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财政大权交出

一万块钱!

现在银行的利息给的很高,年息一厘。

换成金钱来说,一万块钱一年的利息就是一千。

一千块钱什么概念?

高阳出去打工打了五个月,才能赚到一千块钱。

钱,高秀宁给了李凤兰。

作为一个寄人篱下十几年的人,她觉得这钱高阳不能和她舅舅计较。

“……这些年吃喝都是你舅舅舅妈出的,你念书的钱也都是他们掏的,做人得讲良心。”

高秀宁一眼一眼看过来,见女儿的嘴抿得紧紧的。

她晓得高阳可能是不高兴了。

但……

做人首先得良心摆在前面。

高阳肯定不会赞同她妈的做法。

钱都给了,她们吃喝还是要看上屋的脸色。

有心和母亲讲上两句,也晓得她妈不可能听进去。

“你说了算。”

高秀宁唠叨:“……你看听你舅舅舅妈的话就对了,人家当场就给扔了一万块钱……”

高阳也就随便挤出来一丝笑容。

“嗯。”

高秀宁笑的很兴奋。

这也是她第一次当家做主赚到了钱。

赚钱的感觉真的不坏。

“累了吧,赶紧吃饭。”

高阳动了动筷子。

火,已经从嗓子眼烧到了上牙膛。

吞米粒都觉得疼。

身上没钱,做什么处处都是受限的。

“那陈长河的车钱,你和我舅讲一声叫他们掏吧,我身上也没钱。”

高秀宁目光微微闪动。

“你怪妈自作主张了?”

“嗯?没有。”高阳伸着筷子去夹菜。

干的就是个体力活,每天回到家只想躺在炕上装死人,一动不愿意动。

也是干得时间久了,这拿着筷子的手才能不抖。

“……你年纪太小了,出去办事情压不住茬,再说这力气活都是你舅你表哥他们干的……”

高阳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大过于金钱吧。

挺好的。

“我也没说别的,就是这钱……多少你也给我留点,我身上没有钱办什么都不方便……”

“我回头去给你要。”

高阳沉着脸。

她想,亲女儿和亲弟弟哪个值得相信呢?对她妈来说,是亲弟弟更值得信是吗?

*

李凤兰已经张罗着要把钱送到银行去了。

“明天我就送银行去,一年怎么样也能有一千块钱的利息。”

高峰坐在炕上洗脚,好半天说了一句:“那里面有我姐一半的钱。”

当时讲好的嘛。

李凤兰笑眯眯道:“姐能有什么花钱的地方,家里春夏秋冬都不用买菜,买点肉也是我们消费,这个钱我不是个人扣下来而是将来拿到利息大家再平分的。”

只有整数的存,才能有这样的利息,一旦钱分家,就得不到那么高的利息了。

高峰想想也是。

农村人能有什么花销。

先帮着攒着,等到高阳出嫁再拿出来。

陈薇拉门进了上屋。

“妈,你们睡了吗?”

“进来吧,还没睡呢。”

李凤兰端过来高峰泡完脚的水开门出去,对着院子一扬。

“有什么事儿这么晚了过来?”

陈薇脸色微微发红,道:“……妈,我想让高崎来承包扒房这活儿。”

如果高崎干了,就可以把高秀宁顶出局。

高阳一个人能干多少活儿?

一个丫头片子,就那点力气,还要分一半的钱,他们这三个大男人加上老公公,四个人才得一半,陈薇觉得不公平。

高峰眉头紧皱。

就是听到了不靠谱儿的,他也不会当着面给儿媳妇难看,公公和儿媳妇得保持距离,有些话不太好说。

李凤兰:“怎么想起来说这个了?”

“一共五个人干活,其中四个是我们家的,姑姑家就占高阳一个,高阳能有多大力气?你瞧瞧她那小胳膊上一点肉都没有。”

“活儿是高阳弄来的。”

“都是求亲戚,表姨也是我们家的亲戚啊。”

陈薇觉得心疼姑姑不是不可以,一年到头给个一两百的就算是他们做晚辈的尽孝了。

亲爹妈一年才给多少钱?

这样说得过去了。

李凤兰突然就明白了儿媳妇来的意图。

虽然是明白了,但还是拒绝了:“……住在一个院子里,你这么干叫我和你爸以后怎么和你姑走动?当时讲好的,大春和高阳合作,一家一半。”

亏,肯定是亏了点。

但,做人得良心摆在前面。

陈薇面色发沉。

觉得婆婆就是个二百五!

一万块钱,如果家里四口人分,那就是一家两千五。

现在五千块钱分成四份,哪多哪少?

里外不分呢。

“妈,你也知道我们开春就要盖房子的,这盖房子的钱我都不知道上哪儿去搞……”

不给她分也成,那就叫婆婆给他们出盖房子的钱!

这样也算公平!

公公是个劳动力,可公公老了。

下面两个小叔子都小着呢,懂得干什么活儿?

还不是她家高崎最辛苦,出的力气最多。

“我给你出一部分。”

李凤兰拍了板儿决定了。

下面两个小的还没有成家,自然她说了算。

*

“姐,这车怎么还没来?”

这不是陈长河的风格。

陈长河是个大滑头。

自从高阳给了他一些钱以后,每天按时按点的车都会开到扒房子的附近。

高春一屁股坐在地上,红着眼睛喘着粗气。

瞧着他们赚的多,可都是体力活儿。

实打实的体力活。

累!

死累死累的。

高阳的腰也快断了。

以为五点前车就能开来,结果愣是等到了晚上十点钟。

陈长河开车过来,各种说着不好意思。

在车上他又说明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忙,也许过不来。

高春:“不来?那我们这些东西怎么弄回家啊?”

骑自行车还是赶驴车往回驮?

那得来回驮几百趟啊?

“叔,这个月的钱是不是……”

陈长河摆手:“提什么钱,提钱伤感情。”

高阳愣愣的。

觉得肯定哪里不对劲。

*

“今天回来的这么晚?这都十点多了……”高秀宁跟着高阳回了屋子里。

高阳的唇角露出微不可查的弧度:“我舅妈没把车钱给陈长河,人家是故意拖到这么晚的,说是明天也过不来了。”

高秀宁呆了好几秒。

“忘给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