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任然

如果李宥是怕我不原谅他,才不告诉我,他早已知道的一切,那当年很有可能,他从一开始接近我,就是想报恩想补偿我,我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不平等,他在给予,我在接受,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可悲。

高中这两年,他对我的好,早已超乎普通朋友。他耐心细致地教我做题,他陪我晒太阳,说这样补钙,他在三爷爷的诊所听说我小时候常常生病,担忧地皱起眉头,所有种种只是因为他在自责,他想弥补。

后来,他毕业了,他觉得补偿得差不多了,恩也报完了,我们就不再需要联系了,可是,我还一厢情愿一腔热血地去北京找他。

“所以,你对我这么好,都只是在补偿我,对吗?”

“不是...”

“李宥,我不想要什么补偿!我希望,你当我是朋友,就单纯地因为我是元尹,因为元尹就是元尹,而不是因为我是当初的那个女孩,你...明白吗?”

“我明白,但是小时候的元尹,和现在的元尹,拼凑在一起,才是我心里完完整整的元尹,我喜欢的,就是这个完完整整的元尹。”

他说,他喜欢我?!

是哪种喜欢?是喜欢程英桀的那种喜欢,还是...

我总是这样,他随随便便说的一句话,我就当真。

而更让我难过的是,我清楚地知道,当我开始期待他喜欢我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先喜欢他了。

但这种期待,本就不该有,因为它根本就不会有我期待的结果。

然后,我不知道是我是刚刚沉到池子里脑子有点缺氧,还是一下子被太多的信息充斥得有点缺氧,总之我模模糊糊地就看到旁边深水区的中央,有个小孩,脑袋在水里沉沉浮浮几下,就完全沉下去了。

我仔细看了好几眼,终于确认,就是有人溺水了,但是深水区一个人也没有。

极度慌张的情况下,语言功能好像也受到了限制,但是李宥好像比我更慌:“元尹,我刚刚的意思是...”

我紧张得说不出话,只能指着深水区让他看,但是他回头看的时候,落水的小孩就没再浮出水面了。

我是落过水的人,我最清楚那种在水里的感受,现在一分一秒都很关键。

“有人落水了!”

我都快急哭了,他还在那摸不着头脑:“哪里?这儿,就我们两啊。”

“那边,已经沉下去了,一个小孩!”

我急得拽住他的胳膊,直接往隔离带拖,但我忽略了一个问题,隔离带很高,我们翻不过去,至少我不行。

然后李宥就纵身翻过去了,在深水区激起一朵很大的水花,我从最近的梯子爬上岸,绕半个泳池到浅水区的岸边,李宥已经把人拖到泳池边,他往上举我往上拉,我们合力把小孩拖上岸。

工作之后,我一直都在产科,但在学校的时候,综合模拟实验,我们模拟过抢救溺水病人,虽然只是模拟,但现在我是现场唯一的医务人员。

早上的泳池,水里和岸上都空空如也,除了我和李宥,就是在睡觉的程英桀,刚刚我们那么大的动静都没吵醒他,程英桀这个救生员,是指望不上了。

我单腿跪地,另一腿屈膝,边回忆老师上课的示范动作和抢救流程,边学以致用。

“李宥,帮我一下,把他抱起来,头朝下,趴在我膝盖上!”

“我们还是叫救护车吧!”他劝我说。

“来不及了!你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让他相信我,但我什么都没说,他就相信我了。

我按照老师教的方法,拍打小孩的背部,一开始我不太敢下手,轻重力道掌握不好,不过好在很快他就把水吐出来了,第一次理论应用于实践,还算成功。

我检查了一下,呼吸心跳都正常,还好救上来及时,水吐出来之后,人就醒过来了。

正当我紧绷的情绪,稍稍有点松懈下来的时候,远处跑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姐姐,估计就叫她姐姐吧,我现在23岁,她大我不了10岁,反正不能称阿姨。

然后我就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她抱起小孩就情绪崩溃六神无主地大哭,边哭边念念有词,大致的意思是,她就去一下厕所的功夫,怎么就出事了呢。

但往往意外不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吗?孩子还那么小,怎么可以留他一个人在深水区?这家长心也够大的。

我还是安慰她说:“您先别着急,人已经醒过来了,目前没什么大碍,赶紧去医院去检查一下吧。”

她这才注意到我们,抬起头糊着眼泪,止住哭声,感激地说:“是你们救了然然?谢谢你们!谢谢...”

打过救护车的电话之后,我忽然听到一声很虚弱的:“元尹!”

谁叫我?这显然不是李宥的声音。

我低头去看,好巧,小孩竟然就是那个在香格里拉站台前,追着我自行车跑的小神兽。

“任然!”

他捂住胸口咳了几声,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说:“我们果然又见面了。”

这样的见面方式,还不如不见呢!

“你们认识啊?”李宥和他妈妈同时问。

“我们是...朋友。”我说。

“朋友?”李宥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任然,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

23岁的元尹还能交到5岁的朋友,也挺棒的,而且我忽然发现,我好像还蛮喜欢小孩的,至少我很喜欢任然这个小孩。

然后,他忽然抓住李宥的手,眼里带着六分感激,三分崇拜,还有一分的...爱意,问他:“哥哥,刚刚是你救了我?”

为什么李宥是哥哥,我就是元尹,他也就比我,大了一岁而已,而现在,实际上我比李宥还大6岁呢,以任然现在的年纪,他喊我阿姨也不为过,这不公平。

“为什么不能是我救你?”我假装吃醋。

“我刚刚都看见了,哥哥在教你游泳,你根本就不会游,要不是我腿抽筋,你还没我游得好呢!但刚刚太远了,我没认出来是你,不然一定嘲笑你。”

思路很清晰,以我的专业判断,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但我忽然觉得这个任然有点程英桀的迷你版,喜欢故意气我,然后沾沾自喜。

“我把你从水里救上来,是元尹给你做的急救。”李宥如实说。

但小任然还是抓着李宥的手不放:“哥哥,你是元尹的同学吗?还是...男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长得真好看,我长大后,要成为你...”

明明我溺水之后,从水里上来,就胸痛咳嗽得不想说话,他怎么还能说那么多话?而且他待在水里的时间,明明比我还长。

我打断他说:“好了,快点去医院吧,长大的事情,长大之后再说。”

她妈妈感激地握住我的手问:“元尹是吧?”然后又看了看李宥。

“这是我同学,李宥。”我介绍道。

“李宥哥哥!”任然又抓住李宥的手不放。

李宥温柔地握住任然的小胖手,说:“要么我陪你去医院?”

任然缩回手,把自己手上的手链取下来给李宥,说:“哥哥,这个给你。”

手链很漂亮,就是有点幼稚,显然是儿童款,上面还有字,“一世喜乐”。

我之所以看那么仔细,是因为当年李宥手上一直戴着这款手链,即便我们嘲笑他幼稚,他也从没取下来过。

我忽然明白了,虽然我意外到了这个时空,但这个时空本该发生的事,并不会因为我的到来而改变,比如即便今天没有我,李宥也会遇到任然,有些事注定会发生,有些人也注定会遇到。

李宥不接,任然就塞到他手里说:“它很灵验的,不然我今天就死了。”

小屁孩,知道什么死吗?

她妈妈白了他一眼,对李宥说:“孩子的一番心意,你就拿着吧。”

李宥已经把手链收在掌心,任然还不放心:“哥哥,戴上!”

他看着李宥戴上,才心满意足,又交待他说:“不要取下来,它能让你...一世喜乐。”

一世那么长,一直喜乐,多难啊。

只有小孩才很容易就相信一辈子,可是李宥这个年纪,也不能算是小孩了,他看着手链,不放心地问:“你把一世喜乐给我了,那你怎么办?”

“你救了我,我们就算是一个人了,你戴就是我戴,一样的。”小任然坚定地说。

这个手链,李宥一直都戴着,但当年的李宥,无论是我问还是程英桀问,都没有告诉过我们这个手链的来历,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任然的存在,虽然我们可能已经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遇见过了。

救护车来了之后,李宥坚持要陪任然去医院,任然也想让李宥陪,缘分真的很奇妙,有些人第一次见面,就是性命相托的交情了。

但他妈妈坚持不麻烦我们,抱着小任然就冲出泳池,任然是个壮实的小胖墩,她身材苗条中等个,但她能抱着任然跑出100米冲刺的速度。

等他们走远,我才想起,我们好像还不知道他们住哪,甚至连号码也没留,世界很小,单海更小,我本来觉得一定会再见的,但这次我忽然就没有信心,还能不能,江湖再见了。

没有期待的时候,不会再见也没关系,有缘再见就是锦上贴花,但一旦有了期待,反而开始患得患失了。

我忽然在想,那当年的李宥,和当年的任然,后来,有再见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