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信你个鬼

人的一生中往往总是有那么一两次的机会。

抓到也就抓到了,抓不到也不会影响什么。

高阳从广州买了很多的货回来,但不全是衣服和鞋子。

当时没敢砸那么多的钱进去,全买!

而是零零碎碎又买了好些塑料凉鞋还有脚蹬裤,这些东西便宜。

几乎就是不假思索道:“妈,我还得去趟广州。”

高秀宁是不愿意女儿折腾,不愿意折腾的前提是怕孩子吃亏。

“这……稳妥吗?”

400块钱的衣服,拿回来卖1200?

这不是……

这些人为什么买啊?

还有……不犯法吧?

高阳看向她妈:“妈,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儿?”

高秀宁沉吟片刻:“你让我去和你舅妈借钱?”

高阳点点头。

“那五千块钱我有急用。”

如果是她去借,那李凤兰怎么样都不会借的。

如果是高秀宁去借,还有那么一线的可能。

“阳阳啊,这别上了货拿回来卖不出去,四百块钱一件的衣服我们压不起啊。”

一个工人正常一个月才赚多少钱?

眼下已经赚这么多钱了,高秀宁觉得做人是不是不能太贪了?

贪便宜容易吃大亏!

“妈,你看每一年都会有个流行,八几年结婚流行穿料子,大家人手一件,结婚做一件平时遇上喜欢的布料再做一件,流行买自行车家家户户谁家没有一辆?这个衣服你在市面上看见几个人穿?我觉得还是能做。”

她现在就特别激动,很想马上杀到火车站去排车票。

站着去躺着去都行,只要让她去广州就行!

从广州回来的所有抱怨通通都消失了。

高秀宁觉得是这个道理。

但钱吧……

就……

上班赚个钱其实挺不容易的的,你想正常工人家庭一年才赚多少钱?高阳这一次就可能把人家一年的钱都赚到了,这就不合理。

是她的孩子太聪明了有远见还是大家都笨啊?

她现在也理不清这个头绪。

“我明天去试试。”

“妈,现在去吧。”

高秀宁:……

高秀宁不喜欢走黑路,因为害怕。

高阳却是贼胆子,哪里都敢走。

经过水库旁边,高秀宁紧跟着女儿的脚步。

她怕啊。

“你说说你,大半夜的非拉着我出来,我这个年纪我什么都不怕,你一个小姑娘……”

遇上坏人怎么办?

高阳想了想,说:“我不怕黑不怕鬼不怕坏人,我怕穷!”

穷怕了!

一想到穷,她眼睛都闭不上。

高秀宁叹气。

女儿就是个小财迷啊。

“妈,拿到钱我可能就得走了,家里如果来人东西你按照我说的去卖,不能便宜不能胡乱改价,对任何人都是……”

市场有市场的定价,她不能因为她没有摆摊就在后面搅和市场。

这衣服里面还包含她来回的车票钱。

高秀宁点点头,正色道:“还是叫大春儿跟着你去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和大春儿还是对半开。”

高秀宁和高阳到了农村你说这都后半夜了,高峰都躺下睡了。

农村人就是这样的,七点多拉灯睡觉,早上四点半就起床开始干活。

“凤兰……”高秀宁拍门。

高家门口有个大门,但也是进出还有条小路,小路是不装门的,随便人出人进。

毕竟家里没有什么怕别人偷的,不怕贼惦记。

还有就是,农村家家户户白天都有人,一个村儿住着,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但贼还真的没有。

高秀宁在高峰这里住了十来年,她进门就是轻车熟路啊。

拉门进屋,然后在厨房的那个门拍了两下门。

屋子里亮了灯。

高秀宁说明了来意。

李凤兰瞥了高秀宁一眼。

高峰眉头紧皱,能夹死苍蝇。

做舅舅的认为,钱,不是那样好赚的。

第一回是运气。

第二回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但,他不好直接说出口。

钱,他肯定是不愿意借的!

姐姐真的有什么地方需要钱,他砸锅卖铁都能帮,但出钱给高阳做生意,高峰不愿意!

他也晓得,李凤兰一会就有话讲了。

果然。

李凤兰一脸的讥讽。

瞧瞧!

这是大晚上的做上白日梦了?

她之前就说高阳肯定偷了那五千块钱。

大姑子现在也不知道被孩子怎么洗脑洗成这个样子。

什么事儿都听一个屁大小孩儿的。

“我这钱存了死期,取不出来啊。”

高秀宁来之前就想到李凤兰的态度了。

“我给你写借条,是借!将来我还。”

李凤兰的面容也显出来些不可思议:“……姐,这个钱我不是舍不得借你,你不能被一个孩子使唤的溜溜转啊?不能她说什么你听什么,高阳干了多少不着调的事儿?孩子是亲生的没错,可她这么搞下去她会毁了这个家……”

会毁了你这个亲妈,会连累亲舅舅的!

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啊?就敢做生意了?

大春儿回来讲,李凤兰没气死。

高秀宁听了是有些难过的。

这人啊,就不能做错事。

做了错事,别人讲你的时候首先提起来的就是你的错误。

轻声道:“……我也是亲眼看到钱的,孩子没框我骗我。”

李凤兰看着高秀宁的神色更加严肃了。

“这钱是我的吧?那借不借都在我,我不借!”

她不借,总不能来抢吧。

她就不信高阳敢偷到她这里来,就算是偷到了没有本人身份证没有户口本,这钱也取不出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