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母女干翻

“妈,还有一件事儿,我想搬出去住。”

高阳一句话捅了马蜂窝了。

这年头,房子都是靠分的。

当然你有正式的工作,要能考上正式的工人就可以凭借工龄去换不要钱的房子。

如果考不上工人怎么办?

要么和父母一起住,要么自己出去买。

城市户口的人买套房子下来也五六千呢,大多数人都不会考虑买,太贵!

农业户口的,即便你手里有钱能买街道的房子,但户口落不上去,所以农村人也没有在外面买房子的。

买房就属于奢侈消费。

疯了吗?

租房那么便宜。

随便找个大房子带院套的也才不过三四十一个月,买房做什么?

没房就租啊,住哪里不是住,除了农村户口有诸多限制,城市租房也不影响孩子上学读书。

高秀宁猛地坐了起来。

“你还说对你舅舅舅妈没意见……”

高阳察言观色。

虽然屋子里黑,也没有开灯,但她还是看得见母亲脸上的表情。

“妈,你觉得我们一辈子住在舅舅家好吗?高崎结婚住在后面,高桥结婚呢?还有大春儿,原本房子就住不下我舅又不好撵我们。”

家瞧着是大,可三个男孩子,将来都是要娶老婆的,她们住在这里占着位置就是难为别人。

高阳觉得独立搬出去住,接下来对她和母亲只有好处。

“高桥结婚可以去隔壁,大春结婚那时候高崎都盖房搬出去了……”

“所以呢?舅舅舅妈就活该养我们一辈子?”

高秀宁叹了一口气。

她也知道这样不对不好。

可……

不是没办法嘛。

这些年都是这样住过来的啊。

她什么都不懂,外面的世界根本不接触,高阳就是个小丫头她们搬出去住,这会很麻烦的。

“……你小你不知道,家里只有女人没有男人,到时候人人都欺负你。”高秀宁无奈说道。

有高峰没高峰,这分别是很大的。

“妈,舅舅不是爸爸,他不能照顾我一辈子,他是我亲舅舅还是别人的亲爸爸,高桥这个年纪说搞对象就搞对象的,人家女方来家里一看,除了弟弟还有姑姑表妹,如果是你,你愿意吗?”

高秀宁瞪了高阳良久。

“租房你会租吗?”

“这没什么不会的,我这两天就去打听打听。”

高秀宁咬咬嘴唇:“其实你舅和舅妈没觉得我们是麻烦。”

就算麻烦了,她是高峰的亲姐姐啊。

亲姐弟之间,麻烦就麻烦了呗。

高秀宁拒绝踏出一步。

因为她怕!

为什么怕?她也不清楚,她就是不愿意改变。

“这事儿再说吧,容我想想。”

高阳神色沮丧。

她以为能说服她妈的。

外面租房子住的人很多,随便一打听就知道。

带着锅碗瓢盆就可以马上搬走的,能有多难?

第二天一早,高阳正在屋里水盆架子上洗脸呢,周月骑着自行车来了。

周月带着金项链来的。

进屋依旧笑呵呵的,东西用盒子装着,当初送来什么样儿她现在还回来的就是什么样儿。

“东西你查查好,高崎啊昨天带着媳妇来我家了,说以后扒房子他全部接手,你表姨夫的意思那你们就都别干了,原本就怕外人说闲话,现在又倒手又纷争不断的。”周月对着高阳笑笑:“东西呢我给你送回来了,我还得去上班,那我就先走了。”

周月开门就往外走。

高秀宁傻眼了。

什么啊?

高崎和陈薇干什么去了?

说一个房都不给他们扒了是吗?

脑袋里嗡嗡响。

觉得完了!

高阳的未来都完了!

高阳快步追出去,手里拿着那个盒子。

“表姨……”

“你别说了,其实表姨帮你真的不是为了这条金项链,你表姨夫的位置你也清楚,这样被人讲三讲四我们也犯不上……”

多少人认识李世东啊?

多少人等着抓李世东的把柄呢。

原本她就不打算收,是孩子苦苦哀求,她又怕孩子心里没底儿。

得!

一开始就不应该帮的!

没点分寸。

嘴是没白长,到处嘚嘚嘚。

周月和李世东最喜欢的就是守口如瓶的人,不喜欢大嘴巴的。

“表姨,我真的不知道……”

高阳从买这个项链,她只有那天当大家说的,可表嫂她没讲过。

肯定是表哥表嫂去表姨家乱讲话了。

高阳和李世东接触这么两三回下来,她很清楚表姨最在乎的是什么。

“我得上班去了……”

周月骑上车子就走了。

火气肯定有些。

高看你一眼,属于她眼瞎啊,看走眼了。

说不给活儿,这多少是吓唬高阳的。

我不图你金链子,但你家里也不能给我整幺蛾子,你说换人就换人?你是谁?

别说是高崎两口子来,就算高峰亲自来也没用。

你高峰算个啥?

你们是求人的人,没资格提条件的。

高阳捏着装着金链子的盒子,一股气飙升到天灵盖。

不用想就知道肯定她妈舅妈讲了。

高阳回了下屋。

“你表姨怎么回事儿啊?答应好好的怎么又变卦了?高崎说什么那是高崎说的也不是我们说的啊,谁让他去的……”

“妈,我就不明白了,你是看我过得太轻松了是吗?”

高阳发飙了。

她每天干活回来,回到家里至少要吃三碗米饭的。

她累啊。

回到家就恨不得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她是用汗水换钱,拿劳动力换钱啊,她的手就没有一天是完好的。

好不容易有了今天的局面,她妈这是为了什么啊?

心里什么孝顺,什么不顶嘴,什么顺从通通都抛到了脑后。

她只想一股脑将自己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

“你为什么啊,我在前面努力冲,你在后面使劲拖后腿,你是觉得我活得很轻松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为什么不去念这个大专,我去了玉州找我爸,我看见他们一家三口人开着车出门,我看见我那个妹妹穿得像是洋娃娃一样的,所以我离家出走了,你觉得是我不够听话,是我疯了是我不体谅你,所以我干出来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对不对?我错了,我干了不能被原谅的事情,也不用你一遍一遍地念叨,你现在干脆就捅死我算了,你捅死我吧。”

高阳不管不顾大声嚎了出来。

她不想当这个听话的好孩子了。

她太累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