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松花蟒带满头血

翡翠这个东西,它有赌性。

哪怕你就是了解所有的知识内容,但有些时候里面也有运气作祟的成分。

厉爵阳已经切垮了几块石头。

最近一直窝着没有出手。

看不准,就不下手。

瞧着之前是赚了点,但这钱花一花就没了。

哪里的人都有好坏之分,做生意的人大多数不能以肉眼去判断人的坏。

绝对好的人也不可能做这门生意。

玉州以南的翡翠商人们现在是有一种规矩,自己人要给自己人留点赚头。

你每一节如果将钱卡得死死的,那下面的人没有利润,他人怎么做这个生意?

规矩是规矩,有人守规矩那肯定就有人不守规矩。

最近老缅那边出了一块儿石头,据说赌石三大高手合伙买的。

4000万人民币入手,在公盘挂出800万欧的价格,重量高达1180公斤。

可以讲,这块石头一出,全世界的赌石高手都到了现场观摩,人是围了里三圈外三圈。

厉爵阳也去了。

厉爵阳他们的能力不够,所以是处在外圈欣赏的。

里面的人就在用各种语言沟通。

原石的松花蟒带特征明显,但高手们也只是围着看看。

竞标第一天,流拍!

石头的敞口没人清楚。

对于敞口来历不清楚的原石,这在赌石当中是一大忌。

厉爵阳围着那石头看来看去。

“别看了,你看新加坡那些人都不肯出手,敞口不正。”

而且这么高的价格,一旦有亏损,那就是全村子都要抹脖子上吊了。

这种赌性太大!

和之前几百万的石头风险完全不同的。

“我倒是觉得这石头……”厉爵阳碰不到那块石头,距离还是有些远的。

因为过于贵重,三大高手是专门起了个房子专门来放石头的,前面的人实在有点多,他还没轮上去触摸看看。

眼前都是用肉眼去看。

“觉得什么?既然那么好,他们自己为什么不切?”

这种一看就是拿出来唬人的。

也有松花蟒带什么都齐全的,切出来直接垮掉。

800万欧,呵呵。

抢钱吧。

“我再看看。”

第一次竞标没人出价。

这可能也是三大高手完全没有想到的。

叫价肯定是高了点,但石头足够的大,表现足够的强。

石头卖不出去,他们的钱没有办法回账。

竞标以后商量,愿意以4000万的本价出售。

消息一放出来,更没有人感兴趣了。

这种就是……天坑。

能活埋了你的那种。

就算是能切出来什么,谁能保证里面的东西一定化开了?

化不开呢?

国内的几个小团体纷纷撤退了。

袁家原本还有点兴趣的,听到愿意以本钱价格出售,直接掉头就走。

崔国文陪着岳父,他有些不解:“这不是大漏吗?”

袁安父亲的眼中闪着一丝丝的精明,道:“大漏?大坑。他们心里有五成的把握就会自己切了。”

这种价格他也得拿着全部的身家出去借,一旦切垮袁家直接要饭了。

风险太大。

……

“风险大回报也大。”

厉爵阳回了国,他请了国内最出名的切石高手,陪他走一趟境外。

人不是白请,出个门就是以万计算的。

“皮壳是相当的老,就是敞口不清楚,如果敞口明确这块石头我倒是建议你买……”

买不买,你厉爵阳出钱,你说了算。

他只是提供一种参考意见。

他只是会切石头,帮人鉴定石头这种事情他不做的。

“阿阳,你别冲动啊……”

全部的人都在劝厉爵阳不要冲动。

四千万人民币,凑是可以凑得到,但村子里那么多的人,一旦赔了大家一起去死吗?

一旦垮了,那些人会把厉家拆光光的。

袁安夫妻俩陪着出门去吃早茶。

老袁有听说厉爵阳买了那块石头。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

赌这么一把,恐怕就是连命都搭上了。

袁安:“万一呢?”

“没有万一,赌石全世界的高手都在,你认为为什么没人竞标?”

厉爵阳的这种行动,就是找死!

“听说他请了金先生。”

“请了谁,石头不好也没用。”

*

高秀宁陪着高阳买了自行车。

总借人邻居的也不好,不如自己买一辆。

买车的时候高阳更倾向于便宜货,只要能骑就行,但高秀宁拍板决定的,买辆好的。

“你进进出出都得用车,买就买个好的。”

骑着的车,也是代表着前途,她希望这辆车可以让女儿前途似锦。

所以这钱,她不能省。

“妈,车子能骑就好,再说我骑车也是载货……”

“你听我的。”

高阳无奈。

母女俩推着自行车到旁边的安装点上车胎,高阳肚子咕噜噜叫。

她消化太好了。

每天正常三顿饭,每一顿都不少吃,但总是饿。

高阳盯着人给自己装车,高秀宁出了联营商场大门,去了外面买了两个茶叶蛋。

拎着袋子拿回来,然后扒好皮送到高阳的嘴边。

“给你。”

高阳的手扶着自己的腰,她饿得都没力气了。

“妈,你买这个干什么?”

钱是她自己赚回来的,晓得其中的辛苦,所以哪怕就是一毛钱高阳都是舍不得花的。

她是个特别节俭的小孩儿,赚了钱没有想着给自己添件衣服没有想着给自己买身名牌,而是将钱再一次投到投资里去滚动起来。

饿了就忍着,反正车子装好就可以骑回家了。

“吃吧。”高秀宁看了一眼女儿,说。

孩子是自己的,高阳可以硬忍着饿,但做妈的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孩子挨饿。

别说有这个条件,就真的没条件想法设法也得叫孩子吃饱啰。

“妈妈……”

“快吃吧。”

“我给你留一个。”

“什么好东西还让来让去的,我最讨厌吃鸡蛋。”

那车子装好,高阳这个鸡蛋也下肚了,其实两个也就勉强够塞塞牙缝的,但她还是给她妈留了一个。

哪怕高秀宁没吃。

“装好了。”

“谢谢你啊师傅。”

母女俩推着车往外走。

高秀宁被眼前的一幕有点吓到了。

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男人对准眼前的孩子一耳光就掴了下去,然后那个孩子开始撞墙,撞得满脑袋都是血啊。

“我现在就送你去精神病院!”

女人反手给了男人一耳光。

“那是你儿子!你要逼死他吗?”

高秀宁扯扯女儿的袖子,压低声音:“快点走。”

遇上疯子可千万别靠前,有危险!

高阳经过那人身边的时候,好些人都在喊报警喊有疯子。

她都走过去了,突然视线落在自己白色衣服上的血点子,停住了脚步。

“阳阳,别愣着赶紧走,小心沾一身血。”高秀宁喊高阳。

高阳将车子停好。

“妈,我看见我同学了,我过去下。”

高秀宁不放心喊了一声:“阳阳……”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