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好了,我真有事。我先走了。”向晚可以说是落荒而逃,走出好远了向晚还觉得那是向妍胡说的。一个人没有感情了,什么都是奢侈的。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向妍也不知道。

向晚抬头看看依旧蓝得一尘不染的天空吸了吸鼻子,不就是没有感情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没有感情我也就没有了软肋,好事一桩……向晚这样的自我安慰现在对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学姐,你在干嘛?”木子彦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向晚愣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和木子彦的视频通话还没有挂断呢,这茬儿怎么能忘呢?!

“你怎么了学姐?”木子彦放轻了语气温柔地问。

“我……我没事。”向晚欲盖弥彰地擦了擦泪。

“你在哪儿呢?说!”木子彦突然紧张了起来。

“我没怎么……我什么事也没有……我只是……我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向晚越说越崩溃。

这时候已经是深秋了,天在开始亮的晚了,向晚一个人坐在小区门口,孤零零的一个小姑娘。

向晚的眼角根本就不用细看,一看就能看出来,很红。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木子彦的声音不容拒绝,说着就站起来拿外套要出来。

他在手机里看到了,向晚只穿了一件衬衫,深秋的早上,还是有点冷的。好像之前向晚的父亲也说过,向晚身体弱。那是在向晚带他去上药的时候。

“别!小学弟,学姐没事。我等下就回去了……”向晚说完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向晚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自己,就像是小时候那样,好多时候,很多时候,只有自己。自己和黑暗还有安静斗争,然后自己大获全胜,赢了的代价就是她只在十几岁就失了跳脱。

往后所有的感情和性格脾气,都是从书上学来的。还有什么说话的语气方式,声音的大小,语句的用词,没有一处是出于她的本心。

木子彦看着显示已经挂断视频通话的界面一愣。脑海里开始努力回想向晚所在地的背景是哪里。

是小区门口!木子彦眼里闪过一抹光。想到这儿,木子彦猛地开门出去。

“诶!小遂,你干什么去?”明萃云正端着养胃的粥准备让木子彦吃点儿呢,就看见一道残影从自己眼前过去。

“朋友出事了,我过去一趟。”木子彦头也不回地说。

“小遂刚开学,什么朋友?”明萃云看木子彦都已经进了电梯了也没再说阻止的话。

“难不成是小学的?老婆子,你说,会不会是小遂小学班上的那个班长啊?”木成修大胆猜测了一下。

“你个死老头子,你别瞎说,我孙子,才不会为了那个从小就心机颇深的女生这么着急呢。诶!是不是晚晚?”明萃云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但是眉目间的担心也不是假的。

那什么好的姑娘,还跟自己那么投缘,要不是怕孙子和儿子还有儿媳妇觉得自己封建,明萃云都想上门跟人家定亲了。

“你才别瞎说呢,晚晚那孩子那么好一定是福泽绵长,健健康康的,不会有事儿的。”木成修停下正写着的毛笔抬头说。

这一边,木子彦气喘吁吁的跑到小区门口了,却没见向晚的身影。心里一咯噔,忽而想到,向晚这时候是不开心,但是她那么骄傲的人受伤了也不会让别人看见的,肯定是在一个安静无声的地方。

木子彦看着小区门口已经开始活动起来的人们,他站在路边,一会儿突然起来向上品紫云的东门跑去。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