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你信她个屁

什么脸面,什么自尊,通通都不要了。

高秀宁只能这么一搏。

那死丫头想做,这个她确实能帮上忙,别的……

读书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家里条件也实在是不好。

就赌一回吧。

谁让她是亲生的了!

虽然大家都觉得高阳都完了,其实高秀宁也觉得完了,但!但凡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她都想替高阳争取一下。

表妹硬把高秀宁拽了起来。

高秀宁这点小体重她一个用力就薅起来了。

“你是我表姐,往上了说你妈那是我亲姨。”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孩子走错路了但她现在想回头,外人可以冷嘲热讽的看热闹做亲妈的不能这么干,我得往回了救她啊。”高秀宁死死攥着表妹的手,略略苦笑。

这辈子都没成想,她会跑到别人家来下跪。

表妹敛下表情,道:“扒个房子不是不行,可姐我这话也得说在前头,他们单位往外给这活儿都是一天扒完,如果扒不完那你别怪我不帮忙,一趟还是几趟现在我也不能保证你,等他回来的,我尽量帮你争取。”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表妹也算是掏出来良心了。

肯帮!

但帮不帮的前提,看你干活的能力和速度。

“我谢谢你,月啊姐感激你一辈子,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妹夫也会越干越厉害的。”

高秀宁最后的一句话,让表妹面上露出了几分悦色。

是人就爱听好听的话。

感谢这个感谢那个都没用,你掏不出来钱,你身上没有任何的关系,人家理都不愿意理你,不过就是仗着这层亲戚关系,最后人得你一句好,也算是没白尽心。

高秀宁回家等消息。

这头儿表妹等丈夫回了家,问了问。

问的过程中还是确定一下一间房能出多少钱,如果多的话,她就让自家人去干了。

“……都不来往的表姐,她家那孩子离家出走现在又回来了,她妈就求到我这里。”

“也不是不能给,但干活得麻利,一天之内就得扒完。”

“好赚吗?”表妹心思活了活。

家中有弟弟有妹妹有妹夫有侄子,那么多的亲戚呢,如果真的好赚,那就让家里人去干,这多好!

“好赚?扒一天累的半死,一片儿扒下来手磨破磨出血能折腾出来几百块钱吧,还得是外面私人的工程队干的。”人数多,钱一均也没多少,哪里能比上班舒服呢。

他可看不上这种活儿。

扒房那都是什么人干的?就连正经工作都找不到的人才去做的。

“噢,那就给她吧,叫她试试……”

“给她们一趟房试试?”

表妹淡淡道:“先给几家吧,给多了万一干不下来呢,再说你给出去都是对口的关系……”丈夫给谁了,回头这都是互换的利益,表姐那边真的除了亲戚关系,什么都换不来。

*

高秀宁带着高阳去了上屋。

李凤兰是没直接吭声。

外甥女用舅舅,也不是不能用,但用舅舅去出苦力,这倒是少见啊。

娘亲舅大,你要是好活儿来找你舅也就算了,这种累死人的活儿……

扒房子?

就村里谁家房子破破烂烂的都懒得扒了起新的,第一是没钱,第二是觉得扒房子费事儿。

好好的谁折腾这个去啊。

这年头,能吃饱穿暖大家活的都很安逸,没事儿给自己找点苦力活干?

李凤兰噼里啪啦对着高阳数落了起来:“……不是舅妈不让你舅舅帮你,都没干过怎么干?一天内扒几个房子这不是扯吗,你舅舅待在家里就干这点农活他身体也不怎么好……”

高阳毕竟年纪小面子薄,叫她舅妈一说,坐立难安的。

倒是高秀宁面色不变,说:“高阳和大春儿一起干,到时候赚多少钱两个孩子平分。”

关系是她走来的,不是有她这层关系,捞不到这种活儿。

两家合伙干,两家的孩子平分钱。

李凤兰说:“姐,你以为我真的在乎这点钱?能出什么钱啊?那房子都破的不行全都是破烂啊,砖头下来卖给谁啊?”盖好的房子卸砖头,那砖头都是烂的啊,这年头买点新砖才几个钱?

你给房产公司干这种活儿,得便宜的是人家单位,人家要用地和你们这些扒房子的可没关系。

“我和我姐干。”高春脆生生给了答复。

高春,高峰和李凤兰的第三个儿子,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今年十六,初中都没毕业,之前在外面打工,这不是过年嘛就回家了。

大春儿这孩子心眼实诚,也没觉得这活儿能赚多少,高秀宁是他亲姑,高阳是他表姐,都是实在的亲戚,打小也是和高阳一起长大的关系很不错的,和两哥哥的关系比较起来,他和高阳更像是一奶同胞。

“就这么办吧,明天叫高桥也过去帮忙。”

高秀宁和高峰又出去说了会话,都是高秀宁再说,高峰讲话的时候很少。

等高峰回到屋子里,李凤兰就叨叨上了:“你这外甥女外面混野了,心思也多了。开始晓得利用别人了,我家出三个男人干活,她和她妈加在一起勉强算一个劳动力然后和我平分,那钱我都没寻思要,这事儿太气人了。”

叫人算计到头上,李凤兰气的半死。

这活儿她就是觉得压根没钱赚的。

“行了,睡觉吧。”

“睡什么觉啊?高阳多大点孩子?她胡闹你姐就由着她胡闹,她懂个屁她!”

谁家十九岁的小屁孩儿就可以当家做主了?

孩子毛都没长齐,你怎么能听她的话呢?

最奇葩的就是她大姑姐,以前完全不是这种性格的,合着拿别人豁出去你不心疼是吧。

“就干这一回,没钱赚她们就知道了。”高峰也没觉得能有什么钱。

高春从里屋走出来,他的炕和父母隔着一道墙。

“我姐说了,扒房子能扒下来点卖钱的东西。”

李凤兰双目一立:“她说能卖钱就卖钱?她说什么你都听,她是你祖宗啊?一个半大小子自己一点主意都没有,成天跟在一个黄毛丫头的屁股后面转。”

“赚不赚,干了不就晓得了。”

李凤兰咣当一声把茶缸摔在了炕上:“赚不到钱你就别回家了,你和你姑还有你姐过去。”又叨叨:“她知道个屁她!就是个高中文化比别人多念两天书真的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是吧,那么本事出去怎么没赚回来一万两万的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