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穷人尊严

“妈,我就想试试。”她这辈子,不想就这么被定格了。

炕上还摆着炕桌,母女两个人都没去撤。

高秀宁凉凉道:“我去替你求人,也就这么一次,要是不成你就哪凉快去哪儿,做对什么事情了?还不允许人说,我就是说你怎么了?你是我女儿,我是你妈,我当初要是多说两句就不会让你落这样的田地,你以后出门怎么办?他们现在都等着看你肚子大起来呢。”说到这里,高秀宁坐了起来,目光恶狠狠盯着高阳:“你出去认没认识什么男的?”

高阳只觉得气闷。

何止是外面的人不相信她,就连她妈都不信她。

“我知道我说了你也不信,他们想的就是你想的。”高阳忍不住看她妈说着:“我就那么让你不相信吗?”

高秀宁神色这才舒展开,顺下气:“行了,你也没干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还不让说!

知道丢人,就别去干啊!

想着明天得买点两盒果子拎着登门,求人办事她没别的本事,空着手去也不好。

不去咋整?

其实高秀宁真的是动心了。

不管能不能干下来,先磨一磨高阳。

人生跌一跤也好,省得以后不知道自己是谁。

又觉得那时候她多注意点孩子的情绪,可能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

想啊想的,一想就怨气不断,明明想好好和高阳说的,一张嘴就嘲讽不停:“我看你能做出来什么样儿,那些男的都不如你,谁都不如你聪明,你想得到别人想不到。”

你看村子里这么多的人,哪有一个混出来的?走出去也是靠考学。

“妈,你想我死吗?”

高阳不说还好,一说高秀宁就炸了。

“别少拿死来威胁我,你有什么脸去死?死了都是丢人的鬼。”

“对!”高阳站在炕上:“因为我不够优秀,做不了给你长脸面的孩子,所以你生我就认为倒霉了,你是我妈妈啊,怎么就不能对我温和一点?我小时候你不高兴你就要打我,你打我我没怪过你,我知道你不容易,可我理解你,谁理解我?”

高阳语气发涩。

她回家真的是对了吗?

也许就应该留在外头的。

高秀宁当时听见女儿和她蹦跶,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去打高阳。

狠狠打她,打到她听话为止。

你并没有做任何了不起或者叫人脸面上有光彩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大呼小叫的?

可……

打也打过了,虽然心里依旧是恨,那是亲生的!

忍着一肚子即将爆开的气,穿上鞋就离开屋子了。

跑到后面院子里去吹冷风了。

被风那么一吹,人也就冷静下来了。

就算觉得女儿是活冤家,她也得管!

气的不停掉眼泪,咬着牙恶狠狠骂道:“我就是欠你的,冤家啊……”

小鬼儿来讨债,高阳就是来讨债的。

屋子里的高阳也在哭。

她妈生了她,为什么不能在言语上对她好点呢?

总是要嘲讽讥笑她,为什么把别人的错都发泄到她的身上?

……

高秀宁提着两盒果子去登表妹家的门了。

没去过,但是在街道一打听就晓得了。

她那个表妹夫,实在是太出名了!

这年头有本事的人,谁都认识。

给她指明了路,说就住在小学下面,她是绕了好几圈才找到地方。

表妹胖了不少,看起来整个人就是那种富态的圆润,打开门看着她问:“你找谁啊?”

“我是高秀宁……”

对方请高秀宁进屋坐,硬聊了几句。

高秀宁脸上也是强作欢笑。

几乎不来往的两个人,现在其中一人登门了,你说什么原因?

“姐,你这次来是……”

表妹听说过高秀宁的遭遇,也知道自己这个表姐极少和外人走动,过去觉得也是个特别要强的女人,现在看……

她还听说,高阳离家出走的事情。

是不来往,但地方就这么大,有点风吹草动就都知道的,街道里也是亲戚套亲戚的,一提谁家大家都晓得,她丈夫现在这么个位置,很多人登门来办事,来的人多听到的消息也多。

心中也是怅然。

“我那丫头……”高秀宁咬着下嘴唇。

一辈子没对人服过软,一辈子没讲过求人的话。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讨好声:“……能不能叫给我们一趟房子,叫我们去扒……”

“这……”表妹的语气依然温和,但脸上闪过一抹难为。

其实扒房子这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给谁扒不是扒,这种活给到她家里,都没人愿意去干。

那活儿又累又苦,而且大多数就是一两天之内全部扒完,没点体力根本干不了这个活儿的。

其次,这年头干这种活真的不体面,人人都有工作,出去就能找到工作,为什么要干这种又累又脏的活儿啊?虽然能赚钱,但能赚几个啊。而且吧……

亲戚是真亲戚。

可亲戚也是有远近一说。

今天她表姐提两盒果子登门来求她,她马上给办了,那明天一堆的远房亲戚都敢杀到她家来求她帮忙办事。

管得过来吗?

亲戚之间,帮急不帮穷啊。

高秀宁的脾气,她是了解些的。

这样的人,这辈子就定格在这里了,不可能还有其他的发展。

也就是说,表姐这条线她用不上啊,亲戚之间来往也是利益置换的,你没有值得我所图的,我是活**吗?就为了做好人而帮你?

两盒果子十几块钱,她差这点果子吗?

表妹神色和蔼,笑盈盈道:“这事儿我说了可不算,得回头等他回来我问问,但是姐,你别看我们家这个管点事情,其实没什么说话权利的,这种事情他也得求人去办。”

高秀宁猜到不会轻易帮她了。

脑子里闪过很多的念头。

想抬腿就走,想摔门而去,可最后她的选择却是……

对着表妹就跪了下去。

实在没办法了,那个死丫头想试,那就试吧,她做母亲的也成全不了别的了,省得高阳总是埋怨她做母亲做的不够合格。

表妹一激灵。

她是不想管,但不是想折辱谁。

连忙伸手去拽自己表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先起来。”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