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听年长人的话,有错吗?

徐金枝瞧不上高秀宁。

前面生的孩子,都是草包。

只有她生的孩子才是人中龙凤。

秉承着这种思想,她能瞧得上高秀宁和高峰那就怪了。

妹夫过世,你竟然跑到妹夫家来打架?

高秀宁把对方的鞋都打掉了。

两个女人撕扯起来肯定不会好看,抓头发扇耳光。

原本少了一条胳膊的高秀宁按道理应该吃亏才对,结果却是她把人压倒性的打。

“你看见她大肚子了?”

“我呸!我就没看见,你能捂多久?高阳在外面当小姐你以为大家不知道?”

村儿里的传言多着呢,难道就因为别人讲两句,你就找人干架?

被打的女人也是不服气,我就讲你女儿怎么了?

高阳就是干了!

离家出走,就是陪人睡觉去了!

“我没听见别人说,我管不着。我听见你说了,那我就打你!”

家里也是乌云罩顶。

徐金枝直接就当高峰的面儿提了,别来了!

承受不起!

回了家嘴上也没轻饶高秀宁,对着高阳姥爷说着:“……秀云都要难过死了,她倒好去了直接找人干架,在院子里打的满地打滚,我这张老脸都丢没了……”

姥爷沉默着没吭声。

*

“看着我就能饱了?”高秀宁没好气将饭碗摔到了高阳的眼前。

心里火大的很!

她就知道,孩子回来以后,肯定就是这么个局面。

想起来在高秀云家,看见高秀云一边哭一边盯着女儿关心,高秀宁长长叹口气。

她看着觉得肉麻,也做不到。

“你打算找份什么工作?”高秀宁扒拉着碗里的米粒。

“妈,我想去找表姨夫。”

“找他干什么?”

那是挺远的亲戚关系。

你想高阳的姥姥都去世多少年了,她姨姥家女儿的丈夫,几乎高阳一说表姨夫,高秀宁就想到了自己的那个表妹。

全家只有那个人嫁的特别好!

谁不羡慕啊。

“表姨夫现在负责房产这一块儿,我想去试试走走关系。”

高秀宁目光闪烁着冷意:“你知道我从来不求人的。”

何况基本不走动的关系。

过得好人家主动上门来认亲那是一回事儿,过不好穷的上门去认亲,那是另外的感觉。

“我自己去。”

“你本事了!想事情就是想当然呢,他管房产他能给你套房?”

现在工人是分房,她那个妹夫就负责那一块儿。

几乎这一片就没人不知道她妹夫名字的,之前也有很多人跑到她这里想走关系。

这年头,分房都是要排号的。

按工龄算,有些时候就是工龄到了,但领导不给你,你也是没招。

“我表姨夫负责房子这块,那他就一定负责拆旧房,我想去扒旧房子。”

北选那一块高阳是晓得的,她以前上学进进出出都要经过那一片,盖房子就得买地,买地就会有人动迁,动迁就得扒房子。

这年头扒房子都是靠关系的,走得了后门。

可能某一片房子就划给你了,当然让你扒不给你任何的费用,但扒的过程中,那些门窗啊房顶的道木砖啊瓦的都是值钱的,扒下来的所有钱都是归扒的人所有。

高秀宁想起来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但……

那都是男人干的活儿,哪里有小姑娘去扒房呢?

一个人扒房?这不是开玩笑嘛。

就算高阳是个大力士,人家扒房也是有时间规定的,叫你一天以内扒完绝对不会给两天时间。

高秀宁几乎下意识嘲讽道:“你可真本事啊,也真敢想啊。想的挺好,扒房子,你是有工具还是有车?扒下来的东西堆在那儿你稍微离开马上就得被人拉走。”

小孩子想法。

什么都没干过,什么都不了解,张张嘴她就说能干。

呵呵!

高秀宁藐视高阳。

她一个活了半辈子的人,不如一个孩子聪明?

那种活不是谁都能干的。

家里没有一群男人,能干得了吗?

就算是成功扒下来了,东西卖给谁?

纸上谈兵谁都行。

“先干了再说吧,我想和大春儿合伙干。”

高秀宁轻笑一声,笑声里满满都是讥讽:“原来你是真不笨啊,还把你舅舅算在里头了,到时候是不是人手不够还得折腾你舅妈和两个表哥啊?”

这简直就是不要脸!

舅舅供你吃供你穿,回头你想什么馊主意不说,还要搭上你舅舅?

大人不干活,就陪着你一个小孩子胡闹?

高阳不说话了。

“你怎么不说话了?”高秀宁问她。

高阳觉得十分无力。

“我说什么你都觉得听起来可笑,除了嘲讽我,我还能得到什么?您想的对,我就是瞎折腾我没什么本事。”

“你离家出走还怪别人了?”

高阳将饭扣在了桌子上,大声道:“对,是我的错!因为我犯了错,所以你一遍一遍的提醒我,让我生生世世都要活在愧疚当中里,让我生生世世都要伏地认罪。”

高秀宁顿在炕上。

没有想拿着错来捏女儿一说。

她就是……

孩子听妈的话,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高阳那饭不肯吃了,下了炕:“我明天就出去找工作。”

……

高秀宁一夜没睡。

想高阳说的话,想未来想过去。

想的头都要疼死了。

她告诉自己,她可能是毁了孩子前十九年,她得振作,她不能继续毁孩子未来十九年。

出去打工,这不是长久之计啊。

不如索性让她折腾去,她干上了就晓得什么是生活了。

求人丢一回面子。

不求可能一点机会都没有。

实在不行……扒不动那就放着叫别人扒,送上门的钱总不会有人拒绝的吧?

再说,家里有四个男人,她豁出去脸不要了,高峰这点面子会给她的。

脑海里浮现着,高秀云那边死了丈夫哭的凄凄惨惨,然后又关心孩子吃了没,孩子穿的够不够暖,怕金凤吃不饱怕金凤着凉的样子,高秀宁幽幽叹口气。

给人当妈,怎么就那么累得慌呢?

她小的时候,她妈给她口饭吃,叫她饿不死就行了,怎么差这么多呢?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