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她长了一张霉运脸

高阳想她妈了。

想的无法入睡。

越是想越是心乱。

那个人给她的东西,她没吃!

高阳不吃来路不明的食物。

倒是旅店的店员一直打趣高阳:“长得年轻还是有优势的,这东西是什么啊?瞧着还怪新鲜的。“

闻着味道可好了。

高阳递了过去:“给你吃!“

“真给我?“

“给你!“

那个汉堡最后被旅舍的店员吃了,高阳捏着袋子里的那张皮看了很久,然后去找了老板娘。

“我不想干了,这个月已经到日子了,能不能把钱给我结了?“

老板娘皱眉道:“你不干了你想去哪儿?“

这么快就被人捞到手了?

发展迅速的她见过,这也是普遍的现象。

“我要回家。“

老板娘听了这句话,似乎有些兴味笑笑:“也不是不行,但你们饭店的钱和我这边的旅馆钱是分开的,要算你也得找那头算,我这里结不了,还有,没干满六个月是要扣押金的。“

“可是我来的时候,你并没有提过押金的事情。“高阳看着老板娘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是说过的,可能你没认真听。“

一个19岁的小姑娘,她还糊弄不了了?

高阳就是再傻也晓得老板娘是故意要扣她钱,可她的心里长了草只想快点回家和她妈认个错,她妈愿意打愿意骂,她都受着。

她不想待在这里了。

五个月的工资一千块钱要扣掉两百的押金,如果不想被扣,老板说那就干满六个月,干完这一个月就可以拿到剩余的钱。

高阳没有行李。

走的时候又遇上了那个人。

那人身边有个讲着满嘴她听不懂话的人,高阳停了停。

那个东西阿姐吃过以后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也许人家是好意。

前面的人走着走着,停下来扭头趴在楼梯扶手上,笑道:“妹妹,劝你一句,在这种地方你想要的都得不到,干满十年八年也就熬到头了,这年头就是出去要饭也是有技巧的才能多要。“

“我要回家了。“高阳的眼角略有湿润。

她离家出走了小半年,她妈一定急死了。

她想通了,不管她妈打她还是骂她,她要回去了。

那趴在扶手上的男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回家好啊。“

“我离家出走的,我只有高中文凭。”其实后悔过的,当时不该这样冲动的,可晚了她晓得。

突然就讲了出来,那一瞬间所有的自尊破防。

她就是那种不听话的小孩儿,她就是那种坏小孩儿。

男人随意道:“高中文凭也是高学历啊比大学差了一咪咪,没学历的人也能混出头,不过特指聪明的人,脑子转得活的,你就……“

只要打量一眼,就可以归纳总结。

好骗!

单纯=傻

小姑娘一旦和好骗两个字沾了边,那属于你的坏运气可能还没到呢。

一个汉堡就可以叫你讲出来真心话,差得远呢。

“我知道。”

“你住在这里,算员工?呵,老板和老板娘是一家,给你们点地方睡又要免费用你们,只有你这种小姑娘才会愿意。想开开眼界去华侨饭店,那地方……如果想要找个依靠,我想以你的脸来说问题不大,至于运气好不好那我就不晓得了。”

进出华侨饭店的总体来讲,还是好那么一丢丢的。

他今天要去谈生意,谈比特别大的生意,所以才会好心劝她两句。

做点善事,积点德行,然后保佑他顺顺利利吧。

“阿阳……东西到商号了,马老师已经过去看了……”

男人顺着楼梯下行。

“要价多少?”

“在清迈要过两百万的价格,没卖掉就拉到了国内,300多公斤,我听说袁家的人看过但好像又走了说是过完年后谈,看样子他们是想拿……”

玩翡翠的姓袁出名的人不多,200万的价格说感兴趣的那也只能是那家姓袁的。

翡翠原石这个东西,除了懂有些时候还需要撞上一点点的运气,色进没进,进去以后是变大还是变小。

“马老师叫你现在就过去,你学地质学的,应该用得上的吧……”

“妹妹,去看热闹吗?去商会看石头。”男人到了一楼突然停了下来,歪着头去看楼上的小姑娘。

朋友用手臂撞他。

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还泡妞儿?

你说高阳胆子大就大,她敢一个人跑出来,她敢跟着不认识的人就去了。

快过年了嘛,大家都赶着回家过年。

商会里冷冷清清。

“马老师。”

“哎,来了。”

被叫做马老师的人看见高阳也是明显一愣:“学这个的?”

“我妹妹,带来长长眼界。”男人淡淡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有两个有意向的买家,一个香港的一个袁大老板,但这不是要马上过年了吗,他们着急回家,货主也想回家过年,知道你给不了前面的价格,他现在也是想回去过年,所以价格方面可以压一压,这种春料你怎么取,在泰国一公斤值五十万,取十几公斤是稳稳妥妥的吧,这是三百公斤我给出来的还是保守的情况下估计。”

男人围着石头打灯去看,其实已经反反复复看过不下于几十次了。

“他要多少?”

“120万。”

男人皱眉。

高阳站在这里,听不懂他们讲什么。

120万是什么万?

她一个月工资才赚两百块,120万吗?

这种事情没人会劝的,这是天价啊,如果赔了,可能直接就去要饭了。

看石头的看石头,那位马老师似乎很着急。

“这个价格真的不会亏的……”

男人还是犹豫。

“妹妹,帮我一个忙。”男人突然对着高阳支着一口大白牙笑了:“你觉得能买吗?”

“阿阳……”

马老师也是明显吓了一跳。

这种决定怎么能去问外人呢?

男人只是笑。

来的时候他去求过一支签,下下签!

“你帮我做个决定,我送你回去的车票。”

高阳吞吞吐吐说道:“不……不了吧。”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她觉得那么贵,一定是骗子!

男人笑笑,神色间明显带了一丝的肯定。

“我买。”

“你考虑清楚啊,这钱是你全村集资来的。”如果打水漂,会害死别人害死自己的。

这个时候谁能一口气拿出来一百多万?这都是村子里的人凑出来的,大股东小股东回去都是要交代的。

“我相信我妹妹的话。”男人一脸轻笑:“因为她最近比较倒霉!”

也就是说,因为高阳足够的倒霉,她说不行那一定就是行的。

高阳对眼前人的一丝丝好感彻底降为了零。

心,碎成了玻璃渣。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