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对你也有怨恨

上屋正在吃晚饭,一大家子吃饭的时候也没什么人聊天。

李凤兰还说呢:“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你说这个小丫头……“说着叹口气。

做舅妈的,不会不盼着外甥女好。

但觉得,可能完完整整回来的可能性偏低。

不会真的就……

院子里有狗叫。

然后就听见高秀宁的声音:“……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再然后就是巴掌声。

李凤兰麻溜下了炕,踩着鞋就冲出去了。

你瞧瞧!

你瞧瞧!

这谁啊?

这不是高阳嘛。

“你这孩子,你跑哪里去了?怎么好的没学会学人家离家出走,你妈眼睛都要哭瞎了……“李凤兰骂着高阳。

挺懂事的一孩子,怎么就那么能作呢?

高秀宁举起来手,大嘴巴去抽高阳。

“你回来干什么?我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妈……“高阳哭了。

高峰指指屋子里:“进屋说。“

别在外面打孩子,怪丢人的。

再叫人听见。

好不容易回来的,肯回来就行啊。

高峰这个做舅舅的觉得,知道回家那就是好孩子啊。

高秀宁扯着高阳的头发哭,打了几巴掌实在打不动了。

浑身的力气都被抽没了。

天天盼着她回来,真的盼到孩子回来了,她又觉得其实还不如不回来呢。

这辈子不见了才好!

她怎么养出来这样丢人现眼的丫头?

扑到炕上痛哭失声。

“丢人啊。“

李凤兰上上下下打量外甥女,见外甥女外表也没什么伤,略略放下提着的心。

至于其他的……她不好问出口的。

“回来就好。“

家里的人就是打你了骂你了都是为你好,外面的人可就不是这样的了。

屋子里就剩高峰、高秀宁以及高阳。

高秀宁尖着嗓子问高阳:“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高阳哭的鼻涕都淌了下来。

“……我去找我爸了。“

高峰拿着手绢递给高阳,把外甥女拉过来坐在炕上。

“行了,人回来就行,你别打她了。“

做舅舅的重重叹气。

已经这样了,那就接受现实吧。

妹妹要强,这样看高阳也是要强,一个要强害了母女俩啊。

“你以后怎么办?你这个死丫头啊,有书你不念,你离家出走……“

高秀宁坐了起来冲过来拉扯高阳的头发:“我们俩一起死了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何必这样丢人现眼,现在谁不知道你离家出走?“

高阳的头发被扯的乱七八糟的。

她抬起头,神情没有任何的犹豫:“我不想这样活,我不想被人瞧不起!“

高秀宁一巴掌扇过来,因为过于用力她整个人摔在了炕上。

“你不想?现在谁能瞧得起你?我知道你在外面都干了些什么?“

“别人说什么我不在乎。”高阳发了狠。

“不在乎你回来干什么?外面待不了你就跑回来了?这个家也不是破烂回收站,你哪里来回哪里去。”高秀宁指着大门:“滚!给我滚!”她气的浑身发抖。

想的再好,也架不住女儿突然出现的那一瞬间。

所有的怨气,以不可挡之势快速发泄了出来。

高峰淡淡道:“好啦,别再打别再骂了,明天找份工作去。”

既然不想念书,那就去打工吧。

反正大多数孩子都是这样的命运,也没什么。

做舅舅的认为,普通人走普通路呗,怎么样都是活。

“我看你能找到什么工作!”高秀宁终于缓过来一口气。

再气也晓得没办法了。

高秀宁声音哽咽。

她是亲妈,她难道真的愿意看扁女儿?

别人看扁她,瞧不起她,冷嘲热讽她什么都不在乎,但别人要是敢欺负她女儿,瞧不起她女儿,她就会和那个人拼命,但现在呢?

自己欺负自己。

死丫头,自己把人生把前途作没了!

想到这里,高秀宁脸色铁青:“我从没对你有过任何要求。”

“妈妈,你对我真的没有过任何的要求吗?”高阳说不下去了。

真的是没有过吗?

高阳哭了起来。

“你还哭?就因为看见人家受点刺激,你就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现在该哭的人是我,外面的人讲什么?都等着看呢,看你被搞大肚子回来。”

高阳气的忍不住发抖。

“那妈妈呢?你一句一句伤害我的话,你讲这些是期盼着什么?期盼着我被人搞大肚子是吗?”

啪!

“我是你妈,我是你的仇人吗?我会盼着你那样?”

“你是我妈,那为什么你从来不肯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一想呢?你说你没有逼我,你希望我上清华北大是吗?我上得去吗?妈我真的好累,我学的好累,我一到考试就会浑身发抖,我害怕考试,这些你知道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不停告诉我灌输我,我要努力我要争气,你想过好日子,你只能依靠我,我不敢考不好我不敢不努力学,可我好累啊。”

喊出心里话,高阳只觉得痛快极了。

高秀宁一只手不停打在高阳的脸上。

“我们俩去死,我们俩一起死了吧……”

高峰夹在中间,挡住了高秀宁打过来的手,他姐的手一下跟着一下落在他的脸上。

“都这样了,你打她有什么用,想想以后吧。”

高秀宁扑倒在炕上,哭的死去活来。

高峰看看外甥女。

“你去上屋找你舅妈去。”

省得再挨打。

“舅,你回去吧。”

高峰:……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