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母女联手

扒的这点玩意堆了一院子。

晚上全家吃饭,高阳没过来。

别说她了,就连高峰都不愿意动。

死累死累的!

高桥和高春勉强还能看。

李凤兰扒着碗里的饭看大儿子。

高崎开春儿就要在后面的地起房了。

盖房子那院子里的东西都能用得上啊。

大儿媳陈薇抿嘴而笑:“妈,这些东西我们都用得上啊。”

起房子,窗户木头一类的都不能少用。

这些七七八八的加在一起,也能省掉近一千块钱。

陈薇的算盘珠子打得啪啪作响。

李凤兰也是这意思。

用得上那就……

看向儿媳妇,笑着说:“你和我讲没用。你得和你姑说。”

她觉得她和高峰管了高秀宁高阳这么多事情,要点东西其实也不能算过分吧?

都是白来的!

下屋-

高阳彻底起不来了。

手脚都是软的,抬个胳膊都费事。

高秀宁脸沉着,盯着她说:“不愿意吃读书的苦,那你就吃社会的苦吧。”

干力气活就是这样的。

高阳是一动不愿意动,脑子里过着一些事情,不紧不慢的说:“……妈,我大哥来年可能要起房子,那些东西都用得上。”

高秀宁有些不悦。

“打小你就是你舅舅养大的,这点东西你还舍不得了?”

“我也不是舍不得!我是打算都卖了以后拿着钱给我表姨买条金项链。”

这年头送什么都不如送钱送金来的叫人记忆深刻。

送钱的话……就这点东西出的这点钱,人家瞧不上的。

“我已经送过东西了。”

高阳眼珠子转着:“我看那附近一大片儿都是要扒的。”

高秀宁看了女儿一眼,脸上闪过一抹为难。

“你的意思我明白,好不容易出点钱这又是你舅舅家出的力气最大,就是表示也应该先冲着你舅来。”

外面的人情,她去的时候带过东西已经到位了。

高秀宁的想法和高阳完全不一样。

高阳是通过今天的事情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人不是那么好做的。

想把这个人做好了,那就更不简单。

她想坐起来,起来的过程双手一直抖抖抖。

高秀宁瞧见了。

收回了视线。

其实,心疼!

特别心疼。

但也是生气。

如果上了大专,将来毕业回来也是能找份体面工作的,何苦干这种不上台面的粗活儿?

而且出去上学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户口可以跟着走,再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了非农业户口,现在户口多重要啊。

拿着炉钩子又往炉子里添了点煤块,让屋子里烧得更暖一些。

“……我知道欠我舅的,可我想赚的更多我就得拿得到更多的房。”

“可……干得动吗?你舅妈回来说,你舅都觉得吃力了。”

“去之前没经验,累肯定是累但干活是有技巧的。”

高秀宁低头不讲话了。

娘来正坐着呢,李凤兰带着陈薇登门了。

陈薇一进门直接开门见山。

“姑,那些窗户还有道木我都想要,来年盖房我都能用得上。”

黑不提白不提直接就要将东西扣下。

高秀宁母女俩是依附着高峰的,高峰是她公公啊,她拿属于公公的东西这没有错啊。

李凤兰没吭声。

这话吧,好说不好讲。

高阳的小脸涨得通红:“嫂子,这东西都有买家了。”

她如果太要面子了,这东西就都白给陈薇了。

这不行啊。

真的不行。

手上没钱,做什么都做不起来的。

陈薇的脸立即沉了下来,盯着高阳说:“东西刚进家门这就卖出去了?”

糊弄鬼呢吧。

这个丫头,心眼子变多了!

“东西确实有用。”

李凤兰皱眉。

觉得既然人家不愿意给,那就算了吧。

李凤兰愿意算,可陈薇可不愿意算。

便宜好占啊。

占了就可以省下来钱。

也是听了高阳的话隐隐带着一点气儿,冷哼着:“你这是因为我过来问,所以说卖了吧?这活儿也是我爸带着我两个小弟给你干的,高阳你自己也得摸着点良心。”

“她怎么没良心了?”高秀宁闻言眉头一皱,直接开口呛人了。

高秀宁不好意思!

但对陈薇她好意思。

她不欠陈薇什么。

高阳也不是个孤儿,她妈还在这里坐着呢。

你就直接欺负她了?

上门要东西也得有个要东西的姿态,踩着人占便宜?

“出力的是我爸,干活的是我两兄弟,这些东西和高阳有多大关系?”

高秀宁点头:“你说的都对,和我们没什么关系,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没有规矩?你婆婆还在这里坐着呢,你就敢和我呛声?我是高崎的姑姑,活儿是我求来的,没有我哪来的这些东西?”

李凤兰叹了口气。

“行啦。”

……

高峰和高春来了下屋。

高阳打工赚的那一千块钱现在高秀宁拿了出来。

钱就在手绢里包着,她数出来一些钱。

不全是整钞,里面还有十元十元的。

“高阳的意思让我把这一千块钱给你们,但我留了二百,有点什么事情也好做个后手的。这些东西能卖多少就卖多少,卖完的钱就都是她的,她要给她表姨送根金项链。”

大春一听就明白了。

把钱推了回去。

“那就都送了吧。”

他觉得送得太少,人家也看不上。

高峰动动嘴。

他实在是不愿意干这些。

总觉得……

过去有个词儿叫投机倒把,那放过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就是现在,找份工作也不是太难,干吗出去赚这个钱呢。

亲自之间,别人有本事他不高攀。

还买金链子去送!

多叫人瞧不起啊。

“舅舅,你总得替大春多想想吧,他将来结婚也不好跟你们一起住的。”高阳看出来她舅不愿意帮她了。

她舅就是典型的吃饱了就不会想其他的类型,家里要不要过的更好这些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只负责把自己该干的干完,比如说放牛,比如说种菜种粮。

大春点头。

可他晓得自己点头没用。

他爸他妈都不是那种能听他话的人。

在这个家里,儿子就得听老子的话。

大春看向高秀宁。

高秀宁的话,高峰还是能听进去的。

毕竟是亲姐弟。

高阳的视线也投到了母亲的身上,可眼睛里带着一点点沮丧。

“就当我做姐姐的求你了,高峰。”

高秀宁的话一出口,高阳不敢置信的看向她妈。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