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搬家了

表姨明明说的是,活儿继续给他们。

她却撒了谎。

高秀宁眼角湿润,她坐在炕上说着:“……你姥姥和她妈是亲姐妹啊,她妈是我亲老姨啊……”

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对待她。

看在这样的情分上,都不能绝她的后路啊。

“我不该掀桌子的,妈,我错了。”高阳从炕上起来,站到地上道歉。

高秀宁哪有心思听什么对不对错不错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出路,虽然这条路看起来不够体面。

但至少叫家里过上了好生活。

她对自己,这辈子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但高阳不一样啊,她才刚刚二十岁。

书,没的念。

工作,因为户口因为学历,她总不能跟着她舅舅在地里刨钱吧?

女孩子,但凡有点办法,也不能去种田啊。

“我去找高崎……”

高秀宁真的是要和高崎大吵一架了。

亲姑姑没害过你的,你就是老婆吹什么枕边风也不能害你小妹儿啊。

为什么害你妹妹?

高阳拉住她妈的手:“我舅打都打了,你觉得还能怎么样?舅妈也亲自登门道歉了……”

“他害我女儿丢了工作。”高秀宁喊。

高阳擦掉眼泪,皮笑肉不笑地挤着笑容:“都这样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我去找你表姨。”

她去求!

“妈,你知道表姨夫为什么看不起我们这种穷亲戚吗?”

“看不起也得去求啊,我不能叫你耽误在农村……”高秀宁眼泪刷刷往下掉,攥着高阳的手:“是妈坑了你,是妈什么都不会想是妈拖后腿。”

她爱高阳啊。

比任何人都爱。

比任何人都希望高阳能出息。

高阳垂下了头。

哭不出来了。

其实办法是有的。

以后怎么样她也不清楚,但目前想做的就是,将她妈和舅舅一家拆开。

如果只是她舅,那问题不大,可现在扯到的人太多。

“我表姨夫给了我们赚钱的门路,然后高崎上门去说这活儿换人,他一想干脆都别干了吧,他还不如给外人了呢,给我们捞到什么好处了?”

“你给你表姨买了金项链啊。”高秀宁嚷嚷出来了。

金项链啊!

她女儿花了那么多的钱!

高阳去炕上把东西拿了出来:“这个吗?还回来了。”

高秀宁不说话了,只是哭。

这钱都不要了,那还有什么办法说得动周月?

自己这个表妹其实也是上眼皮的,不好打交道。

但凡有一点的办法,高秀宁不愿意去求人。

她觉得人只要吃饱喝足,干吗去看别人的脸色呢。

高阳看了自己妈一眼又一眼。

娘俩保持着沉默的状态。

高秀宁噗通一声倒在炕上,唯一的手臂横在脸上。

她在哭。

她不想让女儿看见她的样子。

“妈,我们搬吧。”

高秀宁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过了很久,才开口说:“搬吧。”

弟弟重要,侄子重要,但他们捏在一起也不如她女儿重要。

高阳想走,那就走吧。

上屋李凤兰唉声叹气的。

“总算是把人留住了。”

高峰盖着被子也不吭声,打也打过了总不能打死人吧,那就这样了吧。

陈薇再不好,她只是替她自己家里着想了,也没祸害她的小家。

骂,李凤兰也骂完了。

天都没亮,高阳就来回折腾了几趟。

家里有驴车,但她用驴车就得叫起来她舅,那就等于给舅舅机会阻止她们搬走。

一切准备妥当,六点钟吃早饭,高阳去上屋打招呼了。

然后她叫了大春帮自己套个车准备拉被子什么的。

高秀宁低着头。

她面子矮,觉得昨天答应好好的不搬,结果今天又变卦了,怕李凤兰不高兴不乐意。

去上屋然后在炕席下面压了两百块钱。

“那我就走了。”

高峰动都没动。

他不会劝人啊。

他嘴笨。

还有,他觉得既然都这样了,那搬就搬吧,硬留是留不住的。

高秀宁这第一次踏进不属于自己熟悉的领域,屋子肯定就那样儿,没什么可挑剔的。

这边屁股都没坐稳,李凤兰就追到了北选。

在屋子里好一通哭,好一通埋怨。

“……我自认对得起你,这些年我也没有嫌弃你,我一口菜吃我就保证你和外甥女不挨饿了,现在就因为这点事你们和我生分……”

“凤兰啊……”

李凤兰将钱甩到了地上,来了一个天女散花。

“我不是差你这点钱的人,银行里存的钱我马上提出来然后给你。”

别弄得她这个舅妈好像黑心鬼似的。

不是她的钱,她不要!

高秀宁也哭。

这不等于闹掰了吗?

大春儿哈腰将地上的钱捡了起来。

他觉得他妈和他姑至于吗?

钱还不要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