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单海中学

这个季节的鸡冠花开得正盛,我们下楼的时候,我妈还在水井边的菜园子里给花浇水,其实这些花只是我爸的心头好,我妈并不喜欢,她是个嫌麻烦的人,对花花草草和小动物都没什么耐心,但我爸每天早出晚归,根本没时间照顾它们,我妈虽然每天抱怨,它们是有爹生没爹养的野花,但抱怨完,还是任劳任怨地浇花。

看到我们下楼,放下水壶就跑进厨房,把煤气灶的火开到最大,开始煮“泡面”。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两起这么早。”

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我非常确定,如果是从西边出来的,植子朝东的小屋里,不会一大早就洒满阳光,但植子今天的表现确实很反常。

“大嫂,一会儿我送小尹上学吧。”

“你送她上学,再去学校,不会来不及吗?”

他伸伸懒腰,精神饱满地说:“不会,这不是今天一不小心就起早了嘛。”

事实是,他根本不是一不小心起早了,而是早有预谋地早起,当年的第一天正式开学,就是植子送我去上学的。

他说,他想看看单海中学的校园。

植子当年中考虽然失利,但却达到了单海中学的择校分数线,择校买分一共三万块钱,这对05年的我们家来说,已经是笔巨款。

而我爸开货车赚的钱,勉强只够维持我们一家人的日常开销,家里没有富余的存款,但我爸妈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就把这笔钱筹齐了,因为他们知道,植子真的很想去单海中学。

但是,当我爸拿着这笔钱,要带植子去单海中学报名的时候,植子却坚持不去。

他说,他宁愿在二中当龙头,也不要去单海中学当凤尾,我爸拗不过植子,最后选择尊重他的意见。

后来,植子的确当上了二中的龙头,我们都觉得植子的选择很明智。

直到我考上单海中学,我才知道,植子其实是想去单海中学的,他只是太懂事了。

吃完我妈煮的“泡面”,我整个人都快热成泡面了,好在植子的自行车后座带风,我们迎风驰骋在柏油马路上,朝着单海中学出发,清晨的阳光没什么杀伤力,风却有一股精气神,毫不含糊地吹散我身上的热气。

刚开学的前两周,我们高一新生还没发校服,植子把二中的校服一脱,轻轻松松地就混进单海中学。

“植子,绕着荷花池往里走。”

“不跟着大部队走吗?”

“大部队”走的是直线,沿着正对着校门口的荷塘往前,正前方就是宗文教学楼的停车场,骑车上学的同学把车停在车库,高三的同学直接上楼就是教室,高二和高一的同学还要继续往里走,才是竹园,然后才是桃园。

我带植子走的是长方形荷塘的另外三条边,夏日的荷花开得正盛,我想带他,看看单海中学的荷花。

我平时上学,其实也不从一楼的车库走,车库光线太暗,我喜欢亮堂堂的感觉。

明因实验楼和宗文教学楼,相距百来米,遥遥相望,中间被一众波浪形如舞女一样婀娜的台阶联结起来的,我心甘情愿背着沉重的书包,一级一级台阶攀登上来,站在露台的正中央,朝北眺望,视线可以越过沙滩排球场和外围的荷塘,跳出校门,到达一望无垠的校前广场,一直飘到对面市委党校围墙内随风飞舞的五星红旗上。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站在高高地城墙上,俯瞰天下,这都是朕的江山啊,我特别喜欢这种空旷,思绪也可以天马行空,不受约束。

但很多时候,由于时间紧迫,上来之后,只能一刻不耽搁地拾级而下,一路沿着鹅卵石镶嵌的散发着淤泥味的蜿蜒小溪,到达白玉桥,再拐进五洲湖,经过医务室门口,然后折回24班教室。

我忽然发现,我好像还蛮喜欢舍近求远的,所以我真的会拿着一道题目,跑到竹园的高二(1)班去问李宥。

我拍拍植子:“听我的,乌央乌央的那么多人,跟着走,多危险。”

植子虽然勉为其难地听了我的,但还是特别自信地说:“哪里危险了?我这车技,和我哥,如出一辙,你还信不过?”

就是因为和我爸如出一辙,我才信不过啊,我爸可不就是骑自行车出的车祸嘛。

“这跟信任没有关系,规避风险,百利而无一害嘛。”

然后我就后悔了,我直接说信他不就完了,干嘛要说这些植子不爱听的,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车技,是可以被信得过的,忽然加速,拐弯的时候,我差点被甩出去,吓得我赶紧搂住他的腰。

“慢点慢点!你看,荷塘里的花,是不是很好看,你骑慢点,我们赏赏花。”

然后植子就放慢了速度,很认真地赏过花之后,却只是简短地评价道:“是...挺好的。”

我正打算跟植子介绍一下我们花园式景色宜人的校园环境,一转头竟看到程英桀弯道超车到我们旁边,但他并没有跟我打招呼,而是朝我吹了一段不明曲调的口哨,就从我们旁边飞驰而去。

程英桀明明每天都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的,今天这是怎么了?第一天开学大家都激动得睡不着觉吗?

李宥就紧跟在程英桀后面,但奇怪的是,他也看了我们一眼,并没有理我,同样从我们旁边飞驰而过。

我是为了带植子赏荷花,才绕远路的,他们两大早上的不赶紧去教室早读,是绕着荷塘骑行锻炼身体吗?

植子可能也感觉到这两人不太正常,侧过脑袋问我:“你同学啊?”

如果我说他们是我同学,但我的同学都不和我打招呼,显得我的人缘多差啊,反正植子以后也不会常来我学校,然后我说:“不认识。”

学校不允许我们在内部道路上骑车,植子的车只能送我到车库,我接过书包正打算走,植子却拉住我说:“书包重,你一只手不好拿,我还是送你进去吧。”

“你几班的?”

我一抬头,程英桀书包随意地跨在左肩,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耳朵上又戴上了另外一个亮闪闪的耳钉,俨然一副社会小青年的样子,李宥的胳膊上贴着大纱布,看起来还有点奶凶奶凶的,站在程英桀身后,给他添了好几分气势。

可是他们不是早就到了吗?植子载着我赏花,慢悠悠地过来,他们怎么还在这?

然后植子有点心虚地凑到耳边问我:“你不是说不认识吗?他们想干嘛?”

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他们,我也怀疑这两人是隔壁职教城,混入单海中学的奸细。

“植子...”

我真打算告诉他实话,这两就是我同学,他们没有恶意的,植子忽然挡到我前面,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我,回头小声跟我说:“小尹,你别怕!小叔不会让你有事的!如果我有事...照顾好我哥,我爸,还有我大嫂。”

我扯扯他的袖子:“植子,你不会有事的。”

程英桀虽然看起来跟个社会小青年一样,但他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的那种,这点我可以保证。

“还有,不要老是植子植子(侄子)地叫,你才是我侄女,辈分不能乱。”然后大义凛然地宣布,“我是二中的,送我们家小尹上学,你们要干嘛?”

李宥抬手看了看表,贴心得过分地说:“二中的早读时间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你现在过去,时间挺赶了,你先走吧,元尹,交给我们就好了。”

男人心,才是海底针啊,明明刚刚看到我,连个招呼都不打,这会儿又这么热情。

所以,我现在也摸不准,他们到底要干嘛。

然后植子一头雾水地转头问我:“他知道你的名字啊,你们是不是认识?”

我只能点头,同时盘算着,该怎么和植子解释,刚刚还不认识他们,现在就认识了。

植子从我前面撤下来,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猝不及防地在我耳边说了句:“挺帅的。”

然后李宥忽然像变魔术似的从书包里掏出一瓶牛奶递给我说:“元尹,多补钙,有利于骨骼愈合。”

牛奶?他是早餐吃剩下给我打包的吗?

程英桀抢过牛奶塞我手上,然后跟个推销员似的跟我说:“纯天然、无污染,不添加任何防腐剂,奶牛身上刚挤下来的,还热乎着呢,独家优质奶源,特别补钙!我们...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买到的。”

所以,这就是你们今天早起的理由吗?李宥本来就起得早,但是程英桀和植子一样,属于一睡不醒的那种,真是难为他了。

我发自肺腑地说:“谢谢啊。”

然后植子就把书包递给程英桀,特别放心地说:“那就麻烦你们了。”

程英桀把我的包塞给李宥,功劳却揽在自己身上,说:“客气!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我们正要走,植子忽然毫无预兆地扑上来给了我一个熊抱,着实吓了我一跳,我们的告别方式从来都不是这样的。

植子,你怎么乱改剧本,还不提前打声招呼。

然后李宥竟然有点凶地催我:“元尹,快点,牛奶凉了,对胃不好。”

我喝凉的,的确容易胃痉挛,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植子终于松开了我,我都快被他勒得窒息了,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又不是晚上不回家了,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进去吧,赶紧去喝奶。”

他上车之前,回头还给了我一个饶有深意的眼神,可惜我没读懂,今天的植子恐怕没吃药。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