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完美解决

高秀宁有点犹豫看向女儿。

她一条胳膊,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不方便。

农村的水是要到院子里用桶打起来然后倒进屋子的水缸里,这都是力气活啊。

过去和弟弟一起生活,高峰是勤快人,这些活儿就都会干了。

高阳见她妈犹豫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妈,都会好起来的,你相信我。”

高秀宁瞥了女儿一眼,心想着,相信啥啊。

这孩子,任性!

你说夏天不烧火还好点,冬天得烧柴火啊,谁去山上弄?

说什么都不肯听。

坏丫头!

“我去打水。”

高秀宁跟着高阳去了菜园子里。

“扒房子的活儿……”

“妈,我其实骗你了。”高阳其实没那么多的心眼,也藏不住什么话,她妈一问她也是怕她妈上火,就都交代了:“表姨是特别生气,送条金链子还嚷嚷的人到处都是,我表嫂去她家里说了,活给他们,他们也送金链子。”

高秀宁磨牙。

“这个陈薇!”

她仿佛挨了一记闷棍。

“你当时当着你舅舅舅妈面儿说的,我怎么可能会特意告诉陈薇……”

她当姑姑的不可能拉着侄子媳妇去聊一些有的没有的。

“可这样的事情避免不了,她是我舅妈的儿媳妇,真的比较起来,妈你觉得她亲还是我们亲呢?我没有挑拨的意思,你把我和舅舅还做个比较呢,那舅妈也会拿我们和表嫂做个比较。”

高秀宁除了叹气也没别的事情做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换成是她,她可能也会对儿媳妇讲的,不是外人啊。

“我表姨夫那工作那么敏感。”

“那有啥啊,谁能把他怎么样?”高秀宁想当然道。

本来嘛。

你都那么牛了,别人都看你的脸色。

再说就是真的接收了金项链,谁会那么嘴欠上门去确认啊?

“能怎么样?可以检举他啊,盼着他倒霉的人应该大有人在吧?你都听说他不是个东西了,平时你就连门都不出的人……”

高秀宁一脸讪讪表情。

这不这一块儿大家办事都得和他打交道嘛,一来二去的说的人就多,她也是随意听了那么一耳朵。

“所以你说人家为什么要帮我们?给外人留把柄啊,一抓一个准儿。别说我姥姥人没了,就是活着,这件事儿也不是她去求就能办下来的。”

她觉得她表姨这个人,真的是挺好了。

“那,活儿还给我们?”

“说是这么说的,但我估计以后给的可能会少了。”

拆迁也就是拆一阵,靠着这个发家致富那不可能。

有其他的活儿,那就和她没相干了。

“那不搬多好,守家待地也花不了什么钱……”

高秀宁一听女儿的话,对未来就充满了焦虑。

“你不能这样想问题,我们一直不走,一直拆不开,那钱永远都不是我自己的。”

“五千块钱呢,存银行……”

高秀宁觉得即便没有1厘的利息,那也能多多少少有点利息。

“存银行我们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你要干什么?”高秀宁一脸紧张。

她现在看不懂这个孩子。

太能折腾了!

各种折腾。

干的都是别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啊。

栽了怎么办?

家里没有那种带本事的人能去救你啊。

不折腾才不会出现任何的风险。

“妈,我想去上海看看。”

高秀宁的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又要去上海啊?

你是觉得遍地是黄金吗?

可你个小丫头,就连个学历都没有,走出去被骗怎么办?

扒房子能赚到一笔钱,那是因为家里还有亲戚罩着你,去外地出点事那只能干瞪眼了。

“高阳啊,妈不是泼你冷水,也不是看不起你,妈就是觉得咱们做事情得一步一个脚印。”

走路还没学会呢,就想飞了?

“我就是想出去看看,我想看看华侨饭店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记得厉爵阳一直提华侨饭店,什么地方她都想瞧瞧。

“你去那种地方干啥啊?你也没有外国的亲戚。”

家里八辈子的贫农,根本没有那样的关系。

这孩子怎么有点不切合实际,乱想呢?

“那也没人规定不能看看,我就去看看。”

“我不同意!你一个小姑娘还是未婚,去上海那路多远啊?路上遇上点事你怎么办?”

现在的人很少出门旅游,怎么旅游?你知道一张站票买起来需要多麻烦吗?

真的走个亲戚,去火车站排队一天一宿你都不见得能买上票,买上了也是站票,火车一坐就几十个钟头,站着睡?

见识什么见识,能平平安安的留在本地,把钱攒一攒然后转个户口让高阳考个工作,她觉得这才是脚踏实地。

只要有了工作,高阳这辈子就吃国家饭了。

“我的妈,你怎么总怕我遇上点事呢?”

“反正我不叫你去。”

高阳让自己的口气真诚一些:“我先把扒房子的活儿干好,回头再说。”

“你最好打消这念头,我不同意啊。”

……

去不去上海的都是以后的事情,李凤兰叫除了大春以外的高家人谁都不许干那个活儿了,谁都别赚这个钱。

既然分开,那就算得清清楚楚,别让外人觉得他们占便宜了。

这个活儿,原本你舅也是不愿意干的。

瞧着是赚了点钱,可每天累得和什么似的。

高秀宁急了。

这突然撂挑子,叫她女儿怎么办?

她在家急得都要上房了,高阳去陈长河家了。

不知道怎么说的,反正陈长河第二天又开始帮她拉货了,而且还帮高阳找了几个扒房子的人。

高秀宁认为,亲舅舅亲表哥不帮忙了,高阳耍单儿就完了!

但事实上,这件事情很好解决。

你出一些钱搞定陈长河,陈长河就有办法叫人过来帮忙。

高秀宁看着院子里卸货的人,有些愣愣的出神。

这么好解决的吗?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