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秦淮护犊子

“你不能吃肉,会长胖的。”

秦淮看着容晓倩的盘子全是排骨和红烧肉,简直突破了自己的想象。

看着她纤细的双腿和保持得甚好的身材,很难想象平时她的饮食居然是这样的。

“怎么?我不能吃肉了?”

容晓倩一个凌厉的眼神给他杀过去,吓得秦淮立刻闭嘴。

待众人皆齐齐落座,秦淮看着今日的食堂居然有紫菜蛋花汤,那可是他的最爱,可看着容晓倩盘子里的红烧肉就走不动。

“那个,能不能去帮我打一份紫菜蛋花汤?”

秦淮小声对她说。

本来是不抱任何希望的秦淮,没想到容晓倩居然答应了。

今天的容晓倩,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这还是平时把自己耳朵揪变形的容晓倩吗?

简直怪哉!

“队长,你这也太没男子风范了,怎么能让女孩子去呢?”

江舟坐在秦淮的对面,取笑他道。

“小兔崽子,信不信我削你!”

秦淮从容晓倩的盘子里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自己的嘴里。

容晓倩在家里就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哪里干过端汤这样的烫活儿。

不锈钢的小碗没有底儿,捧在手里滑滑的,心中丝毫不敢放松,生怕滑落在地。

这人啊,越是小心就越容易出事。

今日,校啦啦队也在学校训练场排练,就为了下周给南川中学校篮球队加油打气。

本是沆瀣一气的团体,却因为个人恩怨瓦解。

戚白笙和一群好姐妹有说有笑端着午餐与容晓倩擦身而过。

谁也没看见谁,皆是看着各自手里的东西。

“嘭!”

戚白笙与容晓倩的肩膀撞了个满怀,那碗紫菜蛋花汤一下子扣在了容晓倩的胸前。

白色的衬衫一下子由白变绿,经过空气的蒸发开始变得丝丝透明。

紫菜蛋花汤的部分蔬菜汁儿溅在了戚白笙的白色短裙上。

“队长!你的裙子!”

啦啦队对的姐妹提醒惊恐的捂着嘴指了指戚白笙的裙子。

这一指可不得了,戚白笙内心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

“你干什么啊!走路没长眼睛吗!”

容晓倩正想道歉来着,可听她这粗鲁的话,瞬间没了歉意。

“是你没长眼睛吧?戚白笙?”

容晓倩可不像喻书眠那样好欺负,她戚白笙狗仗人势,不过是家里有点臭钱,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好得意的?

秦淮看去,心中暗道大事不好,赶紧放了筷子就冲了过去。

看着容晓倩的狼狈样子,胸口湿了大片,立刻将自己的身上的球服当众脱下,把球服套在了她身上。

“秦淮!你耍流氓啊!”

戚白笙一众人捂着眼睛,纷纷指责他。

江舟一行人也围了过来看情况。

秦淮光着膀子挡在容晓倩面前,趾高气扬的看着对面的戚白笙。

“戚白笙,你叫什么叫!”

“给容晓倩道歉!”

戚白笙看着不可理喻的秦淮,心中早已火冒三丈。

让她道歉?

这世界上除了顾言之值得自己道歉,就没有第二个人了!

“凭什么我给她道歉!”

“就凭你走路不长眼!”

秦淮轮了轮拳头,眼看着就要动粗了。

他秦淮虽然不打女孩子,但那时针对讲理识趣的,这样嚣张跋扈,骄横野蛮的,在他这里可算不得女的!

“淮哥!别冲动啊!”

江舟站出来暗暗地将秦淮的拳头按了下去,这一拳下去,他秦淮以后在南川中学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容晓倩瞪着戚白笙,冷冷的说了一句。

“算了,狗咬人,是不会道歉的。”

秦淮看着负气而走的容晓倩,紧紧地追了上去,顾不得气炸了的戚白笙。

“好了好了,吃饭吧大家,下午还要训练呢!”

江舟打了个圆场,免得空气里全是尴尬的火药星子。

“白笙,别生气了。”

“是啊是啊,那容晓倩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啊。”

“怎么?这么快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戚白笙狠狠地吐了一句,心中甚是不痛快。

“大不了我们不去给他们加油了!”

戚白笙低头看着被弄脏的裙子,一个劲的说着气话,其他人只能由着她。

她们的这位队长就是小脾气太大了,什么事都得称她的心才会如意,不然他想方设法都会让自己如意的。

这一次联谊赛,看来注定是不会平静了。

下午,戚白笙心中气不过,果真没有再去训练了。

作为队长带头翘训练,这若是被老师知道了,少不了一顿惩罚。

“算了,我容晓倩岂是那样小气的人。”

“大丈夫能屈能伸,就退一步让着她,道个歉怎么了。”

容晓倩自顾自的走到了啦啦队的训练场外,一个劲在外面徘徊了好一阵才推门进去。

齐齐的十几个人都坐在一堆,懒散得每个正形。

“戚白笙呢?”

容晓倩看着十几个人,理直气壮的问了一句。

“被你气跑了呗。”

为首的那个女生,与戚白笙同班的庆雯,算得上是和戚白笙关系最好的。

“那她作为我的学姐,也太小气了。”

容晓倩一听这话,将那些道歉的话立马忘得一干二净,压根儿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你以为自己多厉害?”

庆雯为戚白笙打抱不平,一下子站起来与容晓倩对峙。

容晓倩在身高上的优势就将庆雯的气势给足足的压了一半。

“对啊,是比戚白笙厉害些,怎么了?”

容晓倩不知道自己的嘴这时候怎么变得这么“贱”,非要凭一己之力跟庆雯争个高低。

“好啊,既然这么厉害,那你一个人去给篮球队加油吧!”

庆雯说着就扔了手上的拉花。

“好啊!那我就让秦校长给你们两个人记大过!”

庆雯就是一个平民小老百姓,想要和她容晓倩硬刚还差了不知多少。

“不就一个啦啦操,有什么难的?!”

容晓倩将地上的拉花捡起来握在手中,看着其他的人,眼中一丝异色闪过。

舞蹈,曾经是被她深深埋在心底的一丝遗憾。

小时候自己在舞蹈上的天赋,不亚于大提琴,可惜……只因为家族中都是搞音乐的,强迫着她也必须学乐器,而将舞蹈的天赋给她生生剥削。

好在自己偷偷摸摸没有落下基本功,现在还算是有些底子。

“她戚白笙不愿意来,我来!”

此话一出,震惊众人。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