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单挑

月考一过,国庆假期如约而至。

植子本来说好要和我一起,跟李宥免费学游泳的,因为植子是只不会游泳的大公鸡。

不过早上我喊他起床的时候,他就吭哧吭哧赖在床上说,昨晚空调开太低,着凉了,不能下水。

但是他的房间,暖和得一点开过空调的迹象都没有,我们家连盛夏开空调,都得先征得我妈的同意才行,何况是气温适宜秋高气爽的十月。

征得我妈的同意之后,我丢下一直处于宕机状态的植子,独自出门。

不过我在我妈那报备的是,我要去图书馆和程英桀一起学习,涉及到学习的事,我妈一直都是无条件支持的,为了演得更逼真一点,我还特意背了一书包的课本和作业。

我的演技,经过这么多年的打磨,现在这种戏码,我已经可以演得炉火纯青了,然后我妈就感动坏了,国庆假期第一天,她乖巧懂事的女儿不要看电视不要睡懒觉,心里只有学习。

做作业是学习,学习游泳也是学习,只是我的学习和我妈理解的学习不太一样而已,我真的没有骗她。

我们约的是早上9点,8点半我给李宥发消息,他说他已经到了,和程英桀一起,在篮球场。

我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到篮球场的时候,我发现李宥不是和程英桀一起,在篮球场。

而是,和程英桀一起,在篮球场打篮球。

原来李宥不是随口一说,他真的有在锻炼身体,而且他会打球,没有浪费他这幅好身材。

但在我的记忆里,李宥是不打篮球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但至少我从来没见他拿过篮球。

程英桀今天穿的是一整套大红色球衣,离开胡南实的视线,他又肆无忌惮地戴上了一颗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耳钉,额头上系了一条红白发带,脚下是一双一层不染的白色耐克球鞋,整个打扮既协调又招摇。

李宥穿的是蓝色运动套装,对他来说,这已经是亮色了,他平时的衣服大多是黑白灰,和他的性格一样素,但我觉得他其实穿亮色挺好看的,比如丁达尔现象那天穿的那件粉色T恤,还有今天这身,都让他看起来更有活力。

一红一蓝,就这样成了这个篮球场最美的风景,吸引了不少驻足观赏的女生,胆子大的就直接拿出手机明目张胆地偷拍,我远远地看着他们,觉着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也不过如此吧。

程英桀打球的姿势很好看,女生都这么觉得,我也是,因为我也是女生。

所以那天中午我给他送雪碧,喊的那些话,都是真心实意的,我真的觉得,球场上的程英桀,很帅。

当然,李宥也不错。

这时,一个浑身肌肉的大高个带着一群人,忽然气势汹汹地闯进他们的场地,画面的美感一下子就荡然无存了,而且看样子,这群人都不太友好,领头的甚至很过分地上来就推搡了李宥。

我把书包卸下来,扔到门口的长凳上,全力朝他们跑去。

虽然我知道,如果真要打架,以我的力量,杯水车薪,但即便是以卵击石,鱼死网破,我也要和他们站在一起,23岁的元尹,可以保护他们了。

跑近之后,我才看清,这个人好像有点熟悉,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但到底是在哪里,一时又想不起来。

然后他又推搡了李宥一下,很拽地说:“单挑!敢吗?”

我的一股热血蹭蹭地涌上头,他为什么总是推搡李宥?

难道是因为程英桀看起来就不太好欺负的样子,不像李宥那样,长了张温瑞如玉的脸,这不是明摆着柿子拣软的捏吗?真是岂有此理。

然后李宥上前一步,不慌不忙地说:“那就单挑,别碰我!”

他的声音依旧沉稳清爽,不急不躁,言语中没有一点攻击性,眼神里也没有半点戾气,但气场上就很厉害,就是一个人能撂倒他们一群人的那种厉害。

不过,从身材上看,即便只是一对一的单挑,李宥也不像有胜算的样子。

程英桀捡起地上的球,一脸血气方刚的样子,我以为他要帮李宥,但是,他只是把球交到李宥的手上,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朝我走来,就那么没心没肺地把李宥一个人留那里。

现在篮球场上只剩下李宥和那个浑身肌肉的男生,我好像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上次在学校食堂拦住文郁辰的那个男生吗?那次,是李宥帮她解的围,所以他就是冲着李宥来的。

我意识到,目前情形对李宥很不利。

但我刚冲出去,就被程英桀掐着领子拽了回来:“你干吗去?”

“帮忙啊!”

程英桀依旧没心没肺地说:“帮什么忙?你要相信老李!”

“我要怎么相信他?你看他这个样子,哪里值得相信?”

程英桀又把我拽回来:“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我真是太着急了,拉上他说:“那你总可以帮上忙吧?我们一起去。”

“我不去!你觉得我和老李,我们两,能干得过他们这么多人?”然后看了看我,又补了一句,“再加你,就更不可能了。”

我数了数,除了要跟李宥单挑的男生,他们一共还有5个人,就算加上我,我们也就3个人,确实干不过,但...那也不能看着李宥一个人挨揍啊?

“可是...”

“好了,相信我,站着好好看,别添乱。”

程英桀,你这样,真让人心寒,李宥平时都白疼你了。

“元尹,你很紧张他啊?”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程英桀是打球打得头脑发热,把中枢神经系统烧坏了吗?

“废话!能不紧张吗?”但我觉得他的笑很不正常,然后我又补了一句,“如果换成是你,我也紧张。”

他扬起下巴,不以为然地说:“如果是我,那就大可不必了。”

“为什么?”

“跟我单挑,自取其辱吗?”

要不是因为我现在实在笑不出来,我一定嘲笑他,就他这样,我平时轻轻一推就能把他推到,还敢说这样的大话,真的好好笑哦。

我甚至觉得他和我单挑,都是他在自取其辱,到底哪来的自信?

然后,李宥把球抛给对方,那个男生以击地传球的方式把球传给李宥,李宥双手接过球,在原地停留一下,就开始进攻,李宥的进攻很猛,虽然对方身材威猛,但反应不够灵活,球顺利进了篮筐,防守失败。

“看到没,你对他要有基本的信任。”程英桀吹起口哨,一脸的得意。

我有点尴尬:“你们说的单挑,就这样啊?”

“不然呢?你以为流氓斗殴啊?”

斗殴的也不一定是流氓,如果我们是正当防卫,就不算。

省省说,打篮球的男生最会骗人了,因为浑身都是假动作。

但是李宥赢了,假动作都是战术,不叫骗人。

然后这边他的防守也成功了,程英桀像拥抱队友一样,给了我一个拥抱,喜出望外地说:“我就说他行吧!”

可是,明明他平时的时间都花在学习和做题上了,也没见他像程英桀这样,一有空就往球场跑,我甚至从来都没见他碰过篮球,他怎么会忽然这么厉害。

对方可能也没想到,一个重点班的尖子生会这么厉害,甩了一句:“今天状态不好!”就愤愤不平地走了。

其实也算挺有风度了,至少愿赌服输,没有再揍李宥,否则我们三,一定寡不敌众。

“技不如人,还不承认!”程英桀放开我,又扑上去抱住李宥,可劲地拍他,“老李,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不练,你还是宝刀不老,风采丝毫不减当年啊。”

李宥把他的胳膊扯开,走过来很正式地跟我说:“元尹,你...久等了。”

他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见外?我又不是客官,久等什么?

再说,等你,等多久,我都愿意。

“没事,很精彩!你刚刚...很帅!”

然后他就腼腆地笑了:“是...是吗?”

“老李,你是姑娘吗?还脸红。”

我觉得我可能,也脸红了,不过我是姑娘。

然后李宥把球抛给程英桀,说:“你们先过去,我去买个漂浮板。”

程英桀把球还给他说:“还是我去吧。”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是学员,教学用具当然得我自己买:“我去。”

李宥把我拽回来,交待程英桀:“你专业,先带元尹做下热身,然后下水,适应下水温,我马上就来。”

从篮球场去室外泳池,要绕过体育中心外面的操场,操场的草坪上,有一支足球队正在训练,程英桀忍不住停下脚步驻足观看。

我就趁机问他:“程英桀,你刚刚说,李宥这么多年不练是什么意思?他是为了学习,把打球都戒了吗?”

他摆摆手:“那倒不至于,虽然他有时候就跟读书读傻了似的,但也没到那种程度,不然我也受不了他。”

也是,程英桀连重点班的氛围都受不了,如果李宥沉迷于学习到这种程度,他两也不可能相亲相爱这么多年。

“那是为什么?”

他脱口问出:“因为一个女生。”

我一点也不意外,像李宥这么优秀的男生,成绩和性格又都很好,回想起来,我认识他这么久,在他身上连一个像样的缺点也没找到,这样的李宥,完全有初中就早恋的条件,可是哪有女生会不让自己喜欢的男生打篮球啊。

如果是我,支持都来不及呢,多帅啊。

“怎么?不想听了?”他有点挑衅地居高临下看我。

“干嘛不听,你说啊!”

他往回看了一眼,确认李宥没来,才放心地开始起范儿:“事情要从8年前说起...”

“说重点!”

“这么没耐性?”他阴阳怪气地扬扬嘴角,我假装踹他,他才开始好好说话,“就小时候,我和老李,不出意外的话,我两放学都是一起走的,上补习班也一样。但是那天,我有事,他先走,然后就出意外了。”

“什么意外?”

“哎,你就不关心关心,我有什么事啊?”

我撇了他一眼:“什么事?”

你那个时候,不就是上课调皮捣蛋,或者捉弄哪个女生,然后被老师留下来教育了吗?还能有什么事。

“太敷衍了,我不说了。”

“那算了。”

对付程英桀的欲说还休,欲擒故纵就好。

“行行行,我说我说。小学一年级的那个寒假,我和老李最后一次篮球兴趣班结束,他先走,经过公交站台的时候,险些被公交车撞到,不过,有个女生救了他,但那个女生好像受伤了,还...挺严重的。”

上次李宥只提到,那个受伤的女生,而现在时间、地点、事件经过,好像几乎都跟我小时候的那件事,完全吻合,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巧的事?

“后来呢?”

“后来,他就天天去医院陪那个女生,开学后也这样,放学我都是一个人回家的。”

我期待又彷徨地问他:“那他有跟你说过那个女生的名字吗?”

“问了,他没说。”

“那他去医院,他们都做些什么或者聊些什么,他有跟你说过吗?”

“不是,元尹,你怎么对这事,这么上心?况且,这么细节的事...”

“到底有没有?”

“没有,我们男生之间的友谊,跟你们女生不一样,不需要什么事都说。”他顿了顿,眯起眼睛看我,“不过...我能猜到他们可能会干嘛?”

我对程英桀的猜测,其实并不抱希望,猜测毕竟只是猜测,无法成为佐证。

“你是不知道,老李小时候比现在还要沉默寡言,女生面前更严重,聊天是不可能的,但他会讲故事,他也只能讲故事了。不过他不喜欢太小儿科的童话故事,毕竟他连动画片都不看,他喜欢曹文轩的书,《草房子》、《青铜葵花》之类的,我觉得他们大概也就聊这些,他小时候还老幻想自己是杜小康,难以置信吧?”

不,我信。

他不会聊天,他不看动画片,但他能把《草房子》的故事讲得很生动,他喜欢杜小康这个角色,觉得自己很像他。

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李宥就是那个男孩。

但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要骗我,他明明告诉我,他叫“Yuanyou”,我虽然从来没问过他,这两个字到底怎么写,但音一定是这个音。

他离开后,我一直都在留意,我身边有没有一个叫“Yuanyou”的男孩,但至今杳无音讯。

难道他长大后,改名了,而且连名带姓都改了?因为程英桀一直都喊他老李啊。

“那个,元尹,你别难过,这都是他的过去了,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联系了。”

我没有难过,李宥是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为什么没有联系了?”

“这个...总之,就是他妈妈出事了,他好几天没去,后来那个女生就出院了。”

“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他不辞而别,一定有他的原因。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