,我不会这样的。我替她跟你道歉,你可不可以...不要怪她?”

我以为,程英桀和所有叛逆期的少年一样,和不理解自己的家长,水火不容,但程英桀不是,他理解她,也了解她。

“我没说不原谅你,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对不起,我没怪过阿姨更没怪你。”

“元尹...”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心理强大着呢,再说,阿姨说得也没错,我确实是女生,我两坐同桌,她有顾虑很正常,而且我成绩确实不好,她怕我影响你,也可以理解。”

“元尹...”

“干嘛?”

“我以后再也不骂你脑子不开窍了,你的脑子...挺好的。”

程英桀,能不能学学达子,夸我的时候,走心点。

“对了,阿姨,还在教室...会不会...”

在这方面,我对我妈,有绝对的信心,安抚好程英桀的妈妈,应该没问题,就算有问题,大不了她两吵起来,吵起来我妈也不会输。

“没事儿,放心吧。”我说。

然后他就真的放心了,边跑上台阶边知会我:“那我去打球了。”

所以,他拉着我跑到体育馆,是想让我送他来打球?

我安慰自己,我这是在送儿子上兴趣班。

“哎,元尹,帮我个忙呗!”

“你先说。”

他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从上面丢下来给我:“这是我家钥匙,你跑一趟竹园,帮我交给老李,让他不用等我,直接去我家。”

靠,他还真把我当老母亲了。

“等一下,你又不回家,为什么让李宥去你家?”

他迟疑了片刻说:“他今天挺累的,让他去我家睡会儿。”

我就更疑惑了:“他自己家不能睡吗?”

“他...他家有只大黑狗,在家休息不好,还是让他去我那吧。”然后转身就跑走了。

大黑狗?

李宥有洁癖,他不喜欢任何会掉毛的东西,而且,他怕狗,很怕,虽然他说他有强迫症,可以强迫自己不害怕,但我知道,他还是怕的,因为事后,他的手在抖。

“哎,那你妈妈等下要回家的吧?”

“她不回,她就路过,顺便来开家长会的,让他放心睡吧。”

程英桀的洒脱,是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洒脱。

如果我妈来参加我的家长会,只是顺路,我想我会失望吧,哪怕我的成绩是那么的不尽人意,但他可以表现得如此满不在乎。

可他刚刚那句:“我妈来了,我高兴。”分明就是发自内心的。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