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高阳偷钱跑了

李世东怕高阳干出来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在家里好一通给她恶补。

说话的分寸感。

有些话应该怎么讲怎么去表达。

晚上睡觉,灯都拉黑了。

他突然对周月说:“你说我让她带三百块钱过去,这孩子不会带着钱跑了吧?”

周月愣了愣,才说:“不至于,她扒房子也没少赚钱。”

*

“你表姨夫都和你说什么了?”

“他家有个亲戚在华侨饭店刚刚回国的,让我去帮忙送点东西。”

高秀宁盯着灯叹气:“他可真会使唤人。”

“妈,我愿意去。”

高秀宁看着女儿的脸庞,目光闪了闪:“去上海?”

“嗯。”

“这回你可如意了。”高秀宁淡淡道:“那你在你表姨家待那么长时间,就说点事情了?”

“表姨夫怕我丢人,教我怎么说话办事……”

“怎么竟教这些没用的啊,那微机课我觉得挺好的。”高秀宁没见过微机,但正因为大家都没见过,这种稀奇的东西才适合高阳去学。

多学些先进的东西,对高阳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高阳趴在被窝里,她看着她妈笑吟吟说:“妈,我觉得我表姨夫其实挺了不起的。”

高秀宁觉得女儿还是没长大呢。

小孩儿才会别人对你好一点,你就觉得这个人是全天下最好的人。

“他……也是拍马屁干上来的。”高秀宁不以为然说着:“摇旗出身的,家里成分又不好,领导上班下班总能看见他时刻表现,都是虚的。”

高秀宁瞧不上李世东的为人。

做人就是堂堂正正就好了,对着领导卑躬屈膝,这算什么本事。

又不是活不起了。

“那我表姨夫也没念过书啊?”

“他念个屁!现在文凭都是夜大后读出来的……”高秀宁抿唇:“不过人确实上进,文凭上不足人家就在文凭上下功夫。”

甭管夜大不夜大,那也叫好文凭。

叫出来肯定比初中文化,高中文化好听。

看看高阳,说:“所以说这有文化和没文化,那不一样啊。”

高阳应了。

“嗯。”

“早点去读夜大。”

读了,不管怎么说,脸面上也好看些,到了社会上也体面些。

“妈妈。”高阳叫高秀宁。

“嗯。”高秀宁应声。

“其实……我现在不恨他们了。”

高秀宁愣了下,随后才想明白这个不恨他们的他们指的是谁。

“我不知道想的对不对,我觉得人活着,你活的比他们都好这就是最大的报复,而且总想着他们,好像他们多重要似的……”

高秀宁垂下眼睛,面无表情应了一声。

“嗯。”

高秀宁:“去上海早去早回,到了外面多加小心,外面的坏人可多。”

“妈,我想带着大春儿去。”

“你带他干什么?”

高秀宁不太理解。

大春儿这孩子干活可以,但是办事不行。

没有眼力见,而且脑子转的也慢。

“就想有个人壮胆。”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偏要折腾去上海呢?不去不就没这些麻烦了?两个人去一趟也不少钱呢。”

高秀宁舍不得这钱。

这个家现在什么都没有,别瞧手里握了五千块钱。

瞧着是多。

想当年离婚的时候,崔国文给了她五百,她握着省吃俭用的,那些钱也都花的七七八八了。

钱是不禁花的。

“妈妈,你就没想去大城市看看吗?”

高秀宁拉了灯绳。

没想过?

想过!

快七零年的时候也曾想去首都瞧瞧,那时候串联坐车都是不花钱的。

可惜胆子小没敢去。

*

高阳这车票买的就是个无座。

全国多少人去探亲戚?多少人出门?

火车上的车座就这么点啊,你没点关系你根本买不到带座位的。

高阳和高春买的就是站票。

高春走的时候和家里要钱。

“我美的你,还和老娘要钱?”李凤兰作势要打死高春的架势。

我叫你去上海了?

混账小子,赚点钱就要花出去。

这个败家子!

高春一脸不愿意:“我姐都给我买车票了,那回来不得给你们带点特产吗?没钱怎么买?”

“我什么都不要,你赶紧滚。”李凤兰拍打拍打自己的腿裤子。

高春嘟囔:“人我姐带着五千块钱出门的……”

说完没给李凤兰反应的机会,背着上初中时期的那个绿色单肩书包就跑了。

要去赶火车了。

姐弟俩在火车站约好见面的。

都是第一次出门,都特别的兴奋。

没有座位也不影响他们的好心情,上了车就到处找空地,没有座位就把马扎往地上一放。

“姐,你坐。”大春儿还特意在马扎上拍了拍。

溜须!

他姐要带着他去上海了!

见大世面去了!

大春的想法很简单,能去上海瞧一瞧见一见,不枉此生啊。

高阳的想法却……

她偷了她妈的五千块钱。

是的,她偷拿走的。

五千块钱啊,比想象中要多。

高阳裤腰上绑的都是钱。

她怕被偷。

出门的时候用线缝了一层又一层的。

“大春儿,我们从上海回来直接去广州。”

大春儿有点傻眼。

怎么又要去广州啊?

为什么啊?

他姐这是要干什么啊?

“姐,别瞎乱跑了吧。”

大春儿看着高阳他有点打怵。

他姐怎么到处都想去呢?

还有那钱……真的是他姑给的吗?

他现在都不敢问了。

……

李凤兰拍大腿。

“糟!”

也顾不上叫高峰赶驴车送她,直接颠颠自己奔着北选去了。

她得去找高秀宁!

高阳这死丫头,是不是又作妖了?

李凤兰觉得自己头顶上一瞬间起了一千个包。

愁的!

一边走一边骂咧咧的:“……个混账小丫头,你可千万别让我猜着了……”

大春儿走了她才反应过来,大春说的什么五千块钱。

高秀宁手里就那么五千块钱,以自己对高秀宁的了解,她怎么可能会把全部的家产都交给高阳。

肯定那个丫头片子不学好,学会偷钱了!

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生气。

李凤兰一路赶到北选高秀宁家。

推开院子门,还没看见人。

她前面后面的去找。

然后在菜园子里看到摘青椒和豆角的高秀宁了。

高秀宁端了个盆儿。

“姐!”

“哎,凤兰来了啊,屋里坐。”

“姐,我问你,你那五千块钱现在在哪儿呢?”

“存银行了啊。”

“你去找找存单,看还在不在?大春儿上火车之前和我说,你给高阳拿了五千块钱……”

高秀宁手中的饭盆掉在地上咣当响了一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