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微机课

李凤兰扁扁嘴:“反正孩子是你的,我当舅妈管的多到时候外甥女就恨我。”

其实她就是想劝高阳别折腾了!

瞎折腾什么啊。

你没有那种本事的!

老高家祖坟里埋的那些,你见哪些特别出息了?

现在是有个念大学的,不过人家妈什么出身?。

徐金枝的二儿子是农民,可就这么一个农民人家娶了个娘家响当当的老婆,这生出来的孩子你说像爸爸那也可以说像人舅舅,人舅舅在北选跺跺脚就地震的人物啊。

高阳她妈就摆在这里。

高阳她爸也就攀上个高枝儿呗。

那孩子还能出息到哪儿去?

“我这人是嘴不会讲,我们就认命吧。”

其实扒房子再扒个冬天估计就没什么活儿了,瞧着赚的是多,可活儿就那些啊。

哪里有那么多的房子给你扒。

高秀宁不爱听这话。

什么叫认命?

她可以认,她女儿不能认!

小孩子一辈子就这么过了,哪行啊。

*

李世东家。

他刚下班往家走,就瞧见高阳吭哧吭哧的抬着一箱啤酒往楼上搬呢。

“这干什么呢?”

周月一脸无可奈何。

李世东就好喝点酒。

单位事儿多,每天也是大事小情处理个没完没了,这夏天喝点凉啤酒就是他解压的方式了。

这人脑子绝顶的好使,可这些粗活他是不做的,油瓶子倒了他都不扶。

这年头讲究的是妇女能顶半边天。

所以家里有什么都是周月一个人干。

一箱一箱的啤酒往楼上搬,丈夫的酒就没空过,她家住四楼。

今天这个小高阳也不知道怎么又来了,然后看她买完啤酒就直接给抬上去了。

有些时候周月就挺想叹气的。

气这家人嘴上没把门的。

但孩子……

会来事儿有眼力见的孩子,没人不喜欢。

李世东蹬蹬蹬上了楼。

高阳出了一身的汗,汗顺着眼皮儿往下滴,滑进眼睛里还特别的蜇。

袖子一擦。

“表姨夫,那我回去了。”

李世东点点头。

高阳下到三楼又被周月推了回来。

“你这孩子,擦把脸再走。”

周月用瓶起子开了瓶汽水。

工人到了夏季都是有这种待遇的。

单位之间发的东西不同,但大体上都是差不多,不是汽水票就是冰果票,消暑解热待遇,每家都是喝不完的喝。

进厨房在电话上面的毛巾架抓下来一条毛巾,然后走出来递给高阳。

“快擦擦,你就这样回去,你妈该心疼了。”

“没什么。”

高阳知道她表姨怪她了,她嘴又不能讲,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无法转圜,能干什么就干点什么。

屋子里李世东换好了衣服,重新打开房间的门。

“高阳啊,你进来坐。”

周月推推高阳,对着高阳努努嘴。

这是李世东第一次正儿八经的搭理高阳。

高阳在卧室门口换了鞋,屋子里铺的是地板革。

规规矩矩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大气都不敢喘。

“明天有时间吗?”

高阳不太清楚表姨夫为什么要问这个。

“问你话呢,倒是吱声啊。“周月着急。

觉得这孩子也是,平时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说了不算在她面前表现有什么用?

重要的是你表姨夫啊。

赶紧表现啊。

“有!”

李世东嗯了一声:“我们厂里要开微机课,你过来凑个人数吧。”

“谢谢姨夫。”高阳站起身,对着李世东狠狠一鞠躬。

她这一举动把李世东搞的还有点懵。

实在是……

身边确实少见这么小的孩子。

围着他转的,大部分都是混出来的,不是人精他也看不上啊。

“回去吧,明天上午九点过来。”

等高阳走后,周月看李世东问:“这不会叫人说闲话吧?”

“说什么闲话?我今天叫人去动员大家明天来上课,结果……呵。”李世东摇头。

他觉得有些人的脑子怎么讲呢,注定你这辈子没有任何的发展。

注定你穷啊。

微机是单位花了很多钱买进来的,国家一直号召进步,结果呢?

工人上班时间里干的活儿都是固定的,如果提早干完你可以坐着聊天也可以回家,好些人觉得有这个时间我直接回家睡一觉好不好,我何苦上什么微机课。

上了难不成他们就能当大人物了?

别扯淡了。

觉得领导就是闲的没事儿,净搞一些没用的场面做给别人看。

工人干的活儿就和微机一点关系都没有。

“都不报名啊?”

“都等着我给钱再来学呢吧,明天把你家里人喊来凑个数,不然这场面上也不好看啊。”

他也是难为。

你说搞个微机学习班,50台机器就坐三四个人,好看吗?

“行,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

李世东家里有电话,但这个电话是工作单位给装的,用来做工作用途,有些时候怕找不到他。

装一部电话就要将近八千块钱的初装费,也不是任何人家都装得起的。

大体通讯还是靠腿跑。

*

高阳回家第一件事先把外屋缸里的水挑满。

“妈,什么时候按个自动的泵吧。”

高秀宁点头:“我也觉得用那个方便,安起来麻烦吗?贵吗?”

其实农村已经有人装抽水泵了,给上开关,水管从井里抽水就能直接抽到缸里,这多方便啊。

但……

她怕贵。

怕装个水泵特别难,还得求人。

她最不喜欢求人了。

“没几个钱,没什么麻烦的,回头我和陈叔讲一声,该多少钱我们就出多少钱。”

“嗯,这样也行。”

“妈。”

高秀宁坐在地上洗衣服呢,虽然就一条胳膊但也能洗。

高阳放下水桶,走到她妈身边。

高秀宁自动自觉站起来了。

她一条胳膊肯定没有高阳两条胳膊洗的干净。

“随便搓搓就行,我已经搓半天了。”

“我姨夫叫我明天去上微机课。”

“什么是微机啊?”高秀宁问。

“高科技。”

高秀宁心里有点激动,过了好一会收敛收敛自己的情绪:“那你可把握好机会。”久久不语,最后才长叹一声:“高阳啊,你得别别人更加能吃苦,有机会就得上,你已经丢了学历了……”

这世道,没有学历能做什么啊。

好单位是根本不可能要你的。

高阳点头。

“妈,我知道的,你放心吧。”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