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心机

高阳掀了桌子。

将她妈做好的早饭都掀了。

碗筷飞到地上成了碎片。

同时成了碎片的还有高秀宁的心。

一声一声地捅死。

她自认,她可能有些地方做得不够好,但她没有害过孩子。

孩子突然发疯的样子让她觉得害怕,让她觉得恐惧。

仿佛就从高阳离家出走以后,就变了一个人一样。

高秀宁不敢哭出声,她怕丢人。

女儿掀桌子,对着自己的母亲大喊大叫,这叫人听见她这张脸就没法要了。

一个孝都谈不上,还谈什么其他的,外加离家出走,她抬不起头啊。

蹲下来,用一只手去捡地上的碗筷。

高阳直接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现在满意了?你不是觉得我占便宜,现在高崎要自己去扒。”

高秀宁两行泪顺着脸淌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这个事情我确实不知道,我也不会叫他这么干。”

她怎么会帮着外人去抢女儿的进项?她就是傻,也干不出来这种事儿。

高崎这种毕竟差了一层,他做出来什么属于他个人行为,高秀宁不认这个罪。

这和她无关。

高阳闭着眼睛,不肯去听。

高秀宁收拾好碎片,她怕高阳下炕扎了她的脚。

然后她就去了上屋。

李凤兰一脸懵。

“谁说的?不可能啊!”

高崎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胆子,再说高崎都不知道他表姨家住在哪里。

高秀宁紧盯着李凤兰的脸去看,她确信李凤兰不会和她玩这个心眼。

想起来昨天女儿说的搬家的话。

“我和高阳这两天找房子,找好就搬。”

李凤兰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这叫什么?

你们娘俩在她这儿住了多少年了?十好几年,撵你了吗?

高崎这个王八蛋搞事情你们就马上要搬,外人怎么看?

人家知道真相的不得说他们家欺负孤儿寡母的?

天地良心啊。

“姐,你这是打我的脸啊!”李凤兰叽歪了:“高崎真的干了我叫他爸狠狠揍他,你搬走算是怎么回事儿?”

“住着也不方便,早晚都得分开。”

“早晚分也不是现在分,我没对不起你和外甥女吧?你不能这样羞辱我啊,这些年我供你吃供你喝……”

她犯什么大罪了?

高秀宁觉得撕扯下去也没完没了,干脆就躲回屋子里去了。

可李凤兰这口气咽不下去啊。

高崎有错,那就找高崎啊。

怎么还把罪推到他父母身上来了?

系着围裙直接就杀到后面去了,然后在高崎屋子里好一通闹腾,又是哭又是喊的。

高崎被他妈闹得满脸通红。

李凤兰那嘴骂起来人根本不饶人,只差没把陈薇直接骂地缝里去。

“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们都敢给我做啊?人家现在说了,谁都别干了,你们是疯狗吗?跑到亲姑姑碗里抢饭吃,干活也是按工给的钱,短你们了?你们说盖房子没钱,我和你爸说这个钱我们出,结果你们还跑到周月家去了是吧?要不要脸啊?怎么有你们俩这种不要脸的呢,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然后就是国骂。

嘴里没有一句干净的话。

高桥被他妈骂的蹲在地上抱头。

陈薇讪白白的。

她觉得骂就骂了呗,反正也不会掉块肉。

再说这事儿她干得不后悔。

万一成了,钱就是他们家的。

再说现在大家都不干了,那就正好!

谁都别赚。

“娶你这种丧门星进门,我可真是倒了霉了……”李凤兰指着陈薇破口大骂。

自己的儿子她知道什么德行,绝对没有这种胆子。

可作为共犯,高崎也不是个东西。

良心都坏了!

上面这么闹,下面怎么可能听不见呢?

高峰晚上意思意思的把高崎打了。

人家都结婚娶老婆了,你说就是做爸爸的能真打吗?

不给孩子留一点面子?

以后怎么相处啊?

然后和李凤兰来了下屋劝高秀宁,不让搬走。

高秀宁上午生气是真的动了搬走的心思,结果高峰李凤兰一上门道歉,她又不想搬了。

其实居家过日子,能一点事情都没有嘛。

高阳去了周月的单位,她没去打扰周月办公,而是在外面门口一直等。

周月下了班才看到她。

“你如果是怕赚不到钱来找我,那别担心,早上我也是有点生气,话说得重了点,该怎么还是怎么。”

但她觉得闹成这样,还能住在一起呢?

出去找个房子,这点钱出不起?

“表姨,我真的对不起你……”

高阳标准九十度鞠躬。

孩子鞠躬鞠得特别实诚。

解释的话没说。

周月点点头:“以后你就好好干活就行了,家里人来人往的也是眼杂,你就别来了。”

气是没那么气了。

但周月觉得这一家子都不准成。

不值得交。

作为亲戚,我能帮的都帮了。

其他的就算了吧。

甚至她觉得,其实过不好都是有原因的。

至于都是什么原因,那就自己找去吧。

外人不会告诉你实话的。

高阳去打听了房子,就在北选附近,也是小房。

地方不大,推门进去就是大灶,往里面走就是炕。

农村一般而言就都是这种格局。

搬进搬出其实真的特别方便。

一个月20的租金,每个月按时交就行。

高阳回到家,高秀宁有点拉不下来脸。

毕竟孩子对着她摔摔打打的,她是母亲,不要面子的?

“你舅妈把你表哥嫂子都骂了,骂的那叫一个狗血喷头的,你舅也把你表哥打了……”

这总行了吧?

高阳坐到炕上。

她承认她当时不该那样发脾气的。

是她的错!

但……

不后悔。

点点头:“那一万块钱你们怎么打算的?不扒房子哪里有钱?还回去吧,还有我租好房子了,就在北选道边,一个月20块钱……”

接连的重击让高秀宁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真的活不给了?

不让干了?

这不是绝人后路吗?

“你表姨怎么能这么干呢,大家亲戚一场,我都跪下求她了……”

高阳这才知道,她表姨一开始为什么会答应帮忙。

她掉眼泪。

“妈,你觉得人家应该帮我们吗?必须帮我们吗?凭什么?换成是你,你会帮吗?我们对人家来说就是穷亲戚,我如果知道你这么干了,跪也是我去跪,我不会叫你跪的……”

高阳又嚎了起来。

哭是真哭,但哭的同时高阳觉得她的心肠可能真的是黑的。

不然为什么她要做戏给母亲看呢?

她难受的胸口好像堵了一块石头,但她同时也有想到怎么样的去做能让母亲站到她这一侧来,能让母亲同意搬走。

她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