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珍惜我给你的命

人活一世,命由父母所生,我却不同,十五年的命是父母所给,余生的命都是顾言之为我而续。——《眠眠》

短短的一个寒假,家里发生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足足让她还没有缓过神来,仿佛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她被困在这梦中一直醒不来。

开学第一天,喻书眠望着那烧毁的房屋,空荡荡的一团焦黑,没有了声息,就连旁边的那颗香樟树也在劫难逃,被烧得只剩下了半截树桩。

今年春天,不知道它会不会生出新芽,迎接新生。

“姐,上车吧。”

江舟跨着车,站在她身后唤她。

恍惚间,她还以为是顾言之的声音,结果回头,所有的惊喜都化为了失落,江舟的脸险些都被她错认为是顾言之。

“我自己走路去。”

喻书眠丢下江舟,径直一个人自顾自的向前走,没有回头,亦没有看见江舟脸上的表情,他同样也很失落……

顾言之家里的是不知道被谁传到了学校的论坛上,虽然那篇贴没几分钟就被删了,但还是被人看见截图保留了下来。

私底下进行二次传播、三次传播……无限循环下去,几乎是全校皆知。

“眠眠!你还好吧!”

还不等喻书眠进教室门,就被容晓倩一个大大的熊抱给唬住了。

一个寒假的时间而已,不知道还以为她容晓倩在家里练了麒麟臂,差点给她勒断气儿了。

“倩倩,你再不放开,我就没气儿了……”

容晓倩意识到自己方才失态了,这才想起来正事。

“对了,今天王妈要换座位,你自己要提前和顾言之商量哦。”

容晓倩第一时间就将小道消息告诉她,就为了不让她和顾言之分开。

她可是和秦淮两个人暗中磕这对cp很久了!

喻书眠看着早早就来了的顾言之,心中竟有一丝丝的紧张。

现在的紧张不同以前了,她不是为了自己的那点点私心而紧张,反倒是害怕自己的懦弱而不敢与他说话了。

洛爷爷的死,始终都是一根刺卡在自己的心间,她时刻提醒自己不敢忘记。

“早啊。”

顾言之奇迹般的先开口给她打了声招呼。

喻书眠屁股还没有挨到板凳就开始如坐针毡了。

“早。”

她弱弱的回应,顾言之自然是察觉到她的异常了。

“怎么?就一天没去接你,就开始害羞了?”

这没羞没臊的话可不像是他顾言之能够说出来的,难不成一场大火将他们两人的灵魂互换了?

“顾言之!”

喻书眠暗戳戳的吼了他一声,声音压得极低,恰恰只有顾言之能听见。

原来她害羞的模样更是讨人喜欢,自己以前倒是疏忽了这么块儿宝藏,以后可得好好藏着才是。

王麻意气风发的站在讲台上,抒发着内心的一腔热血。

“同学们!你们已经进入到人生最重要的阶段了!”

秦淮漫不经心的小声嘟囔着,他说上句,王麻接下句,不能说毫不相干,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将成为你们人生的转折点!”

容晓倩伸出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秦淮,让他闭嘴别捣乱,不然待会儿免不了被王麻一阵掏。

“为了更好地促进同学之间的友谊和学习成绩,接下来我们调换新学期的座位!”

喻书眠握笔的手一下子紧了,小小的动作也被顾言之捕捉入眼。

刚才被顾言之一撩,竟然忘记给他说换座位这事儿了。

“喻书眠!”

王麻叫到她的名字,喻书眠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眼神中有一丝丝的慌乱。

这一次的座位排列,是为成绩互补,正数第一名对倒数第一名的规则。

“喻书眠,你和张飞一桌。”

班上一下子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下好了,女张飞和男张飞终成眷属了……”

“剩下顾少爷独自黯然神伤了……”

顾言之嘴角微微上扬,丝毫不在乎下面的闲言碎语。

“王老师,我申请和喻书眠继续做同桌。”

这话说得有几分霸气,班上立刻炸开了锅,大家都纷纷投来八卦加羡慕的目光。

“哟!大冰块儿今天有大动作啊!”

秦淮歪嘴笑着,不怀好意的在下面一个劲的起哄,喻书眠的脸都快羞成猴子屁股了,明显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烫。

“顾言之,你不要无理取闹!”

王麻心里默默地感叹一句:这小子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在心里设想了一百种顾言之拒绝的办法,好歹委婉一些私下里来找他说,他顾言之倒好,直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出来了!

“王老师,我认真地。”

班上的气氛又被抬高了一些。

这气氛越来越粉红色了是怎么回事?

顾言之这是在发表爱情誓言吗?

还是在向喻书眠表明心意?

“王老师,我得给喻书眠补习数学竞赛,坐一起方便讲题。”

听听!听听!

学霸的理由找得多好,让最为严厉的王妈都找不到理由反驳!

明着这可是为了学校荣誉,给同学补习数学竞赛,为学校争光,这暗着不过是想坐在一起罢了。

那一节课,喻书眠这颗心就没有平静过,就像是坐过山车,一下子冲入云霄,继而马上跌入谷底找不到地儿落下来喘一口气。

“怎么?不愿意和我做同桌了?”

顾言之见她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这可不是她的一贯作风。

“没有。”

喻书眠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那一份说辞,她觉得自己又变回了原本的丑小鸭,再也追不上顾言之了。

她害怕自己的追逐给顾言之带来厄运,害怕再让他失去他所爱之人。

“喻书眠,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

顾言之凑近她,四目相对,眼中的火热想要极力的探寻她内心的那一处冰凉,将她捂热了融化。

“生活需要向前看,不然……”

顾言之离她又近了几分,吓得喻书眠不敢有任何小动作,摒住呼吸不敢妄动。

“……你可就追不上我了。”

顾言之一句话短成两半说与她听,惹得她心中悸动,没了平稳呼吸。

“谁要追你啊!”

喻书眠恼羞成怒,拳头自然而然落在了顾言之的胸口。

硬邦邦的一块,反倒是将她的手锤得生疼。

这不由得让她想到了在病房时,他那腹部的力量……

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顾言之的腹部,意味深长……

“你看什么!”

顾言之立刻起身,将她的小脑袋瓜子扳到一边。

“非礼勿视知不知道!”

“不知道!”

喻书眠趁他不备,提着书包就跑出了教室,顾言之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跟了上去。

他的小霸王,又回来了!

设置
字号 18
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