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南神

“妈,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是我自己不想参加,跟学校没有关系,你干嘛非得来学校?”

虽然南羽昆脾气不好,但对老师对长辈对文郁辰,他一直都是彬彬有礼,很有耐性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他,那么失态,有点像叛逆期的少年。

“妈妈也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个竞赛,你必须参加。”

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么温柔的南羽昆妈妈,这么强势,语气毋庸置疑。

“您知道的,就算我不参加化学竞赛,我还是一样可以考第一,我参加高考也一样能考上清华北大,您为什么要逼我?”

南羽昆就是南羽昆,除了他,单海中学没有第二个人,敢这么自信地保证自己一定能考第一,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就算是程英颂学长,上上下下在年级前三名有个浮动,也很正常。

“这样就是在逼你了是吗?”

南羽昆靠在窗口沉默了很久,用商量的语气说:“妈,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但这次,您能不能让我自己做选择?”

“羽昆,你听妈妈的,你能考第一,当然很好,可万一呢?参加竞赛,获得保送名额,我们才能保证万无一失啊,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你想想你爸爸。”

我从来没有见过南羽昆的爸爸,小时候南羽昆每天中午的饭菜都是他妈妈送到学校里来的,两荤两素,营养搭配,每天都不重样,而那时候,我们吃的要么是学校食堂,要么是学校门口的小餐馆。

虽然南羽昆一直坐第三排,但其实按照他的个头,坐最后一排也不为过,他一直都是我们班最高的男生,南羽昆的营养是赢在起跑线上的,我们都很羡慕他。

“您能不能不要总提我爸。”

“我是为你好,以后,你会明白的。”

“那就等以后再说。”

“南羽昆!我为了一心一意照顾好你,把工作都辞了,你能不能懂点事!”

我妈和南羽昆的妈妈是同村的姑娘,我妈说,南羽昆妈妈从小就很聪明,这一点我完全相信,从南羽昆的智商,不难看出来。

然后一路就念到了高中,那个年代的高中生可不简单,她毕业之后,就在一家大公司当会计,人长得漂亮又会说话,很快就当上了总会计师,后来据说,因为南羽昆,那么好的工作,她说放弃就放弃了。

“这些我都知道,我也很感激你,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并不想让你辞职,我这么大了,根本不需要你这么一心一意地照顾,而且您这样...会让我很有压力。”

“你有压力,就应该好好参加竞赛啊。你知道吗?你现在放弃的不仅仅是你的梦想,还有我的。”

南羽昆侧过身去,看着窗外,说:“我背负的从来都只是你的梦想,不是我的。”

我忽然觉得,这样的南羽昆,既无助又可怜,虽然我知道,他不应该被同情,因为他是南羽昆。

可梦想不应该是自由的吗?怎么会是背负?枷锁才是。

“你跟我说实话,你退赛,是不是因为小文?”

南羽昆和文郁辰是初中同学,又是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所以她认识文郁辰,很正常,但是,她怎么会想到,南羽昆退赛是因为文郁辰?

而南羽昆真的就沉默了,难道他真的是因为文郁辰?

“你不考第一,她考第一,她比你优秀,你就输了,你到底明不明白?”

“我就是听了你的话,才输的。”南羽昆说得很冷静也很坚定。

南羽昆一直都是第一,但文郁辰眼里,却只有同样优秀但从来都不是第一的李宥,所以他觉得,他是因为这个第一,输了吗?

所以,他这次退赛的目的,真的只是想把这个竞赛班的第一让给文郁辰吗?

但是,南羽昆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傻事?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妈,您就别管我了,行吗?”

“我不管你,你初中就能给我早恋!”

然后南羽昆就紧张得开始四周张望,我赶紧往后退了一步,顺便把耳朵贴墙上。

“南神”早恋,这可是个校际大新闻啊。

“我没有。”

“你是我儿子,你的心思,能瞒过我?其他的都好商量,你现在为了她,自毁前程,绝对不行。”

“随便你怎么想。”

我正想跑,南羽昆已经从电梯口冲到楼梯口,我以为他看到我,至少也要凶我两句,但是看了我一眼,还没有从惊愕诧异切换到正常表情,就一步三格,往楼下冲,也可能是四格,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我根本没法数清楚。

她追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下一层,她穿着高跟鞋,显然是追不上他的,况且她迈下第一格台阶,就已经崴了脚。

我把她扶到电梯口的椅子上坐下:“阿姨,您没事吧?”

她抬起头,又恢复了那种柔和的语气:“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阿姨,我是元尹,南羽昆的小学同桌。”我提醒她。

她看着我,刚刚凝重的表情终于舒展开来,温柔地握住我的手:“小尹,好久不见,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南羽昆的妈妈就是比南羽昆有眼光,虽然南羽昆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但他妈妈和他一点都不一样,我很喜欢她。

小时候,那次我换了座位之后,她就一直跟老师说,要把座位换回来,但我和南羽昆都拒绝了,小孩子闹起别扭来,有时候大人也是没办法的。

“你也在单海中学读书啊,真好真好,那你现在高一吧?在哪个班?”

“高一24班。阿姨,你们...”

她忽然慌张起来:“你刚刚都听见了?”

我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刚经过,我去交作业,刚下来,就看到南羽昆跑下去了,他怎么了?”

她舒了一口气说:“我就是来学校了解下他的学习情况,他这学期的化学,不是陈校长教的嘛,刚巧碰见,就聊了几句,他现在回去上课了。”

我很信以为真地点点头:“阿姨,您就放心吧,南羽昆学习这么好,不用操心。”

然后她就叹了一口气说:“那是以前。对了,小尹,你有空,来家里玩,阿姨给你做雪花酥。”

小时候我妈常给我买桂花糕,菜市场门口那家,苏香软糯,桂花飘香。后来有一次,去南羽昆家借语文书,她妈妈请我吃了雪花酥,那我第一次觉得,桂花糕被比下去了。

“好啊。阿姨...我听说,南羽昆这学期,化学竞赛退赛了,这样...也挺好的,他就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物理竞赛上了,也更容易出成绩。”

南羽昆当年化学竞赛退赛之后,在物理竞赛上,很拼命,最后不负众望,成为单海中学历史上第一个国赛物理竞赛一等奖。

我想也许他的选择是正确的,有舍才有得,放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另一些东西,因为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

他一直都是一个有计划又有梦想的人,虽然我并不知道他的梦想是什么,但他一定是一个有梦想的人。

然后她摇摇头说:“那可不一定,他最近很不对劲,总跟我谈些不切实际的梦想。”

他是南羽昆,他是最配得上梦想的人,他是在高高的主席台上,众人羡慕的目光下,侃侃而谈梦想的人,而他的梦想,却成了“不切实际”的梦想。

升旗仪式结束,全体原地解散,方方正正的一片雪白,散成一簇一簇的白团子,朝着教学楼涌去。

人挤人的环境,很容易就让我胸闷气促,南羽昆是幸运的,从主席台下来,他可以走在最前面,不用在拥挤的人群中争氧气,不用为了往前一点点,耗费体力,前拥后挤。

我忽然很想知道,高高在上的传奇人物“南神”,那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它到底有多不切实际?

然后我就听见南羽昆在后面喊我,可是他不是要赶着回教室,争分夺秒地写作业吗?

而且现在,我穿着校服,身高体型都很普通,淹没在人群中,找都找不出来的那种普通,他怎么还能认出我?

自从上次,“偷听”到他和他妈妈的对话,我一直都十分小心地躲着他,没想到浩浩操场,茫茫人海,他竟然还能找到我。

我掩耳盗铃,拉着省省加快脚步。

“尹尹,你不觉得有人叫你吗?”

我把省省的脑袋掰回来:“没有,别往后面看。”

“可是...”

“没有可是。”

我正打算挤出操场的网门,就拉着省省跑,南羽昆已经在后面揪住我的头发,把我往回拽:“元尹,你耳朵是听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失聪了吗?”

我就知道,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我听的最不干净的东西,不就是你那些...不为人知的事吗?

然后省省还给我加了一把火说:“尹尹,我就说...有人在叫你吧。”

“你听见了是吧?你故意的?”南羽昆顺手就在揪住我头发的手上加了一把力。

“南羽昆,你先松开,有话好好说。”

好汉不吃眼前亏,服软认怂是目前的上上策。

“喂...南羽昆!我同桌的头发,只有我能揪,你要揪,揪你自己同桌的去。”

我没想到,我竟然还有援军,南羽昆松开手,我才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上来的程英桀,手里还拽着南羽昆的手。

但是,南羽昆的同桌是李宥,李宥的头发,估计他揪不住也舍不得揪。

我忽然发现程英桀简直太善良了,虽然他喜欢拍我脑袋,但他从来不揪我头发,揪头发简直是野蛮人的行径,南羽昆斯文的外表下,一定隐藏着个原始野人,如果不是程英桀及时赶到,我真怕他把我揪成个秃子。

南羽昆和程英桀的关系,其实很微妙,虽然平时客客气气的,看起来也算和睦相处,但那都是为了李宥。

可能也就是因为李宥,两人的关系才微妙,李宥大多数时间,都和程英桀混在一起,难免冷落南羽昆,也许男生之间的友情,和女生之间的友情是有共性的,三个人的友情,很难稳定,这和三角形完全不一样。

但不管怎么样,南羽昆对程英桀,可比对我客气多了,最起码他会考虑李宥,然后尽力忍让一些。

他看了我一眼,甩开程英桀的手说:“宋老师让我带话给你,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然后就扬长而去了。

所以,他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说,本来是,只是看到程英桀在,暂时善罢甘休了?

那宋沓找我到底有什么急事,着急到需要让南羽昆这个学习部部长带话给我?

然后程英桀一拍我脑袋,气不过地说:“他这么欺负你,不知道反抗的吗?推我的时候,不是力气挺大的,窝里横是吧?就这点出息!”

你试试看,一个比你高出一个脑袋的原始野人,用蛮力揪着你头发,还有没有反抗的余力。

然后,我真的就只是顺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然后就把他推到了...静静学姐的怀里。

对不起,程英桀,我这应该不能算是恩将仇报吧?毕竟这也不能算吃亏。

然后,省省竟然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把程英桀从静静学姐的怀里拉回来,完美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看来小说没白看。

“对不起,学姐。”

省省这个迷糊蛋,南羽昆揪我头发的时候,她不来救我,这会儿救程英桀倒是很积极,难道他比我更需要她救?

“你又是谁?你干嘛替他道歉!”静静上前一步又温柔又凶悍地问。

我深知省省不是其对手,挺身而出挡在她面前说:“程英桀是我们的人,我们的人,伤了学姐,我们都可以道歉。”

她愤愤地看了我一眼,说:“你的人...又怎么样?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

省省看着她霸气离开的背影,担忧地问我:“尹尹,你认识啊?她...不会把你怎么样吧?”

程英桀这才缓过神来,很仗义地说:“没事,有我在。”

程英桀,就是因为有你在,我才有事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