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做人得争气

崔奶奶的想法很好。

她也算是了解高秀宁的脾气。

但唯独没摸准高阳这性格。

以前高阳就是个小孩儿,你这么大的大人犯不上和她一个小孩儿打交道。

现在打了,发现这孩子挺贼!

想想也是。

你说这年头想做生意的人大有人在,出去被人骗的也大有人在,怎么就她高阳做起来生意了呢。

“妈,你拿1100给我大爷。”

高秀宁听明白了。

你要说奶奶关心孙女,她肯定不拦着。

这是你们老崔家的孩子呀。

但你想来找茬,那就不行!

擦擦手立马就去开箱柜了。

崔国庆一见高秀宁的动作连连说:“不是要退,衣服没问题。”

现在就是拿着钱都买不到的,他退什么退。

崔奶奶拉着高阳的手笑道:“我就那么一说,别人就是不要钱我能让你大爷去买别人的?”

高阳说:“别人如果不要钱,那我要!”

崔奶奶拍拍高阳的小手。

“这孩子,挺风趣儿。”

什么叫皮笑肉不笑,在崔奶奶的脸上已经体现出来了。

她活这么大岁数,就没被人这样噎过。

“你大爷啊工龄到了眼瞅着就要退休了,可这房一直分不下来……”

如果退休就再也不能排队分房了。

房产公司呢,一直就推说分房标准除了工龄还有综合实力。

那不是工龄到的人就都有房,好些人一直等到退休也分不到一套啊。

高秀宁皱眉说:“你和她讲这些也没用,她也不管分房。”

崔奶奶乐了:“就是帮忙引荐一下。”

高秀宁严肃道:“那种大人物我们可高攀不起,引荐不了,你们来买衣服呢我们欢迎,如果是来闲聊的你们就赶紧走吧。”

还以为是……

这也不知道哪听来的消息。

崔奶奶落了脸子。

崔国庆想,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也许就是卖衣服认识的,毕竟搭个交情也能帮亲戚朋友买到一件。

等人离开了家里,高秀宁一盆水对着院子就扬了出去。

“什么玩意儿!我还以为是良心发现登门来看你的……”

高阳板着脸:“我又不是在她眼前长大的,怎么可能会特意来看我。”

“那你也是她孙女,你也是老高家的人啊。”高秀宁替女儿抱不平。

一见自己妈急了,高阳正色劝道:“我姓高,我是老高家的人。”

高秀宁咬牙:“对,从今以后和姓崔的少来往,没一个好东西。”

“妈,你在她手底下吃过亏还不了解我那个奶奶是个什么样的人呐,口腹蜜剑说的就是她,有些话大可不必当真。”

她妈这人心肠软,别人把假话讲上两三次她妈就容易上当。

自己的妈,自己爱。

高阳和高秀宁硬碰硬过,气得心肝脾肺哪哪都疼,但她妈就是不肯认输,最后还是母女一场的份儿才勉强掀过去的。

对待她妈,切记用强。

得慢慢劝着,带着。

“我就合计到底是一家人……”高秀宁肯定是恨姓崔的,但高阳就是姓啥她不也是崔家的孩子嘛。

她希望崔家人可以高看孩子一眼。

“他们没拿我当一家人,我何苦拿他们当一家人,和他们比起来我舅我舅妈才是真正的亲人。”

高秀宁抬眼看过来。

“我要是老这么告诉你,你肯定认为我妈就是挑拨离间,不让我和姓崔的好,现如今你自己看到了吧?他们这一家子都糟心得很,想分房子竟然找到我们头上来了,我真的要是管这件事那就好了,我当场直接拒绝他,给他一个没脸。”

*

大春儿在家里闲着。

最近又没房子可扒了,他也没出去找工作,毕竟这活儿还是比打工来钱快。

李凤兰见儿子赚钱也就没管。

高崎老老实实上木工,可是脑子实在不够灵光。

叫他给人家打个地板,结果地板缝子大的……

给人打点家具,人家送来的都是好木头,回头就叫陈薇给换了。

外面用好的木头,柜子里面用的都是不好的,反正刷上油谁能探头探进去看?

一交工,人家也不是眼瞎。

回去就和旁的人说了,高崎干活不行,手脚不干净不说,活儿做得也不利索。

两口子打算年后起房,虽然婆婆李凤兰说出一部分的钱,那也不够啊。

陈薇原本就是想抢这个扒房子的活儿,但现在瞅着大春儿那活也是时有时没有,一综合起来,也不怎么样。

回了一趟娘家。

回来就对高崎说:“我听人说之前来家里买东西的那个人村里现在都做翡翠生意。”

高崎拿着大碗喝了口水。

“一万块钱能变成几万块钱,来钱速度可快了。”

高崎叹息:“这种钱不是我们赚的。”

陈薇沉下脸:“怎么就不是我们赚的了?这年头敢干的就能赚大钱,你说你给人家打家具一年才能赚那么点钱啊?”

高崎幽幽叹气。

“这个家下面还有两弟弟,我们不靠自己什么都捞不到。”

公公婆婆三个儿子,家里又是这种条件。

“我们现在就得赚点钱,不然农业户去到哪里都吃亏啊。”

高崎沉默不语。

是啊,农业户,就连考工人都不许。

高崎说:“那生意真的好赚?可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钱啊。”

他们俩手里两千块钱都没有。

他家条件就不好,陈薇家里条件也不好。

农业户对农业户,倒是谁都不高攀谁。

陈薇看了丈夫一眼,咬咬嘴唇:“要不我们也去试试买一块石头吧,成就成了。”

她回去听说玉州以南的人整个村子因为买石头都发了。

高崎脸色变了变。

“那钱呢?”

“我去和妈借,和亲戚们都串一串。”

高崎再次叹气:“那如果赔了怎么办?”

怎么还?

陈薇咬着牙说:“不可能赔。”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