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高看一眼

“钱没出什么问题吧?”

高阳连连点头:“没出问题,也不敢让它出问题呀。”

一万多呢!

当时的想法就是,命可以不要,钱不能丢!

高秀宁叹息道:“我应该跟着你去的……”

其实出趟门真的不是她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买不到票的问题。

不然母女俩相互依靠着,怎么样都会有个照应的。

高阳说:“还是别了,我一个人怎么都好弄。”

带着她妈,首先这出门两张票就不好买,其次路上实在太折腾了。

她不愿意叫她妈出去受苦。

再有,高阳认为她妈胆子不行。

如果身上有钱,她妈就会不断提醒她或者来回伸手去摸,这对坐车的人来说,是很危险的。

“要不下次叫你舅跟着?”

身边有个人,能帮着出点主意什么的。

不然她总是不放心啊。

高阳,太小了!

“别别别!”高阳摆手。

舅舅是好舅舅,但有些事情不适合一起掺和。

高秀宁没好气道:“看你吓的那个样子。”又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是觉得你舅舅妈都不如你机灵,那他们一辈子待在农村,不犯错能把日子过起来就挺好了。”

高峰也没念多少书,能干活就行呗。

高阳连连点头。

“说得没错,我舅是这个。”比比自己的大拇指。

高秀宁被这孩子气笑了。

她还不至于觉得弟弟就是天底下独一份,就是……

亲人嘛。

相互依靠久了,难免会产生依赖。

“赶紧把货抖出去,然后把钱还给你舅妈,我估计她这几天都睡不着。”

高阳笑:“我舅妈是不是觉得我会卷钱跑了啊?”

“你别那么说她。”高秀宁截声说着:“我不是看见了,我也不相信啊。”

这说起来就和做梦一样的,谁能信。

高阳吃过饭,和邻居借了车子,直奔周月家。

又是很晚登门来的,可周月李世东两口子这次没有任何的不耐情绪。

相反的,李世东叫周月特意出去买了个西瓜。

“表姨,你别忙了。”高阳站起身。

她就是过来送货的!

而且太晚了,她得赶紧回家,不然她妈又要担心的。

李世东指着沙发:“那微机课你这两天继续来上上吧。”

高阳沉吟了一会儿:“姨夫,我是想去上的,但怕影响你……”

她不是那个公司的员工,一个外人进进出出微机室难免会让人觉得不好。

“这有什么影响的,人年轻啊就得多吸纳一点知识,别觉得自己高中文化就比别人怎么样了,你现在这文凭过两年就是文盲。”

李世东讲话向来都是不好听的。

所以总是有人在背后讲他,说他刻薄,嘴损。

“那夜大去报名了吗?”他追问。

“想着赶紧把东西卖了以后就去上。”

李世东一脸不赞同:“要学就得有点学的态度,钱往后放放,明天赶紧去报名去,想好好学就去,想要混日子我就劝你算了吧,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家里种地。”

高阳笑道:“我都听姨夫的。”

李世东点点头。

这就对了。

他不能坑个孩子。

在单位平时管人管习惯了,所以就落下这种说一不二的毛病。

家里倒是有个孩子等着他管,可他实在瞧不上眼。

看自己的孩子就觉得处处碍眼。

可能父母过于精明了,这个孩子托生的就又笨又蠢。

李世东喜欢聪明人。

喜欢高阳!

当然这个喜欢的前提是,高阳有头脑!

去广州倒腾货,这说起来吧不光鲜,因为这活儿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但……

赚到钱了。

有些人以本事论英雄。

有些人就得以钱论英雄。

是块玉,他就想上手雕琢两下。

培养成了我也不图你什么,这能说明我李世东就是个有眼光的人。

培养不成,那就以后干脆你也别登门,他丢不起这个人!

“姨夫,这是我在广州给您买的烟……”

李世东看了那东西一眼,轻轻道:“东西不东西的都不要紧,你以后比别人差很多了自己又是个农村户口,以前还搞什么离家出走,做人得要脸,得知道往前冲……”

高阳点头。

楼下卖西瓜的直接就住在门口台阶上。

没办法啊,外地来的,带着这么多的瓜,如果不卖干净根本不敢离开人。

周月捧着西瓜回来进了厨房,菜刀下去两下三下就把瓜切开了。

“家里留两丫就行,剩下的给高阳带走,叫她拿回去和她妈一起吃。”

“表姨夫……”

周月劝着高阳:“叫你拿你就拿。”

放一宿估计瓜也不太好了,而且李世东向来不吃隔夜的东西。

还不如直接叫高阳带走送人情了呢。

“那我就谢谢表姨姨夫了,我不客气了。”

“和表姨还客气。”

周月将东西装好,递给高阳。

高阳伸手接过来。

“表姨姨夫那我就回去了。”看向李世东:“姨夫,我明天就去夜大报课,上午我去房产去上微机课。”

李世东就待在屋子里,起都没起来送一下。

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反正也没给回音儿。

周月带上门,回了房间里对李世东道:“孩子和你说话,你也好歹出个动静。”

“我不和没文凭的人讲话。”

周月:……

*

“怎么还拎东西回来了?”

“我姨夫让我拿,我就拿了。”

高秀宁一脸担忧:“这不好吧?人家会不会觉得我们眼皮子浅?”

不求人办事,不拿人东西,这是高秀宁为人处世的准则。

“让拿就拿了,放到明天也不新鲜了。”高阳随意道。

高秀宁试探问着:“要不明天买个完整的西瓜还回去?”

“妈,姨夫送我个瓜是拿我当自己人看,给了也就拿着了,我在还回去一个瓜,这不是要和他划清楚界限吗。”

高秀宁低声道:“也是,也不知道你随谁了,妈是什么都不懂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