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满绿切涨

对高秀宁来说,高阳那就是她的命。

哪怕孩子受到一点风吹草动她都扛不住的,现在那满地都是血,高阳去凑热闹?

高秀宁没认出来应渊?

她当然认得,她还认得应渊的妈妈呢。

可她不想女儿和这种人有任何的联系。

高阳伸手拉住应渊,那边女人甩了自己丈夫一耳光,看见儿子被人拉住似乎松了口气。

“擦擦吧。”

高阳递过去一块手帕。

她平时也用不上这种东西,都是她妈准备的。

“谢谢你啊。”

女人拉过来儿子细心去看儿子的头,然后拿着手帕捂着儿子的头就带着人离开了。

高秀宁恶狠狠扯过来高阳。

“你给我离他远点。”

她每每对上应渊的眼睛,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大多数的孩子眼神都是很正常的,但是那个应渊的眼睛……典型的下三白眼。

高阳觉得碰都碰上了,装不认识好像也讲不过去。

“回吧。”

高秀宁在一旁叨叨:“他们家就和普通人家不一样,离远点……”

应渊家以前也是住在农村的,和高秀宁一个村儿的。

应渊的奶奶带着几个孩子,说是有丈夫,可丈夫从来没出现过,奇怪的就是人不出现但钱每个月固定邮寄回来。

村子里肯定有说闲话的,各种各样的闲话。

一个女人带着几个儿女,你就想照顾得过来吗?

应渊他爸后头被招走了,据说去新疆了。

再后来……

好像应渊他爷爷就突然出现了,出现以后全家都搬走了。

说是不知道哪里搞的房子,反正人家全家就都进市内了。

高阳他们班的考得最好的,全市据说都排得上的就是这个应渊。

按道理学习成绩好的孩子是绝对招人喜欢的,但这个应渊……

他那双眼睛,你总是觉得他会走上邪路。

“我知道了。”

回程高阳骑着车子载着高秀宁,从商场回到家得经过一个大大的上坡路,高阳觉得自己骑上去完全没有问题,可高秀宁每每到了上坡路她就跳下来选择走路。

舍不得女儿吃辛苦。

有腿有脚的,多走两步也累不死,何苦叫孩子使劲蹬车呢。

“妈你赶紧上来,我骑得动。”

她扒房都能干,骑个车和那种纯体力活比起来就不叫事儿了。

“我走会儿,我坐累了。”

高阳:……

下来推着车子陪着她妈走。

高秀宁手里有钱了,就寻摸着这钱该怎么花。

家里其实能用到钱的地方太多了。

首先她和高阳没有固定住所,其次高阳的这个农业户口。

“……这次应该能赚不少,妈就想着你给我拿点钱我去托人把你户口转了。”

转了户口女儿就可以考工人可以拥有工作,这样对未来都是有些好处的。

简单来说,你农业户你找对象都得在农业户里扒拉。

工业户人家瞧不上你啊。

高秀宁又不愿意叫女儿找农村的,她就动心思想给高阳转户口了。

房,可以不盖。

永远租房子都没问题,她不怕的。

她只怕孩子没有前途。

高阳犹豫:“现在生意好做,我还是想把钱都投进去。”

“不行,这个你得听我的,必须先把户口转了。”

高秀宁坚持。

其他的她都可以由着孩子折腾,但有关于高阳的前途她绝不妥协。

一个小女孩儿,能有份好工作至少解决了很多麻烦。

生意能是天天做的?

拥有一份固定工作这样才是长久的,你有天折腾不起了,工作可以养活你一辈子。

“得多少钱?”

“我听人说可能得一万多两万?具体的还要去打听打听才知道。”

高阳一听这个数目,肉疼的龇牙咧嘴的。

“我不转,没钱!”

高秀宁瞪女儿:“还说自己聪明,聪明在哪儿啊?”

现在一个非农业户口你知道多值钱多吃香吗?

“你转了户口就可以考工人,就可以往上干,就可以进城市享受城市里的一切待遇,农村有什么?你初中考试考的那么好,就不允许你上最好的高中,不就因为我们是农业户口吗?”

提起来这个高秀宁就浑身疼。

高阳成绩不错的。

中考分数当时是可以进入到全市的重点高中学习的,只是因为这户口拖后腿,她只能去农业户口最高学区地念书,高中三年凭白被人拉下来多少?

这都是因为没钱闹的。

有钱的话,高阳会上更好的学校。

“妈,我就这么点钱……”

做什么都需要用钱,到处要用。

“这个钱你必须给我,其他的你就折腾没了我也不管,我做妈的不可能像人家那样给你铺好路,我只能做我能做的。”

现在一个城市户口值钱,吃香。

她有钱了,第一件事就是给女儿转户口。

高阳还小,她的人生还长着呢。

这一步,必须迈出去。

高阳还想说,高秀宁打断她:“妈这辈子没有所求,以前求你出人头地,现在我也想明白了,这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啊,只要你有份固定工作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拦你。”

反正拦也拦不住。

“行,过两天我把钱给你。”

高阳咬咬牙。

她妈也没对她提出来过别的决定,如果这是她妈希望的,那就做吧。

*

金师傅感觉刀切进去以后特别吃力。

一般这种情况来说,就意味着石头的种比较老。

“今天我倒是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厉爵阳蹲在地上等结果呢。

是生是死,就看这么一刀了!

切开是需要时间的。

他晓得,如果切开以后垮了他家可能马上就会被人砸了。

半夜,只听见屋子里面咣当一声。

屋外的人紧紧抱着头。

“死了死了……”

不知道是去卧轨还是要跳楼,但现在七层楼就是最高的,跳下去摔不死怎么办?

还是吃点药吧!

他揪着头发。

他就说他不赌他不赌的,可阿阳偏偏要买下这块石头。

“老天爷保佑啊!”

厉爵阳起身,进了屋子里。

金师傅去检查下的第一刀。

满绿!

他切石头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石头。

一刀回本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