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贿赂

宋沓有很多优点,比如不拘小节,也比如准时下课。

我们班教室本来就离食堂最近,具备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要是最后一节是宋沓的课,24班一定能成为奔向食堂的领军人物。

铃声一响,省省和安冉,就条件反射地起立,随人流,冲出教室,奔向食堂。

我就愣了那么几秒,她们就已经跑出去好远,我反应过来去追,但刚到医务室门口,我就想起来,早上我答应要贿赂李宥这个执法人员,说好中午要请他吃饭的。

“你们快走,不要管我。”我像个为了不拖累战友,大义凛然毅然决然赴死的战士,朝安冉和省省大声喊。

然后旁边经过的同学,不约而同地回头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有没有听见,决定还是先跑回教室。

教室里,程英桀还坐在座位上稳如泰山,丝毫没被吃饭大军过境引起的地动山摇影响到。

程英桀还真是个奇妙的物种,明明平时像个多动症儿童,做题的时候,又像个木僵患者,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也不动。

我站在他身后,审视着这个和我有着天壤之别的动物,可能动物都有意识到危险的本能,程英桀即便再专心致志,也敏锐地觉察到背后有人,继续盯着题目,一动不动地缩在那问我:“怎么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背后长眼睛了吗?

“我背影好看吗?”

因为程英桀的桌子和垃圾堆一样,根本没办法把本子摊在桌面上好好写作业,他只能把身体蜷缩在一块儿,放腿上写。

说实话,除了...他专注的样子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帅,整个形态,弯腰驼背的,背影一点都不好看。

我顺手拿我最上面那本英语书,敲他的背,说:“请你吃饭。”

他终于把脊柱拉直,顺便活动活动肩膀,欠揍地说:“这么想和我一起吃饭?”然后低头继续去算那道没算完的题。

这根本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好吗?

他要等李宥吃饭,我要请李宥吃饭,我们总不能把李宥一分为二吧,我只能咬咬牙两个一起请了,还显得我慷慨大方。

他终于把那道题算完,转过身,把手搭在椅背上,大气地说:“我请吧。”

他能这么说,我很开心,但这次的饭,必须我请。

早读课跑出去上厕所,按照单海中学的规定,应该要扣分,李宥这么铁面无私的人,难得对我网开一面,徇私一次,我必须得表现出最大的诚意啊。

“我来,别客气。”

我刚表演完大气,一抬头,安冉竟然也折回来了。

“元尹,你不和我们一起吃了?”

第一次约饭就爽约,换做是我,也坚决不原谅这种行为。

可是为了区区扣分这么点小事折腰,还贿赂学生会学长,我也不能跟安冉直说,她是个正直又刚正的女孩,最见不得这些了。

“我和程英桀还有点事儿,你们先走,真的不用管我,没关系的。”

安冉不仅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还有点表情不太自然地问我:“你要和程英桀一起吃饭啊?”

我赶紧澄清:“不是,不是我们两,等下还有一个人。”

安冉没有再问我那个人是谁,就招呼省省回来,又不信任地看了看程英桀,凑到我耳边说:“我们还是等你吧,一起好了,他也照顾不好你。”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这次她之所以那么主动地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应该就是为了照顾我。

安冉骨子里就不是个主动的人,对人总是冷冷的,只有对我和省省,她才会难得主动。

省省跑回来,喘着粗气,一句话换了好几口气说:“你两怎么回事啊?吃个饭,怎么和请吃酒一样的,还走不走了?”

安冉拍拍她的背,给她顺气:“我们今天中午和程英桀一起,再等一下,还有一个人。”

这下好了,她们仗义地留下来,就意味着我要再咬咬牙,请四个人吃饭了。如果一时半会儿回不去2013,接下来的几天,恐怕得靠程英桀接济了。

“我们还要等谁啊?昨天来找你的那个学长吗?”省省眨眨小眼睛,然后转头去问程英桀。

程英桀点点头,转而不客气地跟我说:“元尹,要不老李那份也顺便请了吧。”

程英桀你错了,你那份才是顺便。

省省忽然就心花怒放,大呼:“哇,太好啦!”

好在哪里?

掏钱请客的可是我啊,我真想把省省花痴的脑袋揉成麻花,让她醒醒。

“和好看的学长一起吃饭,下饭。”

然后李宥就适时出现在了窗外,吓得省省立马捂住嘴巴。

我猜,他一定是跑过来的,虽然他看起来是气定神闲地出现在窗前。

从竹园四楼最角落的高二1班下来到我们班,至少5分钟,如果他最后一节课的老师和胡南实一样,听不见下课铃声,再拖会儿堂,那就更不好说了,但现在离打铃才过去不到三分钟,他就来了,为了坑我这顿饭,他挺努力了的。

程英桀看了看黑板上的挂钟:“老李,你够快的啊,飞下来的?”

李宥也不说话,伸手就去摸程英桀的裤子口袋,说实话,场面蛮猥琐的,但程英桀也没躲,就站那由着他摸,明明早上达子拿个纸巾给他擦身上的牛奶,他都避之不及,碰都不让人碰,这也太区别对待了。

没多久李宥就在程英桀的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抽了一张去擦额头的汗,边擦边解释:“怕你久等。”

程英桀就体贴地拍拍他说:“下次不用这么赶,慢慢来,我又不是姑娘,多等一会儿就多等一会儿,不会生气也不会跑。”

李宥很兄弟情义地看了他一眼,说:“嗯,那下次,我慢点。”

然后程英桀看了看我,跟他商量着说:“今天元尹和我们一起,她请客,带上吧。”

李宥没有看我,只是对旁边的安冉和省省报以礼貌的微笑,说:“好,人多热闹。”

热闹?那不是我和程英桀的台词吗?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热闹了?

他两腿长,一直走在我们前面,但就算我们腿短的,有意加快频率追上去,我们也不好意思往上追。

因为这两个人实在太腻歪了,一直搂在一起,说个话还要贴耳朵上。

省省实在抑制不住好奇的小心脏,问我:“程英桀和李宥学长,真的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吗?”

我都快在心里笑出内伤了,但还是很仗义地为他们正名:“省省,你一定是小说看多了。”

单海中学的大食堂一共三层,就晚了那么三分钟,我们完全丧失了领军人物的优势,每一层每一个窗口都排起了长队,李宥直接带着我们上三楼。

按照经验,越往上,人越少,因为总有人,吃饭懒得爬楼梯,虽然三楼的饭菜最好吃。

安冉坚持不让我排队,我就把饭卡交给李宥,忍着心痛说:“随便刷,别客气。”

李宥没有接,转而对安冉和省省说:“今天学长请客,以后请多多照顾...我弟阿桀。”

“学长,程英桀是你亲弟弟啊?但你也不姓程啊,再说,你们两这长得也不像啊!”

省省这就是在明知故问,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他两肯定不是亲兄弟。

程英桀的帅是恣意洒脱的那种帅,连眼神也透露着一种,我很拽但你们都拿我没办法的不羁,但李宥的好看是低调内敛、温柔谦和的,不笑的时候,眼神里会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忧郁和莫名的脆弱感。

如果说,程英桀是热烈的阳光,那李宥更像是皎洁的月光。

虽然他两的身高差不多,但李宥要显高很多,因为他的体态很好,一直都抬头挺胸的,很直很正,一看就是大户人家,从小父母管教很严的那种孩子,程英桀站着的时候,其实也不算驼背,但就是整个人痞痞地歪在那里,不正,当然就算不正,浑身上下还是散发着,不正也很帅的那种气质。

李宥和程英桀对视一眼,然后突如其来猝不及防来了一句:“没有血缘关系的亲弟弟。”

程英桀就一脸幸福地把手搭在李宥的肩上,这场面,任谁看了都会相信他们,会相亲相爱一辈子。

可是,2013年程英桀在最后一个电话里跟我说,李宥怎么也不愿意告诉他,李佐的消息,甚至还说了很伤人的话。

我不知道他们还能不能重归于好,但至少说明,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终究还是抵不过血浓于水的姐姐。

忽然就觉得有些悲凉,突如其来的悲凉。

“那就谢谢宥哥请我的同学吃饭了。”

他很少叫他宥哥,除非...他脑子抽了,就像现在这样,幸福得抽风。

“说好的,我请。”我坚持道。

眼看着队伍越来越长,程英桀就急了:“没事的,元尹,老李有钱,不用心疼他的。”

李宥忽然就很暖心地笑了,暖到让我相信,2013年的那件事,程英桀和他之间,一定存在着什么误会。

然后他低下头,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去抢个靠窗的位子,饭我请,事我照办,放心吧。”

我喜欢靠窗的病床,喜欢教室、食堂、公交车上靠窗的座位,我喜欢亮堂堂,可是这些,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他帮我掩盖罪行,又不让我请客,反过来还请我们这么多人吃饭,他图什么?

难道真的是为了让我们照顾他弟程英桀,可程英桀这个样子,哪里看起来需要我们照顾?

食堂里闹哄哄的,四台电视机的音量被值日老师开到最大,播着没有人感兴趣的午间新闻,大家端着餐盘在队伍和餐桌间穿梭,他们没有绕开我也没有撞上我,我好像是一团人间青烟,虚无地游离在这个不真实的时空。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有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抓住了我,我瞬间有了双脚回落地面的踏实感,然后我就看到了一张我最不想看到的脸。

“找不到位子,就跟着我。”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南羽昆说话那么顺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讨喜,不过,就那么一点点。

然后我就真的跟着他走了,我的大脑明明是拒绝的,但我就是这么邪乎地跟了上去。

过了一会,他又补了一句:“别站在中间挡路。”

我到底为什么要上这条贼船?

不过,既然上了南羽昆的贼船,就要做一个勇敢的海盗,我假装不经意地撞了他一下,反击道:“挡路的也不止我一个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