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强烈的敌意

高阳出门去送周月。

周月带着那条金链子来的。

想还!

“……你的心意表姨都知道了,东西我不能要,你家也不容易……”

这时候的心境已经和当初不一样了。

高秀宁求过来的时候,周月是三分尽力的状态。

但到了如今,那已经达到了五分真心的意思。

施恩也是要看施恩的对象是什么样的,如果都是高阳这种,周月愿意把这门亲捡起来走动走动。

如果是高秀宁和高峰……

呃。

那金项链最后还是跟着周月走了。

上屋李凤兰有些挑理。

周月是高秀宁的亲戚,难道不是高峰的亲戚?

一样的亲戚,为什么你只去高秀宁家?

摔摔打打动作上有些不痛快。

高阳回了屋和她妈商量了几句,就来上屋了。

高桥、高春她都得用,除了这两人外加她亲舅舅还得用大表哥高崎。

不是白用!

干一天的活儿,算一天的钱。

李凤兰原本心里想的好好的,谈不拢我就赶你们出去!

她今天必须要威风威风。

不然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把她看扁了。

“……按天算钱。”

李凤兰所有的不满都消失了,脸上带了笑容。

“她表姨就把这活儿都给我们了?”

“嗯,不知道她怎么去说的,我也没参与。”高秀宁觉得这应该都得益于自己过世的母亲和亲姨的关系。

不叫她求人最好!

李凤兰的笑容从眉头扩散到了眼角:“……给我一条金链子,我什么活儿也都给小高阳了……”

*

李世东是个聪明人。

也是个上眼皮。

好些人背后讲,李世东最不是个东西!

这种人你就交不透。

高阳每天进出李家,房产公司的那些人就都认识高阳这丫头了。

“快歇歇吧,进屋就一直在干活。”周月切了西瓜送到高阳的眼前,挑了块比较红的递过来。

西瓜的中间儿自然是要留给丈夫和女儿的。

“表姨,我不累!”

高阳手里拿着抹布,爬上爬下的把屋子里的所有玻璃都擦干净了。

李世东下班,拎着包进门就撞上这孩子了。

家里的熟客了。

讨好他的人不少,帮他干活的也不少,他聪明脑瓜又转的快,这两年又去夜校进修了大专文凭,平步青云的,李世东真的不是什么人都能装进眼睛里瞧的。

高阳这孩子会讨好人,但他也没太瞧得上。

主要年纪太小了,加上学历实在有点低。

现在工作都讲究个学历,他这个年纪都是大专,而小了他这么多的高阳才勉强是个高中学历,对方身上有什么值得他瞧得起的?学历碾压啊。

高阳那个家他更瞧不起,高中文凭都没有的高秀宁?还是一棍子据说打下去都敲不出来一个屁初中都没读完的亲舅舅?

“表姨夫,你回来了。”

李世东有些爱答不理的点了点头。

高阳的活儿也干的七七八八和周月打过招呼就离开了。

周月问丈夫:“她那边房子扒的还行?”

如果高阳的活儿干不好,就算是帮她把整个屋子的玻璃擦得透亮也没用。

李世东神色如常。

“有点小聪明,将来也出息不到哪儿去”

周月皱眉。

“怎么了?”

“一代人不如一代人,也就配干这种活儿了,农村户口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齐州,就算是当工人的首要条件就是,你的户口必须是城市户口,不然农村的高中文凭就连城市的小学文化都比不上,因为你没资格考公。

周月跟着叹气:“……娘俩都是农村人,懂得什么长远能有什么目光。”

她喜欢高阳,但不认为高阳以后会有什么大发展。

时代造就英雄,但高阳怎么去看她都不像是能当英雄的人。

而且学历方面确实吃亏。

现在用人单位任何重要点的位置,都是要求学历的。

大专已经是低到不行了。

一个仅仅高中毕业的小孩儿,能出息到哪里去。

无非就是赚两个辛苦钱而已。

这不,为了一点钱成天扎在她家里替她干这个干那个的。

“仗着我的关系她和陈长河搭上线了,陈长河会帮她拉几趟货……”

周月干脆道:“只要不影响他给单位拉东西,那就由着他去吧。”

到底是她娘家的亲戚,只要不拖后腿她还是愿意帮一把的。

*

“怎么才回来,饭菜都凉了。”高秀宁拿开罩在饭菜上的罩子。

农村到了夏天就是这点不好,苍蝇乱飞。

高秀宁挥了挥手,一只手递给高阳碗筷。

“我去给我表姨擦玻璃了。”

高秀宁叹息道:“你当初要是去念大专也不用干现在这些抬不起头的活儿了……没念书也只能处处求人了。”

高阳听了这话只觉得没趣儿。

“讨别人开心也得有方式方法,不见得谁都能行。”

高秀宁看着女儿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有些无语。

讨好人还讨好出来优越感了?

“妈,我知道你心里介意什么,书我肯定是要念的。”

高秀宁撇撇唇角。

“你怎么念?高考都结束快两年了,当初你就是不听话,还搞了一个离家出走……”

说着说着高秀宁突然收声。

娘俩因为这个离家出走吵过好几次。

她也不是逮住了孩子的伤疤一个劲儿的往开掀伤口。

就是说话不过脑子,想起来就提了。

“家里有人吗?买东西的……”

高阳出屋,看见进入大门的人止住了脚步。

静静看着眼前的人。

厉爵阳的眼睛生得特别的好,一双眼万语千言都在其中。

“妹妹,又见面了。”微微笑道。

高阳认得眼前的人。

那个说她走霉运的人!

一股气冲上心口,过了好半响才缓缓开口:“嗯,怎么找这里来了?”

“你家卖道木还有旧的门窗?”

“嗯。”

“妹妹真巧,缘分能抵个折扣吗?”

高阳淡淡道:“不可以。”

现在准备卖的东西还没扒下来,扒下来也是之前都订出去的。

东西根本不愁卖。

厉爵阳看出来眼前的小姑娘对他有点敌意。

八成就是因为那自尊心作祟。

一字一句道:“你给我个好折扣,回头我介绍更多的人来你这里买,我们村儿起房的人家超出你的想象……”

那块石头,不仅是叫他们村儿脱贫了,而且直接上升到了暴富的程度。

高秀宁坐在炕上听的一清二楚。

第一这是高阳认识的人。

高阳没什么机会认识外面的生人,也就是说大概可能就是打工期间认识的。

有关于女儿打工期间到底发生过什么,高秀宁不想知道!

其次,这个人是个大买家。

“你给他个折扣。”

高阳笑了。

厉爵阳盯着高阳看了一会儿,脸上闪过一抹很奇特的笑容。

“成啊,你给我多介绍生意,我给你打折!”

生意生意,赚钱才是真理。

提什么那不值得一谈的一面之缘。

呵呵。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