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我在大火中等他归来

今年的雪,来的有些早,凉透了心。本以为就在那场大火中丧生,却不曾想上天怜悯,留了我一命。——《小霸王日记》

喻书眠将火炉上的活熄灭,端下煮好的暖茶,细细的酿好盛在碗里,待会儿糖炒栗子回来了正正好。

“眠眠……”

洛姥爷虚着声音有一下没一下的唤着她。

“爷爷,我在!”

喻书眠赶紧放下手中的暖茶,奔到洛姥爷的床前。

“眠眠,言之在吗?”

喻书眠蹲下来,轻轻地握着姥爷的手,笑了笑。

“爷爷,他去买糖炒栗子了,马上就回来。”

洛姥爷笑了,觉得稍微有了些力气说话了。

“眠眠,爷爷有话想对你说。”

喻书眠贴近了几分洛姥爷,害怕错过一个字。

“爷爷,你说。”

洛姥爷哽咽住,颤颤巍巍从枕头下面摸出一小块梳子还有一个小锦囊。

“这个,梳子……帮我给姥姥。”

喻书眠慎重而又小心的接过,那可是姥爷的命啊!

“这个锦囊,是给言之的。”

“爷爷,我记住了,我一定给她们。”

喻书眠那个傻瓜,却还不明白为什么洛姥爷说这些话。

转念一想,却觉得不对。

“爷爷,等他们回来,你亲自给他们好不好?”

喻书眠感觉到手中姥爷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表达什么,却没了下文。

“眠眠,姥爷拜托你,好好照顾一下言之好不好?”

“他命苦……没人疼他……”

喻书眠眼中被一阵寒风掠过,那眼中酸胀,一股热流从中滴落下来,打在洛姥爷的手背上。

“爷爷……我知道,我会的!”

“眠眠……爷爷很开心,别哭……”

喻书眠看着他这样待自己,那心中的愧疚越发的深,更加无法原谅自己。

眼泪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不断滑落,洛姥爷垂眸,看着桌子上放着的暖茶,心中念叨了一句。

【那糖炒栗子,今年怕是吃不上了,只等来年,送到我坟头上来吧。】

“好好地,好好地,你们都要好好的……”

洛姥爷自顾自的在口中呜咽了一圈儿,放在喻书眠掌心的手停止了温度。

“爷爷,对不起……”

那一声对不起,终究没有赶上,失去温度的手终究是赶在她那一声“对不起”的前面了。

“爷爷?爷爷!”

“洛姥爷!”

喻书眠捧着那只手,心头一阵狂跳,整个脑子乱作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洛姥爷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手这么凉!

“爷爷,你不能有事!顾言之还没回来,他还没回来啊!”

喻书眠心中悲恸,紧紧地握着洛姥爷失去温度的手,万千悲痛杀透她全身上下每一处神经,每一滴血里都流着绝望的痛!

那原本熄灭的火炉,不知为何被一阵寒风带出一丝丝的火星子,点燃了旁边的毛绒地毯,顷刻间,大火腾飞,将整个客厅席卷殆尽。

浓烟滚滚袭如房门,喻书眠猛烈的咳嗽几声,心中暗道大事不好,猛地打开门,大火张着血盆大口向她扑来。

“嘭!”

一声巨响炸裂开来,是厨房煤气罐破裂的声音,喻书眠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只能快速关上房门。

仅存的一丝丝清晰的神识让她将床上的棉被抱进了卧室里的卫生间,将水流开到最大浸湿整个被子。

巨重的棉被几乎压垮了她小小的身子,费力驮着那湿棉被覆盖在洛姥爷的身体上。

浓烟不断地往卧室席卷开来,喻书眠将仅存的一床被子塞在了门缝下面,死死的赌住浓烟。

双眼被熏得快要睁不开了,眼镜上全是黑色的烟雾,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拿起板凳对着玻璃窗户就是一顿猛砸!

喻书眠站在窗台上大呼。

“救命啊!着火了!”

“救命!”

喊声震天响,唯一的希望都快要被这大雪纷飞给淹没了。

小胡同内不少人都站在下面观望,虽然打了消防电话,但是火势太猛没人敢靠近,只能静静的等待。

那一刻,她绝望地望着下面,望着那一群人,没有任何人能帮她,她不能得到任何人的救赎。

顾言之从外面回来,看到起火的地方心中慌了神,扔了自行车就向家的方向奔去。

“喻书眠!”

“喻书眠!”

“小伙子!你不能去,火势太大!危险啊!”

“来人!快把他拦住!”

街坊邻居都死死的拉着他,不让他上去。

“你们知道什么!”

顾言之嘶吼,喉咙中快要蹦出血来,眼中犹如熊熊大火燃烧。

“她还在里面!我爷爷还在里面啊!”

顾言之冲破禁锢,看着旁边就有一把长梯,管不了这么多,直接拿了就搭在墙上,往上爬去。

那一刻,他如神明般降临,不偏不倚刚好落在自己以为的生命终点。

“喻书眠!”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要在这里了解了,她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没问母亲呢,还有好多的话没和顾言之说呢,她好不甘心。

身后那一道急躁响亮的声音唤醒了她唯一的希望。

“顾言之?!”

她希望他来,现在,真的看到了却又不希望他来了。

“别怕,我在。”

喻书眠立刻反应过来,将他一把推开。

“你来干什么!”

“我来带你走!”

喻书眠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洛姥爷,那原本跳动着的活着的颗心,一下子却死了。

半昏半醒之间,她觉得洛姥爷还没有走,只是睡着了,他只不过是累了,想休息一会儿罢了。

“你先带爷爷先走,我可以自己下来!”

喻书眠将洛姥爷身上的被子掀开,拉着顾言之的手塞进姥爷的手中,那一瞬间,顾言之整个人石化般的木楞,脚下犹如生根了般。

“爷爷……”

门外噼里啪啦的一片,不知道何时就会燃进来,他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顾言之!你听我说话了没!”

喻书眠仿佛失了心智,一个劲的祈求他带爷爷先走,可顾言之去无动于衷。

“你若不走,我陪你!”

他目光中映着火,燃烧着那颗冰冷的心,将喻书眠的灵魂燃烧殆尽揉进自己的心里,既然她不走,自己也不走了。

爷爷的最后一程他没能尽孝,那他就留下来,在这一场火中陪着他,也陪着她。

“顾言之!你疯了吗!”

“顾言之!”

若是这样!她宁愿他不来了!

喻书眠使出浑身力气将他往窗口的方向推去,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将兜里的小玉梳和锦囊慌乱中塞进他手中。

“爷爷留给你的。”

顾言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指尖插入她的发隙间,声音哽咽。

两人在那燃着火的风雪中相拥,生死交汇,默默的共赴一场人间足矣。

设置
字号 18
颜色