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惊喜

今晚晚自修结束,我到家才9点20分。

我9点下课,整理好书包走到校门口,9点10分之前能上我妈的车,平时这条路,她至少是需要15分钟的。

我忽然觉得我妈可能是一个被家庭主妇耽误了的优秀赛车手,可是本来我只是悬挂着的双腿很酸,现在我全身肌肉紧张了一路,整个人都很僵硬。

然后我妈很懂我地说:“晚上我先洗澡,你去楼上跟你爸看会儿电视,先休息会儿。”

我爸白天拉货开工很早,天不亮就得起床,再加上除了跑货,还要帮着一起上货卸货,每天回家都疲惫到洗完澡差不多就睡了,电视只能在他入睡前的几分钟起到助眠的作用。

每次我晚自修放学回家,我爸可能连梦都做了好几个了,我有点意外,今天他竟然还在看电视。

当我轻手轻脚地推开他的房间门,他已经半卧在床上,眯着眼睛,发出随时都可能睡着的鼾声,但他在强撑,就和我上化学课的时候,马上就要睡过去,但就是很努力地克制在那个点上,不让自己睡过去的状态,一模一样。

我进去的时候,房门“咿呀”一声,他就惊醒了,用手撑起上半身,从草席上坐起来,由于长时间保持着这个半卧的姿势,他一起来,后背上清清楚楚地印上了草席的印子,规则得还有点好看。

“小尹回来了。”

我走过去坐在他的床沿,拿起遥控板说:“爸,早点睡吧,我帮你把电视关了。”

“等一下,我有东西给你。”

然后他神神秘秘地打开床头的红木柜子,我都怀疑,他坚持到这个点不睡,是不是就是专门为了等我,给我看这个神秘的东西,然后我很配合地尽可能自然地流露出万分期待的样子,不然我爸会失望的。

“什么惊喜啊?”

“打开看看。”

我猜得没错,他就是在等我,他给我买了一个新手机,诺基亚n72,对我们家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奢侈品了。

我爸妈一贯节俭,吃穿用度能过得去就行,每年过年,我和植子的新衣服是不会少,他两则是能省则省,我爸到现在用的都还是诺基亚黄屏手机,屏幕都刮花了也舍不得换。

我说:“爸,能退吗?”

他揉了揉眼睛问我:“怎么?不喜欢吗?”

知女莫若父,他给我买这款手机,估计就是因为这款的机壳颜色是我最喜欢的粉色,我怎么会不喜欢。

“不是,我还在读书,不需要那么好的手机。您还是退了吧,买个二手机,或者山寨机也行,便宜又经摔,就算摔碎了也不心疼。”

这时电视里忽然一声枪响,我心里一怔,下意识地捧紧我的新手机,我怕一个不小心,它真摔地上了。

紧接着就是激烈的枪战场面,我爸拿起遥控板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好格,我走进看了看电视机屏幕的右下角,他又在看《亮剑》。

这部剧,他肯定不是第一次看,但每次看,他都像第一次看一样,看得投入又津津有味。

我猜,大概他每次都是边看边睡,下一次看的,又正好是上一次没看过的。

“小尹,我看我们厂老板的女儿也用这个手机,就给你也买了一个,她也在单海中学读书。”

我忽然有种吞了枣子卡在嗓子眼,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的难受,他是怕我用二手机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吗?

但我真的,从来没有因为这种物质的东西,觉得没有面子过,况且现在的我,再清楚不过,手机这种电子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现在的最新款,没多久就会被市场淘汰,所以我对电子产品的要求一向不高,能用就可以了。

而且我的爸爸本来就不是老板,我也不是老板的女儿。

“爸,我真的用不到,退了能买好多桂花糕呢。”

他摇摇头说:“老板说了,不能退,你想吃桂花糕,明天收工给你买,差点忘了,上次欠你的。”

他还记得桂花糕的事,我爸很多时候,记性并不好,但跟我有关的事,他都记得很牢。

“您没听说啊,用了手机,学习会变差的,学校不让带手机,不就是因为怕我们沉迷于手机嘛,要不,您把那个黄屏的给我吧,那个功能少,这个您留着用。”

“这个啊,我不担心,我信你。”他毫不犹豫地说。

我爸从小就相信我,无条件的那种相信。

以前,我还会幼稚地拿这种信任当炫耀的资本,但现在,他越是相信我,我就越觉得沉重。

他用粗糙的大手帮我抚顺刚刚被风吹得乱糟糟的脑袋:“我一个老头子,用一个粉红色的手机,不合适,再说,我手指大,这个按键太小了,我按着不舒服,那个我用习惯了,用着挺好的。”

怎么就老头子了?我才16岁,他才46岁,明明就很年轻啊,最多就是青壮年,不能再多了。

他把手放下来,我才看见,他那双粗糙的手上有几道血淋淋的划痕,右手大拇指,整个都积着淤血,一片紫黑,半片指甲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像这样的伤,他常常会有,而他就是用这样的血汗钱,养活了这个家,现在又给我买了这个手机。

“您这又怎么弄的?”

我抓住他像砂纸一样粗糙的手,手背和手心都坑坑洼洼,凹凸不平,有点扎人,甚至可以在上面挠痒痒。

他愣了愣,把手缩回去,拿另一只粗糙的手上来捂住:“爸爸皮糙肉厚的,没事儿。”

可是爸爸也不是天生就皮糙肉厚的,爸爸是因为成为了爸爸,才变得皮糙肉厚的。

我感觉我就快憋不住了,真的好想哭,好在这时楼下有了动静,应该是植子回来了。

“爸,我去接植子。”

我没有回头去看他那张疲惫到随时可能睡过去的脸,直接冲下楼。

我曾经发誓,我爸辛苦了一辈子,我要是赚钱了就让他享清福,不让他那么辛苦地出去卖苦力,可是2013年,我工作了赚钱了,我爸还是一样拉货上货卸货,早出晚归,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

他说他要给我攒钱,买房买嫁妆,他还年轻还有力气也闲不住,可是明明他现在就说自己是个老头子了,又过了7年,他却说自己还年轻,我爸真矛盾。

然后我一头扎进植子的怀里,我在他怀里哭,就没人会发现了。

植子刚停好车,一只脚还没迈进门,他就抱着我,把我拖进门,顺便把门关上,然后有点不知所措地问我:“怎么了啊,这是?”

一阵翻云覆雨的情绪宣泄之后,我感觉我差不多已经把眼泪在他的校服上蹭干净了,才装作啥事都没有地说:“没事,就抱回来。”

小时候,植子不小心踩我一脚,我就一定要踩回来,他要是摸一下我脑袋,我也得摸回来,今天早上他给了我一个熊抱,我现在抱回来,也不过分吧。

然后他就用力地想把我从胸前扯下来,但我一只手照样很有力气,我就要贴上面,除非我自己想下来。

他反复撕拉三次之后,终于松手认输:“你自己松开。”

“不松!”

“松开,我有事和你说!”

“你说!”

“松开再说!”

“就这样说!”

然后我妈就洗完澡出来了,一出来就呵斥我:“小尹,你快下来,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长辈这么抱在一起,也不怕别人看了笑话。”

这大晚上的,我们还关着门呢,谁会看见?再说了,您来医院不也抱过我吗?难道只许长辈抱我,就不准我抱长辈吗?

但我还是撒手了,我怕我妈上来强行把我扯下来,那我就输了,我主动放手还算我赢。

“赶紧去洗澡,不看看几点了。”

我妈一上楼,把房间门一关上,植子也打算拎着书包上楼。

我拦住他:“别走,你刚要跟我说什么?”

“真想听?”

吊人胃口,我偏不吃这一套:“不说算了,我去洗澡了。”

然后他就含含糊糊口齿不清地说:“你知道早上为什么我忽然...要抱你那一下吗?”

我竟然莫名地觉得有点尴尬,连带着我刚刚蹭他身上哭那一下,都觉得有点尴尬,但我一时也找不到尴尬的点到底在哪里。

“为什么啊?”

“为了验证一个伟大的猜想。”

“什么猜想?哥德巴赫猜想?”

“不,元炫植猜想!”

我鄙视了他一眼:“我去洗澡了。”

他忽然跑过来,挡在我面前,一本正经地说:“我验证的结果是:早上,穿校服的那个男生,可能喜欢你。”

现在高一还没发校服,我和程英桀都没有校服,穿校服的,只能是李宥。

“真的,你相信我。我猜的没错的话,他手上这伤,也跟你有关吧?他两就是昨晚本来要来我们家吃饭的男同学,对吧?早上你为什么说,不认识他们?你在心虚?”

植子毕竟只是植子,不是哥德巴赫,他的猜想也只对了一半,李宥的伤确实跟我有关,昨晚要来吃饭的,也的确是他两,当然,这极有可能是我妈告诉他的。

但是穿校服的男生不喜欢我,如果一定要说喜欢,也只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和他喜欢程英桀没什么区别。

“猜想也要有理有据吧,凭什么这么猜?”

“凭我一个男人的直觉。你想啊,在他不知道,我两血缘关系的前提下,我这长相,对他够得上威胁吧?”

植子,你哪来的自信?虽然在我心里,植子是最帅的大公鸡,但那只是基于他是我小叔,侄女不嫌叔丑,植子的长相虽然算不上丑,但也算不上好看,就五官端正,但气质有点土土,像个憨厚的二代农民,可能在一起生活久了,气质随我爸。

“你是不知道,我抱你的时候,他那个样子,就像只刺猬一样,全身上下的刺都竖起来了,反正,他一定喜欢你。”

我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如果他认识文郁辰的话,就不会那么以为了,我要是李宥的话,我也喜欢文郁辰。

“小尹,你告诉我,你喜欢的是不是这个?要是另一个的话,那就麻烦了...”

“元炫植!”

“干嘛?这么大声,你不怕大嫂听到啊。”

“怕个屁,你在教坏小孩,你才应该害怕。”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